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氣瘋!黃麗滿提拔李鴻忠反成烏眼兒青(多圖)
 
門禮瞰
 
2008-11-23
 
【人民報消息】2004年9月十六屆四中全會,江澤民失去軍委主席的職務,轉過年去,2005年3月17日,江的姘頭黃麗滿被免去廣東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黃麗滿一手提拔上來的深圳市長李鴻忠改任深圳市委書記。

李鴻忠拍江姘頭馬屁仕途順利

李鴻忠本來是遼寧省委辦公廳的秘書,1985年6月調到電子工業部當秘書。這一年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被離退的上海市長汪道涵推舉去上海當市長。屆時江的姘頭黃麗滿已經是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機電部辦公廳副主任,副廳級幹部。

李鴻忠調來之後,看到黃麗滿一手遮天,雖是辦公廳副主任,但主任說話都得看她臉色。李鴻忠很快打聽到,原來有夫之婦的黃麗滿是靠著和江澤民每天有一腿的關係而橫行霸道的,於是大喜。

李鴻忠對黃麗滿察言觀色,說話總是順著她的意思往上添花弄草,搞到黃麗滿常常狗竇大開。功夫不負有心人,李鴻忠調到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任秘書剛一年就被提為副處級;又過一年,提拔為正處級幹部,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主任。李鴻忠兩年跳兩級,對他的頂頭上司、黨組辦公室主任黃麗滿言聽計從。

江與黃麗滿丈夫的交易

江澤民去上海當市長沒多久,就和兒子江綿恒過去的同事、有夫之婦的陳至立上了床。但依然和遠在北京的黃麗滿打的火熱。過去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閃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就都神秘的交換眼神不言語了。電子工業部換了部長,午休時大家再也聽不到部長室的門鎖卡噠卡噠的鬧心了。黃麗滿知道自己在電子工業部的仕途到頭兒了,讓江澤民給她想辦法調到「改革開放第一特區」深圳去。

黃麗滿的丈夫大隨已經在深圳了,是江澤民給支到那裏去的。江澤民去上海赴任前把自己在部裡的老情人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中共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實在太過嚇人,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裏捂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隨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做生意,許諾給他大生意。

想當初,鄧小平定深圳為中共「改革開放」的第一個特區,於是很多人「下海」,一些高官的兒子女兒們都往那裏奔,淘改革開放的第一桶金,在太子黨們的特權下,黃麗滿的丈夫大隨沒有較量的本錢,所以生意總是半死不拉活的,黃麗滿非常著急。

江迂迴搶占地盤

黃麗滿不在深圳任職,丈夫大隨就發不了大財,可她這個不大不小的副廳級要安排到深圳市政府當個頭頭兒,屆時的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還使不上勁。黃麗滿和江澤民商量,讓她的鐵桿兒副手李鴻忠先去深圳市旁邊的惠州市掛職任副市長,惠州市有個惠州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此開發區不如深圳那麼惹眼、那麼競爭力強,但有極大的經濟優惠,先讓李鴻忠在那裏插上一腳,再做長遠打算。

1989年,機會來了,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江澤民代替趙紫陽成為中共黨總書記,並任「國家主席」、軍委主席。1991年10月,掛職廣東惠州市副市長的李鴻忠在電子工業部經江打招呼提拔為副局級,為的是讓他的級別能夠兼任惠州大亞灣工業開發區黨組書記。此時江澤民已經任總書記兩年了。

儘管安排李鴻忠去啃大肥肉的黃麗滿和江鬧的厲害,但江澤民初到中央,頭上有鄧婆婆,還不敢動作太大,怕鄧一句話就給他打發回家了。直到1992年後,鄧的身體差了一些,江的地位相對穩固了,各地諸侯也把江當回事的時候,江才把正廳級的黃麗滿調去深圳任市委副秘書長。

江提拔黃麗滿是火箭速度的,1992年黃擔任深圳市委副秘書長,一年後當上深圳市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同年12月後,任深圳市委常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1995年後,任深圳市委副書記。

江澤民耐著性子在跟鄧小平熬時間,江知道鄧的時間不多了。

鄧小平去世江喜極而泣


巴望鄧早死的江澤民在鄧追悼會上作秀!
1996年12月12日,鄧小平沒有像往常一樣按時起床,並咳嗽不止,呼吸受阻,不能自行吞咽食物。保健醫生發現情況不妙,趕快把鄧小平送進醫院。

鄧小平的心臟沒什麼問題,肝臟也好,也沒有糖尿病,就是帕金森症要了他的命。治了十幾年,情況只壞不好,不但造成他咳嗽,影響他吃東西,後來不能咀嚼只能吞咽,再後來影響他活動,最後是呼吸衰竭。

