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大庆”前夕 邱明伟重击中共(多图)
 
2009-9-6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

【人民报消息】2009年8月23日,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公开宣布退出中共所有组织,他的公开退党和之前的出走现象引起外界的普遍关注。时值退党突破六千万时期,前新华社驻法国记者兼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认为,邱明伟不是个别,在中共喉舌机关内的记者们普遍“身在曹营心在汉”,也是九评冲击波下的必然现象。前出走官员贾甲认为,人民日报是共产党控制最严的一个地方,邱明伟公开退党证明退党潮已经公开化,政论家伍凡则认为,事件是对中共建政六十年的最大打击。

党媒记者普遍“身在曹营心在汉”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采访报导,前新华社驻法国记者兼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资深的媒体人士吴葆璋以“身在曹营心在汉”来形容在喉舌机关内的记者们包括邱明伟:“我在新华社工作了将近30年,我完全了解那里的情况,在六四以前的情况。中共各种媒体记者的思想都是很活跃的,但是都不能公开表达。他们只能在私下里谈论一些事情。例如在60年代的时候,记者一致得出一种意见,就是非洲一些独立的国家,凡是走了资本主义道路的,日子都比较好过,凡是走了中共社会主义道路的都没吃没喝的。这种话公开说有时候也不能让领导知道。因为记者是接触现实的,是了解外界情况的,也知道外界舆论的情况,所以他对事情有独特的看法,往往这种看法是和上级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和编辑部的总编的意见是不一致的。”

他继续说:“特别是年纪大一点的记者,他们都了解中共根本就不是在搞新闻,而是在搞宣传,宣传一种不真实的东西。这种情况,我认为任何一个有良心的记者都不会继续再做。但是他们限于身在曹营,这个曹营就是中共统治下的,专制制度下生活的这个环境,这个环境没有任何言论自由,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想的是汉营,就是外面的自由世界。一旦有机会,或到了他们无法忍受的时候,他们就要走出来。中共已经建政了60年了,从中共体制内跑出来的有多少人?!”




前新华社驻法国记者兼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文部主任、资深的媒体人士吴葆璋。

九评冲击波产生“邱明伟”现象

吴葆璋认为,邱明伟走出来,公开宣布脱离中共的事情,真实地反映了中共在九评的冲击下所出现的一些现象:“邱明伟只是一个个人,但他代表的是无数的、很多很多的共产党人,他们都想这么做,只不过没有迈出邱明伟这一步。60年以来多少人从中共的体系内走出,而在中共建政60年的时候,邱明伟这样一个年青人勇敢地走出来,这完全是中共统治中国彻底失败的表现。就是说人心已经不向共产党了,人心已经呈向自由了,这个事情太说明问题了。而且我觉得邱明伟的事情是一种召唤,召唤更多的年青、年老的新闻工作者进一步采取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向中共告别。”

对于邱明伟的行动,吴葆璋感到很高兴:“他是一个很勇敢的年青人,而且看清了事实的情况,他是一个真正的记者,他勇敢的迈出了这样一步,我希望他能够在今后的道路走得顺利一些。我已经通报了记者无界限组织,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向邱明伟伸出援助之手的。”他希望在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内,明白真相的记者们能够做“辛特拉(Schindler)”,也就是在希特拉的统治下,能想办法做一点好事。在力所能及的、不危害自己的切身利益的情况下做一些好事。我希望我的同事们可以在自己所在的新闻领域里,替中国的民主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前出走官员贾甲:公开退党意义重大

也曾经在香港公开与中共决裂,原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认为,邱明伟事件意义在于“公开”:“现在有人民日报记者公开站出来公开退党,这是一件非常喜庆的事。我很高兴,因为我听到退党的声音太多了,因为大部份的党员都想退党,那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是作为人民日报的记者,公开地否定中共是比较少,它的意义在于公开!所以这个事应该受到我们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贾甲说:“人民日报是中共统治下最高的宣传机构之一,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只要一说起人民日报,它就是代表北京中共党中央。”“在里边(体制内)有人敢公开挑战党中央,这在中国大陆如果传开了, 应该是很震惊的事,因为人民日报是共产党控制最严的一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对它的控制比控制军队更严。”

贾甲又认为,邱明伟事件的出现是“一叶落而知天下秋”:“邱明伟代表了人民日报上上下下的干部,如果说,他在人民日报内,而整个日报不是这样的,他不可能站出来,他也更不可能公开挑战共产党,通过他,我们就证明一句话:一叶落而知天下秋。通过他就可以断定人民日报整体是反对共产党的,是否定共产党的。什么叫退党,退党就是否定共产党,什么叫否定共产党,就是决裂共产党,就是反对共产党,推翻共产党政权,就是爱国爱人民,就是实现中国的民主,人民要当家做主。”




原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前中共官员,贾甲先生。

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前最大打击

中国过渡政府总统、政论家伍凡认为事件对中共是一个打击:“在60周年前出现这样一件事情,对中共绝对是一个打击,尤其对人民日报,之前还讲邱明伟不是他们的人,又是什么临时工等等,现在不讲话了,因为人家把东西都拿出来,你不能否认他是人民日报的身份,还是编辑部的一个副主任。它现在就干脆的不讲话了,就表明邱明伟讲的话是真的。”

他认为,邱明伟公开退党引证了退党潮的真实性:“退党潮通过邱明伟公开出去,有些人就是想这么做,共产党内部就有一批人想这么做,让人知道共产党内部出现的退党潮是真的不是假的。可能对退党潮起到更大的刺激作用。让共产党内部的一些人觉醒,连共产党自己培养和相信的人都被镇压迫害。这种迫害镇压随时随地可以落在共产党任何一个人的头上,如果你不听话的话,他可以镇压你。这个动作会引起连锁反应。这种连锁反应不见得每个都公开,他可能还在里头,但心已经离开了共产党了。”




伍凡先生。

退党是社会和平演变的最好办法

伍凡又认为,退党是社会和平演变的最好办法:“社会代价最少,效果最好。苏联的瓦解就是退党开始的,最后这个党宣布解散。苏联的革命没有流血。”他呼吁有良心和爱国的共产党员学邱明伟,公开和不公开地退出中国共产党:“一旦社会发生大的动荡时,这些共产党员都不替共产党做事,共产党就瓦解,因为这个机器就完全停止不工作了。”

中国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说,在中共中宣部这样严密控制舆论下,邱明伟站出来,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举动。对此,大同盟表示极力的赞成,对于他的正义行动表示鼓励。她认为,邱明伟的举止让国际社会知道,今天中共是如何在内部封锁新闻自由。她说:“我们希望他早日能够得到庇护。国际社会应该伸出援助之手,让更多的记者,更多的正义人士能够在自由的天空下为弱势的人士服务,为中国的法治人权服务。 ”




中国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

有人说,邱明伟是“吃着共产党的饭,干着反对共产党的事”,不过,邱明伟却有不同的看法:“中共是用人民的钱迫害中国人。大家应该醒悟过来,我们花的钱是我们十三亿人民纳税的钱。而我们这些干部却替共产党去欺骗人民,我们必须地彻底反省,踏实认真地为十三亿人民的前途着想,推动中国的民主,不要再拿中国人的钱去帮中共毒害和蒙骗中国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