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狗真麻煩
 
韓寒
 
2009-11-25
 
【人民報消息】今日,閔行區的潘女士家房子被強制拆遷,潘女士在三樓投擲自制燃燒彈,無奈家庭作坊做的燃燒彈只能用瓶子,技術上自然就遇到了瓶頸,威力太小,被消防車輕鬆撲滅以後,消防車的高壓水槍對準潘女士掃射,最終潘女士繳械投降。

看到這則新聞,我欣慰的感到,經過了二十年的發展,社會進步了。那麼,為什麼會導致如此慘烈的抗衡呢?因為這次大虹橋的建設,潘女士家的面積有480米,而政府只願意賠償67萬,也就是每平方米761元的房屋重置補貼和1480元的土地補償。

當這個城市的商品房均價是在用萬衡量的時候,強制拆遷的價格還在用百來計算,這就是居民投擲燃燒彈的原因,也就是說,人家本來住了480平方,你要征用人家的土地進行所謂的建設,也就是做生意,你賠償人家的錢只夠人家買40個平方,然後強拆隊就來了,換做任何一個有武器的人都忍不住得掏武器。

當然,這個例子說明了一些問題,第一是中國政府當年禁槍是有道理的,我記得我很小時候我家裏是有一把氣槍的,用於打鳥,後來突然有一天政府突然下令說所有的氣槍獵槍都必須上繳。這說明我們的政府是有遠見的,他意識到了在十幾年後,社會矛盾將會加劇,屆時如果老百姓配備了氣槍,那政府拆遷部門只能配備火箭炮了。

第二是中國政府當年的土地公有制是有遠見的,連絲毫沒有經濟頭腦的毛澤東也意識到了,政府吃喝玩樂成本會很大,光靠收稅和資源能源壟斷弄不好還不夠花,土地將是一筆大收入。後來,領導們又擔心土地在自己手裏賣光了,導致黨兒子黨孫子們沒有地可以賣,到時候自己就成了罪人,所以又規定,土地轉讓的年限是70年,以方便讓孫子們再賣一次。

第三是肯定是政府很後悔的一個問題,早知道現在城市化進程這麼有利可圖,當時就不應該讓農民們有宅基地和自己的房子,導致了現在很多的拆遷問題,想當年在建造監獄的時候,應該利用監獄的圖紙順便也給農民們把自己的村莊建好,一個村一個監獄,一戶人家一個牢房,再利用人民日報灌輸一下理念,說這就是社會主義新農村,從此自己不用再花錢建房,政府直接送房給大家,家家戶戶都是水泥混凝土,門直接就是用鋼筋做的。當然,鑰匙還是要給人家的。這樣操作的好處之一是雖然前期花了一些成本,但是後期再也沒有拆遷的苦惱。好處之二是萬一誰犯了罪,直接給丫鑰匙沒收了就行了。

這個事件中還有幾個亮點,就是閔行區一些領導的言論。總所周知,閔行區的領導總是一不小心就把真話給說出來了,我認為這個其實是值得鼓勵的,因為他們坦率的真情流露,總是我嘴說我心,比起那些面上一套私下一套的官員至少要強多了。比如閔行區執法大隊隊長之前就釣魚事件發表的言論說“ 沒有利益驅動,為什麼要幫你”。這句話的深刻與坦誠,只有鄭州官員的“你到底是代表黨,還是代表人民?”可以媲美。

這次閔行區領導的真心話大冒險接力接到了華漕鎮。

華漕鎮副鎮長高寶金說:你跟政府對抗,那肯定觸犯了法律,那肯定要處理的。

另外,建設公司委託給區政府的徵地款是每畝地130萬元,整個虹橋機場的拆遷總費用高達148億元。但是政府補貼到農民手中的徵地款是每畝地38萬元。那麼其中的差價為什麼就歸當地政府了呢?

上海市閔行區交通建設委員會的主任,閔行區動遷指揮部的一把手吳仲權的觀點就比較新穎,他認為,閔行區虹橋樞紐這個地塊,是在政府的改擴建消息出來以後才大幅提升的,因此由之獲得的土地增值價值也不應該由群眾取得。

你是不是覺得閔行區很可惡呢?你是不是奇怪為什麼他們的官員位置還那麼穩呢?如果你這麼想,你就太嫩了,因為他們是上海市政府的得力幹將。這就好比你是公司的部門經理,你要買一個市場價是1000的打印機,於是你給了你的一個員工1000元整,結果你的員工花了300塊錢就把這個打印機給強行買來了,還給你開了一張1000的發票,又給了你400,他自己拿走300。不光如此,你還不用負責這個員工的伙食,因為他餓了可以自己釣魚吃。這個員工唯一的問題是開車趕路的時候壓死的幾條狗,導致你的辦公室外面經常有一堆狗對著你吼,你說,你會不會開除這個員工呢?當然不會。你只會想,這些狗真麻煩。

是的,那些倒霉蛋就是那幾隻狗,而我們就是那一堆狗。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