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敏感凸显执政恐惧(图)
 
赵静芝
 
2009-11-6
 
【人民报消息】北京的六四伤残者齐志勇“风波”的时候“刮”丢了条腿,当地国保20年如一日对他“关怀备至”,常年守在他门口的警察有两三个,每逢敏感日子,便上升到六到七个,老齐也算是菩萨心肠,这些年来初衷未改,冷不丁成了这些警察叔叔的衣食父母了。如果哪天,一跺脚,依了朝廷,说不准这些如影随形的跟班们还要跪求老齐能否继续“反革命”呢,这年头,谁不怕失业啊。回头想想,一个独腿人,有多少杀伤力?就是给他一把枪,因为重心不稳,恐怕也难瞄准。政府说,之所以一直盯着他,是担心他“颠覆政府”。这政府真是泥捏的,连瓷器也不如,残疾人一碰也是遍地碎片。

被衙门这一盯,就是三分之一甲子。这不,奥巴马要去北京了,政府又担心老齐单脚作乱,使出什么馊主意来对抗,和政府玩捉迷藏,于是就采用惯用手法,准备请齐志勇“旅游”数日,老齐这回生气了,今年大大小小的“旅游”都五六回了,还“游”个啥啊。本月4日他对媒体通告要去北京市公安局申请抗议奥巴马访华的游行。起初,政府懵了,对西方民主垂涎欲滴的六四“暴徒”怎么和世界第一民主国家的总统对着干啊,莫非老齐还真的被“盯”得转化了不成?细细听老齐说起申请的原因,公安局差点吐血。原来老齐说,因为奥巴马的到来,使他以及众多异议人士和各地访民被软禁、被捕和关押,所以他要带着大家抗议奥巴马来骚扰他们的生活。

老齐这一招真毒,不愧是经久考验的民运老将。明着对奥巴马,暗里对着政府,够刁的,但衙门更刁蛮,依法游行可以违法不批嘛。不过,这些年来,因为“敏感日期”越来越多,像齐志勇这样被官府认为始终不肯举白旗的反骨者也备受煎熬,他们的日常生活被无情地打乱,动辄被软禁或者十天半个月和外界失联的事时有发生。老齐这次的另类抗争虽然百分之百不会成功,但我们却有必要审视一下中共究竟对哪些日子敏感以及为什么如此敏感。

过去,只是“五四”、“六四”,现在连春节、鬼节、地藏王菩萨生日之类也都一起敏感了。就以今年为例,从年初到现在,整个中国三天“小敏感”,十天“大敏感”,一个月全身敏感,半年彻底敏感,如此下去,这个国家离全年举国疯狂敏感也就是半步之遥了。而且,敏感日的增幅每年上升,和GDP在赛跑,光是因为上一年一些突发事件变成敏感日的就有:西藏“314”事件、四川“512”大地震、贵州“628”事件、浙江“710”事件、“云南719”事件等等。这其中,还不包括杨佳挥刀大盖帽事件,因为,这个事件不适宜用日期来概括,如果有,也是人民警察的忏悔反思日。

中共眼中的敏感日子大致分六类:第一类属于国际性纪念日,比如国际人权日、国际新闻工作者(团结)日等;第二类属于传统性和经常性纪念日,比如春节、元旦、中共建政周年日等;第三类是去世者纪念日,比如老毛、胡耀邦、赵紫阳死亡日;第四类是重大事件纪念日,像今年就比较集中,比如3月10日是1959年发生的所谓西藏平叛即达赖喇嘛出走50年、5月4日是1919 年北京大学生发起的科学民主的五四运动90周年、5月8日是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10周年、6月4日是1989年六四事件20周年、11月 9日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12月20日则是澳门回归10周年纪念日。此外,还有河南信阳大饥荒人吃人50周年以及大陆停止炮击金门和中越战争、西单民主墙30周年等等;第五类是临时性敏感日,比如奥运、人大政协两会,还有奥巴马来访或者诺贝尔和平奖奖项颁布等;第六类是宗教信仰和精神运动相关日子,比如西藏、新疆、内蒙等地传统的宗教节日,还有4.25、5.13、7.20等等这些与法轮功相关的日子等。

有时候帮中共想想它这个独裁政府也是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一年那么多的日子都是敏感日,整天在中南海里山珍海味也长不了几斤膘,总觉得老百姓要谋反、要暴动、要清算,如同一个惯贼,守着一堆赃物,人家在门口朝天放个屁都觉得是向自己开枪,这样下去,不得精神病也要得忧郁症。说白了,敏感日期多主要是来自恐惧感日甚,大家看看,在号称崛起之后的今天,至少还有七亿五千万农民仍然是那个国家的二等公民,如果加上数千万被迫下岗的工人,这支据说被中共拿来夺去了江山的基础队伍,如今完全沦落为彻底的弱势群体。中国的贫富悬殊已是世界之最,中国官员腐败也是世界之最,如果对这些现象缺乏敏感,那么政府对人民就会越来越敏感。

人身体的敏感部位不多,因为不多,这些敏感就会常常被人重视。如果一个人从头到脚全部是敏感部位,你挠他的头皮就如同挠他的胳肢窝,那这个人一定是病态的。我斗胆向中共提个建议,索性出一本中国敏感期日历(病态版),这样也让像齐志勇这样的百姓预先有个思想准备,不能官府得病,一直让良民服药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