在陽曆新年和中國新年期間,政治局委員們接到通報說,「小平同志病情穩定,不會有什麼大事,大家有事可以去辦了」。

1月份,總理李鵬去了遼寧,政協主席李瑞環去了海南,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去了江蘇和上海,副總理朱熔基去了重慶,常委胡錦濤也按計劃出訪南美三國。唯有江澤民什麼地方也沒去,而是時常去醫院「探」望鄧小平何時能咽氣。

進入2月,那些已經出京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全都縮短行程,匆匆趕回北京。世界媒體注意到這個微妙的變化,私下揣測鄧小平恐怕快不行了。

一位部級官員事後說,他很早就接到中央通知,說,「小平同志快不行了,這段時間要待在北京」。

1997年2月19日傍晚6點多,鄧小平的病情出現異常,呼吸功能已衰竭,只能借助機器來呼吸。呼吸機一拿開立即就得心電圖一條直線。鄧小平夫人卓琳帶著全家人站在病床前向他告別。

1997年2月19日晚9點08分,當醫療組認定已回天無術時,醫療組組長、阜外心血管醫院院長陶壽淇與301醫院副院長牟善初正式宣布「停止搶救」。

一個半小時後,19日晚10點38分左右,一串數字出現在路透社駐中國首席記者馬珍的傳呼機上,其含義是「鄧小平逝世」;晚11時許,傳呼機顯示出另一串數字「65329999」。這是馬珍和另一個發信息的知情人士事先約定的密碼,其含義是「鄧小平去世」。不久,馬珍的電話響了,來電話的是位中共高官,說話簡單而含蓄:「別睡覺了,今晚要出大事。」

三個不同的渠道印證了鄧小平確實已經去世,路透社搶先向世界發布了消息。此時的江澤民小心翼翼的掩蓋著自己的欣喜若狂,竭力表演著頭上沒婆婆壓頂的悲哀,最著名的「秀」是在鄧的追悼會上擦拭眼淚。

黃麗滿隨江起落

1998年後,黃麗滿當上廣東省委副書記,屆時的省委書記李長春都對她畢恭畢敬,大小事情都向她請示。整個省委委員開會時,開場戲是黃麗滿如數家珍的炫耀江的內褲品牌、款式和顏色,以示他們的「親密無間」。2001年,黃麗滿擔任深圳最大的頭兒、深圳市委書記。


初進深圳官場的李鴻忠。
2003年6月,仗著江前胡後,黃麗滿把深圳市長于幼軍排擠出深圳,讓李鴻忠出任深圳市代市長,2004年2月李鴻忠正式出任深圳市市長。

在2003年6月17日召開的深圳市三屆人大常委會第25次會議上,剛剛從惠州市副市長職位上一步跨到深圳市副市長、代市長的李鴻忠形容自己「來到會場感覺像學生進到考場、見到考官」。一臉寒酸,一身土氣的李鴻忠面對那些深圳地頭蛇嚇的膽膽突突。

2004年9月十六屆四中全會,江澤民失去最後一個職位「軍委主席」。轉過年去,2005年3月17日,江的姘頭黃麗滿被免去廣東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黃麗滿被擼到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當個沒有實權的閑差主任。為了使深圳官場不至震動太大,胡溫全盤考慮要有過渡階段,於是任命江黃的親信、深圳市長李鴻忠改任深圳市委書記。

李鴻忠高調批評黃麗滿

李鴻忠從2003年6月怯生生走進深圳市政府當代市長,2005年3月改任市委書記,到2007年底調到湖北省任代省長,只經歷了四個半年頭。而黃麗滿從1992年擔任深圳市委副秘書長,到2005年3月被免去深圳市委書記,在深圳官場整整混了十三個年頭。


親信李鴻忠說黃讓深圳“沒靈魂”,
當然原因是三呆婊失去人的靈魂!!
李鴻忠在湖北就職「感言」中,披露了黃麗滿當市委書記時,把深圳搞的一團糟。他說,他在深圳上任之初,面對的是深圳土地資源日益短缺、城市人口急劇膨脹、社會治安問題嚴重、產業發展前景未明等經濟社會重重壓力。而更像一層陰雲籠罩在每個人心頭的,則是剛剛經歷《深圳,你被誰拋棄?》大討論之後,深圳人對特區前途和定位仍然感到迷茫。李鴻忠認為自己擔任深圳市委書記、市長近五年時間,交上了一份成績優異的「答卷」。

有人捧李鴻忠,說他取代黃麗滿當深圳市委書記後,「呈現出的更多是思想者的形像」,還有人說,「他幫特區找回靈魂」。言外之意,黃麗滿是行屍走肉,使深圳經濟特區一度失去靈魂。這種說法是得到李鴻忠的認可的。

李鴻忠一「感言」,讓失去深圳地盤的江澤民捶桌子(沒人架著站不起來,無能力跳腳),讓一手把李鴻忠從普通秘書提拔到省級官員的黃麗滿罵他祖宗八輩兒。

是啊,黃麗滿沒靈魂,是行屍走肉,那和黃麗滿「親密無間」戰鬥了25年之余的三呆婊江澤民是個什麼東西?△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