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香港製造大醜聞(圖)
 
2008-11-25
 
【人民報消息】海外著名政論家林保華日前發表文章,抨擊中共太子黨在香港製造金融大醜聞。

文章寫道,金融海嘯侵襲香港,使一些民眾受害,例如購買雷曼兄弟公司迷你債券,不知道能拿回多少殘渣;至於股市,相比去年的最高點,跌幅最多達到三分之二。但是最大的醜聞,卻是中共官僚資本背景的中信泰富炒匯大損手,損失約150億港元(下同),是公司市值的一半左右,經手人被指是太子黨榮明方,事後卻找其他高層頂罪。由於事關黨國的顏面,真實情況還沒有完全曝光。

說到中信泰富,有很長很長的故事,這裏只能簡略講一講。董事局主席榮智健是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榮毅仁的兒子。榮家是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20世紀初期在無錫以面粉業起家。中共“解放”全中國時,榮家大部份人都避居海外,留下庶子身份的榮毅仁“看家”,成為中共的重要統戰對象。也由於他的努力配合,最後官至國家副主席。2005年10月榮毅仁逝世時,官方訃告說他是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人們才明白原來他也是共產黨員。隱瞞共產黨員的身份,只是為了更好進行統戰,欺騙別人而已。

20世紀80年代,中共決定收回香港,為了穩住投資者的信心,在香港註冊2家公司,一個是光大集團,主事人是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的哥哥王光英,香港人稱之曰“國舅”;一個是榮毅仁的北京中信集團在香港註冊的公司,主持人是兒子榮智健,號稱“榮太子”。他們兩個家族以前雖然都是資本家,但是早被中共“共產”而成為 “無產階級”,連“定息”都沒有了,因此他們帶來香港的資金都是中共的官僚資本。

他們到香港後,都擺起豪門的臭架子,揮金如土,要給香港人造成中國已經是資本主義國家,不用害怕共產的印象,其實是更加深共產黨已經徹底腐敗的觀感。

香港中信在香港進行數項重大的收購行動,例如收購香港電訊、國泰航空等大藍籌公司,以顯示對香港前途的信心。這些公司當然不敢不歡迎他們的收購入股,而是“與有榮焉”,並藉此“互利”,國泰航空當然有利於到中國發展,但是電信業涉及國家安全,還是被擋在門外。

1990年,榮智健全資收購上市公司泰富發展後借殼上市,取名中信泰富,並擔任董事局主席。中信泰富為綜合性企業,集團的主要業務為特鋼製造及其生產所需之原材料鐵礦石的開採和在中國大陸開發物業。但是居然在公司業務內並沒有列上的炒外匯業務中,因為炒澳元而虧蝕甚鉅,顯然公司已經嚴重失控,參與大規模的金融投機炒作。

10月21日,香港各大報幾乎都用頭條報導中信泰富這個事件,“蘋果日報”的斗大標題就是“中信泰富炒濃外匯勁蝕155億 榮智健道歉不辭職諉過下屬越權買賣”,概括了整個事件的主題。報導說:“身為主席的榮智健昨出席記者會時公開道歉,但沒有提出請辭作自我懲罰,反而將責任推給兩名財務部下屬,指他們在沒有他的批准下,越權進行買賣,令中信泰富背上巨額虧損,金額接近公司的一半市值,亦抵銷了公司過去一年半的盈利。”當天,中信泰富股價跌幅逾5成半,一度跌至6.52元,是1991年10月以來最低。

然而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在其網站發表文章,對中信泰富炒濃外匯一事,提出三大質疑。首先,質疑2005年起擔任財務部董事的榮明方(榮智健女兒)參與外匯 Accumulator(累計外匯期權);其次,不明中信泰富為何在發現問題六星期後,才發盈警並通知市場。最後,他炮轟範鴻齡(董事總經理兼執行董事)以行政會議(香港特區政府的決策機構,召集人是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成員身份被政府委派入港交所任董事,又身兼積金局主席和證監會收購合併委員會委員,沒有理由不知上市規則,要求上市公司即時披露股價敏感資料。

而榮智健女兒榮明方原是財務董事,事後被調職,因此懷疑應該由她負主要責任的,卻輕輕卸過,把責任推給她的兩個上司張立憲及周志賢(財務董事及財務總監)。而有報導這兩個高級職務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任命的,懷疑是為了承擔責任才臨時任命,以掩護榮明方的責任。

由於疑點重重,中信泰富也沒有公布事件的詳細情況,因此也被懷疑有沒有涉及內幕交易,導致風波擴大,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與香港交所22日分別表明,會調查及跟進中信泰富事件,與此同時,立法會各政黨亦要求政府引用《公司條例》徹查此事;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更建議廉政公署須介入調查。中信泰富則宣布,公司董事總經理範鴻齡為避免利益衝突,即日起暫時離任港交所及證監會職務。

10月31日,北京母公司中信集團證實,已派出集團董事張極井到香港,協助處理中信泰富投資累計外匯期權大額虧蝕事宜。同時,中信集團、中證監及香港監管機構方面,均對有關中港證監會聯手調查中信泰富報導一事表示,“毫無根據”,沒有這樣的事。雖然後來也有榮智健被“雙規”的傳說,事後也被證明沒有這一回事。

文章最後寫道,眾所周知,中信泰富是中共官僚資本企業,這樣一個企業負責人,相當於一個部級幹部。香港特首也是部級幹部,哪裏有權去查這些事件?何況榮智健的背景是榮毅仁,事關統戰大業,尤其在目前統一臺灣的敏感時刻,更要受到“保護”。然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黨國權力大於金融中心的條規法則,這樣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如何能夠保持?這也考驗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因此我們必須關注事件的後續發展。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