胡溫怒示:該你題名嗎!新華網頂風“蓋”老江(多圖)
 
張海山
 
2009-12-13
 



河南安陽中國文字博物館開館 新華網封殺江題館名
圖為新華網用XIN HUA字印遮蓋江題館名。(網絡截圖)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首座中國文字博物館上周在河南安陽開館,新華網配發了系列文章。令人意外的是,曾高調報導江澤民題寫館名的新華網,今次卻隻字未提江及其題寫館名一事,企圖借文字館留青造勢的江派被胡溫適時掣肘。胡溫以示怒斥:該你題名嗎?看招兒! )

被官方稱為中國首座以文字為主題的國家級博物館、國家“十一五”期間重大文化工程——中國文字博物館十一月十六日在河南安陽開館,由主管宣傳口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出席開館儀式。

新華網在十六日“新華圖片”、“新華時政”等欄目以多文重點報導了“中國文字博物館”的開館情況,清一色的從文化、人文角度著筆,絲毫不提江澤民一個月前為中國文字博物館提寫館名一事,所用照片甚至用“XIN HUA”字樣巧妙遮蓋館名。

之前高調報導江題名轉贈

據新華網報導,十月十二日下午,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在安陽轉送江澤民題寫的“中國文字博物館”館名。報導稱,江題寫的中國文字博物館館名轉送儀式在中國文字博物館廣場舉行。徐光春代表省委、省政府將江題寫的館名鄭重轉送給中國文字博物館,安陽市委書記張廣智代表安陽市接過了館名。報導並稱江的題字“古樸遒勁”,“與中國文字博物館莊重厚重的文化內涵相映生輝”,一展示“便贏來現場陣陣熱烈的掌聲”云云。

內地各大媒體都高調轉載了這一新聞,並配發了江題字的大幅照片,此一動向引起了外界注意。江以前題字的新聞已沉寂多時,海外觀察家認為,官方重新高調報導江題字是江系藉機造勢。

徐光春是江的親信

江之所以敢在河南發威,是仗著現年六十五歲,已到中共官場規定卸職年齡的徐光春的全力效忠。外界稱徐光春是江澤民不折不扣的親信,在江執政期間,他被指定當“國家廣電總局局長”,江說,“對徐光春一百個放心。”

徐光春出身記者,一九八九年六四後一路飛升為《光明日報》副總編、總編輯、中宣部副部長、國家廣電總局局長。二零零四年被胡錦濤貶到河南省出任省委書記後,徐光春下令河南全省廳局級官員集中學習出版不久的《江澤民文選》,專門從北京請江系學者到鄭州為官員宣講。

官方二零零五年民調結果顯示,“滿意度最差”的冠軍是河南省委,只有8%。作為河南省委書記的徐光春,“黨內民意”支持率僅為18%。

文字館成江系打造的政治工程

此前江在政治局的代言人之一、掌管宣傳口的李長春曾數次親臨河南安陽指示,和徐光春合力,把原本擬建的地方級安陽文字館,提升為國家級的中國文字博物館,並下批了充足的鋪路經費。

河南是中華文明的主要發祥地之一。省轄市安陽又是中國八大古都之一、甲骨文的發祥地,也是有文獻可考並被甲骨文和考古發掘所證實的、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古代都城——殷墟所在地。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安陽市啟動了殷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鑒於殷墟出土的文物中,除大量的甲骨文外,許多青銅器、玉器等文物也有文字,安陽市委、市政府向河南省委、省政府建議,籌劃建設一座以文字為主題的地方博物館。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時任河南省委副書記、省長的李克強在安陽調研時,要求文字博物館建設要盡快立項,並作為河南省政府督辦的重點專案。但此項目很快就被江嫡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插手其中。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李長春在安陽考察時稱,建立中國文字博物館這個創意好,有新意,要把中國文字博物館辦成國家水準的博物館,不能僅限於安陽、限於河南,要成為國家級的博物館。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李長春做出批示:中國文字博物館是“十一五”期間國家重大文化工程,要求各部門通力合作,積極配合,全力以赴。據悉,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中國文字博物館一期工程完成僅用三年時間,已投入三點九億。館名自二零零五年立項後兩度改動,並不斷提升規格。

最初申報的名稱是“安陽文字博物館”,根據李長春的指示,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國務院辦公廳批復,館名可定為“河南中國文字博物館”。二零零七年十月,國務院辦公廳再次下文,將“河南中國文字博物館”更名為“中國文字博物館”。

據悉,李長春先後九次就中國文字博物館建設做出“重要”批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文化部牽頭成立了中國文字博物館開館工作協調小組。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文物局等,在工程建設、資金投入、陳列布展、文物征集等方面大開綠燈。

