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敏感凸顯執政恐懼(圖)
 
趙靜芝
 
2009-11-6
 
【人民報消息】北京的六四傷殘者齊志勇“風波”的時候“刮”丟了條腿,當地國保20年如一日對他“關懷備至”,常年守在他門口的警察有兩三個,每逢敏感日子,便上升到六到七個,老齊也算是菩薩心腸,這些年來初衷未改,冷不丁成了這些警察叔叔的衣食父母了。如果哪天,一跺腳,依了朝廷,說不准這些如影隨形的跟班們還要跪求老齊能否繼續“反革命”呢,這年頭,誰不怕失業啊。回頭想想,一個獨腿人,有多少殺傷力?就是給他一把槍,因為重心不穩,恐怕也難瞄準。政府說,之所以一直盯著他,是擔心他“顛覆政府”。這政府真是泥捏的,連瓷器也不如,殘疾人一碰也是遍地碎片。

被衙門這一盯,就是三分之一甲子。這不,奧巴馬要去北京了,政府又擔心老齊單腳作亂,使出什麼餿主意來對抗,和政府玩捉迷藏,於是就採用慣用手法,準備請齊志勇“旅遊”數日,老齊這回生氣了,今年大大小小的“旅遊”都五六回了,還“遊”個啥啊。本月4日他對媒體通告要去北京市公安局申請抗議奧巴馬訪華的遊行。起初,政府懵了,對西方民主垂涎欲滴的六四“暴徒”怎麼和世界第一民主國家的總統對著幹啊,莫非老齊還真的被“盯”得轉化了不成?細細聽老齊說起申請的原因,公安局差點吐血。原來老齊說,因為奧巴馬的到來,使他以及眾多異議人士和各地訪民被軟禁、被捕和關押,所以他要帶著大家抗議奧巴馬來騷擾他們的生活。

老齊這一招真毒,不愧是經久考驗的民運老將。明著對奧巴馬,暗裏對著政府,夠刁的,但衙門更刁蠻,依法遊行可以違法不批嘛。不過,這些年來,因為“敏感日期”越來越多,像齊志勇這樣被官府認為始終不肯舉白旗的反骨者也備受煎熬,他們的日常生活被無情地打亂,動輒被軟禁或者十天半個月和外界失聯的事時有發生。老齊這次的另類抗爭雖然百分之百不會成功,但我們卻有必要審視一下中共究竟對哪些日子敏感以及為什麼如此敏感。

過去,只是“五四”、“六四”,現在連春節、鬼節、地藏王菩薩生日之類也都一起敏感了。就以今年為例,從年初到現在,整個中國三天“小敏感”,十天“大敏感”,一個月全身敏感,半年徹底敏感,如此下去,這個國家離全年舉國瘋狂敏感也就是半步之遙了。而且,敏感日的增幅每年上升,和GDP在賽跑,光是因為上一年一些突發事件變成敏感日的就有:西藏“314”事件、四川“512”大地震、貴州“628”事件、浙江“710”事件、“雲南719”事件等等。這其中,還不包括楊佳揮刀大蓋帽事件,因為,這個事件不適宜用日期來概括,如果有,也是人民警察的懺悔反思日。

中共眼中的敏感日子大致分六類:第一類屬於國際性紀念日,比如國際人權日、國際新聞工作者(團結)日等;第二類屬於傳統性和經常性紀念日,比如春節、元旦、中共建政周年日等;第三類是去世者紀念日,比如老毛、胡耀邦、趙紫陽死亡日;第四類是重大事件紀念日,像今年就比較集中,比如3月10日是1959年發生的所謂西藏平叛即達賴喇嘛出走50年、5月4日是1919 年北京大學生發起的科學民主的五四運動90周年、5月8日是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10周年、6月4日是1989年六四事件20周年、11月 9日是柏林牆倒塌20周年、12月20日則是澳門回歸10周年紀念日。此外,還有河南信陽大饑荒人吃人50周年以及大陸停止炮擊金門和中越戰爭、西單民主墻30周年等等;第五類是臨時性敏感日,比如奧運、人大政協兩會,還有奧巴馬來訪或者諾貝爾和平獎獎項頒布等;第六類是宗教信仰和精神運動相關日子,比如西藏、新疆、內蒙等地傳統的宗教節日,還有4.25、5.13、7.20等等這些與法輪功相關的日子等。

有時候幫中共想想它這個獨裁政府也是過著豬狗不如的日子,一年那麼多的日子都是敏感日,整天在中南海裏山珍海味也長不了幾斤膘,總覺得老百姓要謀反、要暴動、要清算,如同一個慣賊,守著一堆贓物,人家在門口朝天放個屁都覺得是向自己開槍,這樣下去,不得精神病也要得憂鬱症。說白了,敏感日期多主要是來自恐懼感日甚,大家看看,在號稱崛起之後的今天,至少還有七億五千萬農民仍然是那個國家的二等公民,如果加上數千萬被迫下崗的工人,這支據說被中共拿來奪去了江山的基礎隊伍,如今完全淪落為徹底的弱勢群體。中國的貧富懸殊已是世界之最,中國官員腐敗也是世界之最,如果對這些現象缺乏敏感,那麼政府對人民就會越來越敏感。

人身體的敏感部位不多,因為不多,這些敏感就會常常被人重視。如果一個人從頭到腳全部是敏感部位,你撓他的頭皮就如同撓他的胳肢窩,那這個人一定是病態的。我斗膽向中共提個建議,索性出一本中國敏感期日曆(病態版),這樣也讓像齊志勇這樣的百姓預先有個思想準備,不能官府得病,一直讓良民服藥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