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贾甲的交往点滴及在北京机场的最后通话(图)
 
温迪
 
2009-10-23
 

贾甲在新西兰定居时心里总想着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他说自己不是来新西兰过安逸生活的!

【人民报消息】第一次见到贾甲是在2008年的6月26日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这是他公开唾弃中共出走20个月后,在国际社会救援下,获得了新西兰的定居,与儿子贾阔团聚重逢的那一刻。当贾甲步出海关门口,一见到贾阔,就紧紧的握住儿子的手。后来他回忆到那一刻时,他说心里当时想,这不是在做梦吧?如果是梦,就不想醒。他一直用力在掐自己的手,证实这是真的,不是梦。

因为在他出走20个月的艰险期间中,他唯一想的是能见儿子最后一面。能和儿子在新西兰团聚,是贾甲做梦也没想到的。

在那天机场采访时,他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跪在地上,向天叩拜,感谢上天对他们父子的厚爱和成全,让他们能今天父子团聚。当时我有点惊讶,看着这个坚强充满自信的人,却对神有着如此的敬畏。

他在国内一直关注《大纪元》和《动态网》的消息

在后来的多次采访中,贾甲都提到了他在国内的时候是怎么通过破网软件,上到《大纪元》网站,也从那里看到了《九评共产党》一书。《九评共产党》一书贾甲解开了以前很多搞不懂的问题。比如,他一直心里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高职位的中共官员那么怕共产党?他们在共产党里都具有那么高的权力,为什么还那么怕呢?后来,他看了《九评共产党》里的一句话,共产党是一个邪灵。贾甲马上就明白了。只有公开退出共产党,摆脱这个邪灵,才能去掉恐惧。自此,他一直关注《大纪元》和《动态网》的消息。

贾甲向我们回忆在他出走后,台湾政府因为中共的压力,决定遣返他回大陆,在遣返途中,经香港机场转机,遇见了一直在寻找他的大纪元记者。当这位记者告诉贾甲她是来自《大纪元》,贾甲一听到《大纪元》这三个字,他心里就马上涌出一种喜悦,像开了花一样,吉祥的感觉。他跟着这个大纪元记者第一次脱离了虎口,开始了在亚太地区20个月的惊险历程。

“如果这个牺牲能让更多中国人振作起来”

贾甲到了新西兰之后,深深感受到民主国家的自由生活,政府还给他提供免费的教育和房子,还安排义工去照顾他,有一次我被邀请到他家作采访,他就指着窗外的美丽风景,对我说,你知道吗,这样能看到美丽风景的房子,轮不到一般老百姓住的,只有高官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在新西兰一般老百姓就可以住,对于大陆人简直是不可思议。但同时,他告诉我,他每天去学英语课,但心里总想着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他不是来新西兰过安逸生活的。他内心很郁闷。

最近他一直跟我提起他要回中国,我曾问他:“那么惊险才逃出虎口,为什么要回去送死呢?”他回答我说:“做大事都会有牺牲的,如果这个牺牲能让更多的中国人振作起来,摆脱对中共的恐惧,让中国人不再受中共的迫害,有一个新的社会环境,我愿做这个牺牲。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中国需要我们。”

贾阔说话间哭了

10 月21日,在贾甲的飞机离开了新西兰飞往北京半个小时后,贾阔告诉我贾甲已经走了,作为儿子他总想挽留父亲,但贾甲已经决意要走,为了中国人民,留不住他。贾阔说话间哭了。以前无论贾甲多么危险,贾阔都能坚强顶住,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哭过。贾甲留下了一封信,希望给大纪元发表。

“我们不应该有恐惧”

北京时间10月22日早上8:10,在北京机场的边防,贾甲和我通了一次电话,他告诉我,他在北京机场边防一个房间里,有警察在看着他,刚才有很多警察盘问他,现在好像是在跟上级汇报去了。当他知道很多媒体和公众都在关心他时,他一再表示请转达他谢谢大家的关心。

他最后还说:“我们不应该有恐惧,这都是正常的需求,退出中共、要求人权都是很正常的,我们再三告诫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国各族民众:中国的军人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们渴望实现中国的民主、法治、人权、宪政和自由,没有人愿意做共产党的杀人工具和替罪羊。”

(作者:大纪元新西兰记者)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