江系地方親信徐光春將其列入河南省“十一五”規劃,親自為中國文字博物館奠基,並先後五次到中國文字博物館建設現場指導工作。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曾被江澤民死保不下臺的政治局常委、現政協主席賈慶林在徐光春的陪同下視察了建設中的中國文字博物館。而江的老關係戶,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為中國文字博物館刻制“白首方悔識字少”一方石章和書寫同一內容的條幅,在七月二十二日由徐光春轉贈入藏中國文字博物館。

臨開館前一個月,十月十二日,江澤民終於有所動作,高調轉贈江式館名,徐光春專程到安陽將江澤民寫的館名轉送中國文字博物館,堂堂中國文字博物館沒有留下任何為國人所景仰的文字或大書法家的墨寶,卻只能正式蓋上江家的蛙爬字私印。

如此,由江澤民親自題寫館名,賈慶林親臨視察建設,李長春多次重要指示並出席開館儀式的世界首座中國文字博物館,幾乎找不到胡、溫的半點影子,中國文字博物館潛在的名字恐怕就是“江家老宅”
了。

中國文字博物館簡介

中國文字博物館位於河南省安陽市人民大道東段北側。專案總占地一百四十三畝,總建築面積三萬四千五百平方米,總投資近五億四千萬元。

專案建設計劃分兩期完成,一期工程占地八十一畝,建築面積兩萬兩千七百平方米,投資三點九億元,主要包括主體館、廣場、字坊等,其中,主體館地下一層、地上四層,總高度三十二點五米;將來二期工程擬占地六十二畝,建築面積一萬一千八百平方米,主要包括倉頡館、科普館、研究中心、文化交流中心等。

中國文字博物館建築方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著名古建築學家楊鴻勛主持設計,設計理念採用“後現代”理論,造型定位取材自象形文字的“墉”字,是一組具有現代建築風格和殷商宮廷結合的後現代派建築群。

中國文字博物館為副廳級單位,內設六個部門。經安陽市編委研究,中國文字博物館暫定編製七十五人。二零零九年七月,中國共產黨中國文字博物館委員會正式成立,領導班子基本配備到位。同時,建立中國文字博物館專家隊伍,河南省政府聘請了馮其庸為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

胡溫出擊 新華網封殺江題名

中國文字博物館開館選在了奧巴馬訪華前日,若沿用一個月前新華網的做法,江澤民題字必然成為奧巴馬訪華的一個焦點。令人意外的是,新華網配發的相關文章〈中國文字博物館在河南安陽開館〉、〈中外專家齊聚甲骨文故鄉 共商中國文字發展 〉、〈“文字歸巢”——中國文字博物館開館側記 〉、〈中國古老少數民族文字跨入“數位化”時代煥發活力〉等,都隻字未提江澤民及其題寫館名一事,連李長春率眾參加開幕式也被低調處理。

胡、溫緊緊抓住一流的文字博物館必須以文化宣傳為主的口徑,打亂了江系安排好的新一輪造勢。




新華網封殺江題館名。圖為新華網用夜景避開江題館名。(網絡截圖)




新華網封殺江題館名。圖為新華網用側視景避開江題館名。(網絡截圖)

引人注目的是,新華網上發布的圖片,不是夜景,就是側影,有意避開江的題字,甚至在一張側面照邊角依然露了點江題字的部位,巧妙的蓋上了大大的“XIN HUA”字樣。結果,報導中國首家文字博物館開館的圖文,沒一張館名照片,胡溫封殺決心可見一斑。

江系人馬雖不甘此辱,也只能在“高層動態”欄目“李長春活動報導集”中,借報導李長春活動的標題,加入“江澤民題寫館名 李長春出席”的字樣。存有江式館名題字的正面照片,也只出現在徐光春把持的河南地方政府官方網“大河網”上 ,但卻是借用別家的文章,插入自己的照片,再標明是轉載,顯然底氣嚴重不足。




江系寫手在李長春個人活動集中,勉強加進標題,
叫喊館名是江的題字,政治用意十分露骨。(網絡截圖)

外界分析指出,江系人馬李長春主管宣傳口,新華網應該是其屬下,卻發生新華網封殺江題館名的狀況,顯然是在眼鼻底下造反,此波行情頗具來頭。江在十一出盡站颱風頭、又托習近平訪德贈書做秀,此次計劃借文字館留青造勢,卻不料被胡溫適時掣肘,以示怒曰:該你題名嗎?

 
本文轉自【新紀元周刊】149期“北京觀察”欄目(2009年4月No.1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