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何举办鸡同鸭讲的“世界媒体峰会”(多图)
 
李晓
 
2009-10-10
 

中共有病乱投医,烧钱没烧出名堂来。

【人民报消息】以「全球9大知名媒体共同发起、新华社承办」为名,由新华社牵头、中国人民埋单的「世界媒体峰会」在国殇长假结束的那天10月8日举行。

新华网说,共同峰会主席的全球9大知名媒体新闻集团是:新华社、美联社、路透社、俄塔社、共同社、英国广播公司、时代华纳特纳广播集团、谷歌。

既然是中共牵头,那么为什么要拉着其它8个世界知名媒体新闻集团当共同峰会主席呢?这正是中共有自知之明之处,它需要有知名度的面纱,需要给中国人民一个错觉,好象它是世界媒体的领袖人物,有号召力;另外中共还要给中共老百姓一个流氓嘴脸:你们说我的新闻媒体是粪坑,但我一招呼,世界上的大媒体都齐聚北京。我是流氓,我制造谎言,你们能把我怎么办。

新华网10月10日报道说,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世界传媒盛会,来自世界各地的通讯社、报刊、广播、电视、网络等各种媒体形态的170多家传媒机构参加了峰会。

10日上午「世界媒体峰会」在北京落下帷幕。峰会通过《世界媒体峰会共同宣言》。宣言说,我们以「合作、应对、共赢、发展」为主题,围绕八项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

原来,「世界媒体峰会」只是「交流」而没有达成任何决议。

在耗资1600亿元玩儿完「辉煌60年」仅一周,从10月8日到10日,在北京匆忙召开「史无前例的」鸡同鸭讲的「世界媒体峰会」,中共考虑的太不周全。起码要过上相当长一段时间,让各大媒体淡忘在中国度过的难以忘怀的「十一」采访经历,例如,刚刚把三位拍摄游行预演的日本记者打倒在饭店里,令其下跪,把摄像器材全部摔坏,日本共同通讯社社长石川聪随后来北京参加媒体峰会能赞美什么呢?

10月9日,峰会共同主席、共同社社长兼「编辑主干」石川聪在致辞中说:在适应新媒体的过程中,传统媒体应该思考如何才能在报道中坚守负责任、可信赖的新闻理念。 第一要确保采访渠道畅通;第二要保护内容的提供者,即著作者的权利;第三是要保障与新闻用户之间的渠道畅通。

峰会共同主席、路透社总编辑史进德说:对于一个健康的市场经济而言,媒体提供的透明性至关重要。「透」是《路透社》中文名的组成部分,也是我们150多年的使命所在。不过,与我们用飞鸽和电报传播消息年代相比,今日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世界媒体峰会共同主席、英国广播公司全球新闻总裁理查德•山姆布鲁克话里有话的说,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BBC租用了一辆巴士,走访美国各地,通过多语种报道突出展示了围绕关键问题的辩论。网络和音视频的连续报道,记者博客和动漫走访地图的跟踪推进与报道连为一体,并通过Facebook、Twitter和Flicker等社交媒体网站与新的受众建立沟通交流。「这种技术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到事物的全貌,而且也能率先报出突发事件的新闻。」

山姆布鲁克先生所说的「率先报出突发事件」和CCTV目前的大红大紫的主持人白岩松说的「抢话语时间」可不是一回事,不但不是一回事,而且恰恰相反。人家是抢先报导真实新闻,中共是抢时间先把谎言灌输到民众头脑中。

「合作、应对、共赢、发展」是第一次由共产独裁政权中共召开的世界媒体峰会的主旋律。

怎么合作?应对谁?民主和独裁如何共赢?不是一条道儿上跑的车如何谈一起发展?

德国纳粹和即将被送进焚人炉的犹太人如何平心静气的谈「合作、应对、共赢、发展」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所以,中共的这个主旋律,170多家心思各异的传媒机构一张嘴,注定得走调儿。

那么,为何中共在「十一」刚烧完钱,就急忙举办首次「世界媒体峰会」?一方面,在封网的同时,中共要制造假象、欺骗国人,让人民以为世界媒体都为中共发声;另一方面,中共希望通过这次会议堵住世界传媒的嘴,让他们不再报导国殇日前后发生的事情和真实的民意,最最重要的是,中共最怕外媒预测和谈论它的没有明天的明天。

烧钱办「世界媒体峰会」,无疑是「有病乱投医」。但中共已经精神恍惚,看什么都象救命稻草。△

(人民报首发)


日本共同通讯社社长石川聪说:在适应新媒体的过程中,传统媒体应该思考如何才能在报道中坚守负责任、可信赖的新闻理念。 第一要确保采访渠道畅通;第二要保护内容的提供者,即著作者的权利;第三是要保障与新闻用户之间的渠道畅通。


路透社总编辑史进德说:对于一个健康的市场经济而言,媒体提供的透明性至关重要。「透」是《路透社》中文名的组成部分,也是我们150多年的使命所在。


英国广播公司(BBC)全球新闻总裁理查德•山姆布鲁克在会议上影射中共对外媒采访的野蛮封锁说: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BBC租用了一辆巴士,走访美国各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