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气疯!黄丽满提拔李鸿忠反成乌眼儿青(多图)
 
门礼瞰
 
2008-11-23
 
【人民报消息】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江泽民失去军委主席的职务,转过年去,2005年3月17日,江的姘头黄丽满被免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黄丽满一手提拔上来的深圳市长李鸿忠改任深圳市委书记。

李鸿忠拍江姘头马屁仕途顺利

李鸿忠本来是辽宁省委办公厅的秘书,1985年6月调到电子工业部当秘书。这一年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被离退的上海市长汪道涵推举去上海当市长。届时江的姘头黄丽满已经是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主任兼党组办公室主任、机电部办公厅副主任,副厅级干部。

李鸿忠调来之后,看到黄丽满一手遮天,虽是办公厅副主任,但主任说话都得看她脸色。李鸿忠很快打听到,原来有夫之妇的黄丽满是靠着和江泽民每天有一腿的关系而横行霸道的,于是大喜。

李鸿忠对黄丽满察言观色,说话总是顺着她的意思往上添花弄草,搞到黄丽满常常狗窦大开。功夫不负有心人,李鸿忠调到电子工业部党组办公室任秘书刚一年就被提为副处级;又过一年,提拔为正处级干部,任电子工业部党组办公室副主任。李鸿忠两年跳两级,对他的顶头上司、党组办公室主任黄丽满言听计从。

江与黄丽满丈夫的交易

江泽民去上海当市长没多久,就和儿子江绵恒过去的同事、有夫之妇的陈至立上了床。但依然和远在北京的黄丽满打的火热。过去每到午休时间,黄丽满就悄悄闪进了江部长的办公室。同事们只要听隔壁部长室的门锁卡哒一响,大家就都神秘的交换眼神不言语了。电子工业部换了部长,午休时大家再也听不到部长室的门锁卡哒卡哒的闹心了。黄丽满知道自己在电子工业部的仕途到头儿了,让江泽民给她想办法调到「改革开放第一特区」深圳去。

黄丽满的丈夫大随已经在深圳了,是江泽民给支到那里去的。江泽民去上海赴任前把自己在部里的老情人黄丽满提升当了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厅长,中共部司局级干部的长途电话费是公家报帐的,江到上海后,黄家很快就装上了北京上海专线电话。但因为黄家的电话帐单实在太过吓人,电子工业部财务部门只好将此事捅了出来。最后经电信局核实,绝大部分电话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个电话差不多都超过两个小时。黄同江泽民的暧昧关系终于在家里捂不住了,黄的丈夫大随为此同她打起了离婚官司。江泽民不得不赶紧跑到北京找黄的丈夫调解,最后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电子集团公司做生意,许诺给他大生意。

想当初,邓小平定深圳为中共「改革开放」的第一个特区,于是很多人「下海」,一些高官的儿子女儿们都往那里奔,淘改革开放的第一桶金,在太子党们的特权下,黄丽满的丈夫大随没有较量的本钱,所以生意总是半死不拉活的,黄丽满非常着急。

江迂回抢占地盘

黄丽满不在深圳任职,丈夫大随就发不了大财,可她这个不大不小的副厅级要安排到深圳市政府当个头头儿,届时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还使不上劲。黄丽满和江泽民商量,让她的铁杆儿副手李鸿忠先去深圳市旁边的惠州市挂职任副市长,惠州市有个惠州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此开发区不如深圳那么惹眼、那么竞争力强,但有极大的经济优惠,先让李鸿忠在那里插上一脚,再做长远打算。

1989年,机会来了,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代替赵紫阳成为中共党总书记,并任「国家主席」、军委主席。1991年10月,挂职广东惠州市副市长的李鸿忠在电子工业部经江打招呼提拔为副局级,为的是让他的级别能够兼任惠州大亚湾工业开发区党组书记。此时江泽民已经任总书记两年了。

尽管安排李鸿忠去啃大肥肉的黄丽满和江闹的厉害,但江泽民初到中央,头上有邓婆婆,还不敢动作太大,怕邓一句话就给他打发回家了。直到1992年后,邓的身体差了一些,江的地位相对稳固了,各地诸侯也把江当回事的时候,江才把正厅级的黄丽满调去深圳任市委副秘书长。

江提拔黄丽满是火箭速度的,1992年黄担任深圳市委副秘书长,一年后当上深圳市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同年12月后,任深圳市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1995年后,任深圳市委副书记。

江泽民耐着性子在跟邓小平熬时间,江知道邓的时间不多了。

邓小平去世江喜极而泣


巴望邓早死的江泽民在邓追悼会上作秀!
1996年12月12日,邓小平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时起床,并咳嗽不止,呼吸受阻,不能自行吞咽食物。保健医生发现情况不妙,赶快把邓小平送进医院。

邓小平的心脏没什么问题,肝脏也好,也没有糖尿病,就是帕金森症要了他的命。治了十几年,情况只坏不好,不但造成他咳嗽,影响他吃东西,后来不能咀嚼只能吞咽,再后来影响他活动,最后是呼吸衰竭。

在阳历新年和中国新年期间,政治局委员们接到通报说,「小平同志病情稳定,不会有什么大事,大家有事可以去办了」。

1月份,总理李鹏去了辽宁,政协主席李瑞环去了海南,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去了江苏和上海,副总理朱熔基去了重庆,常委胡锦涛也按计划出访南美三国。唯有江泽民什么地方也没去,而是时常去医院「探」望邓小平何时能咽气。

进入2月,那些已经出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全都缩短行程,匆匆赶回北京。世界媒体注意到这个微妙的变化,私下揣测邓小平恐怕快不行了。

一位部级官员事后说,他很早就接到中央通知,说,「小平同志快不行了,这段时间要待在北京」。

1997年2月19日傍晚6点多,邓小平的病情出现异常,呼吸功能已衰竭,只能借助机器来呼吸。呼吸机一拿开立即就得心电图一条直线。邓小平夫人卓琳带着全家人站在病床前向他告别。

1997年2月19日晚9点08分,当医疗组认定已回天无术时,医疗组组长、阜外心血管医院院长陶寿淇与301医院副院长牟善初正式宣布「停止抢救」。

一个半小时后,19日晚10点38分左右,一串数字出现在路透社驻中国首席记者马珍的传呼机上,其含义是「邓小平逝世」;晚11时许,传呼机显示出另一串数字「65329999」。这是马珍和另一个发信息的知情人士事先约定的密码,其含义是「邓小平去世」。不久,马珍的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位中共高官,说话简单而含蓄:「别睡觉了,今晚要出大事。」

三个不同的渠道印证了邓小平确实已经去世,路透社抢先向世界发布了消息。此时的江泽民小心翼翼的掩盖着自己的欣喜若狂,竭力表演着头上没婆婆压顶的悲哀,最著名的「秀」是在邓的追悼会上擦拭眼泪。

黄丽满随江起落

1998年后,黄丽满当上广东省委副书记,届时的省委书记李长春都对她毕恭毕敬,大小事情都向她请示。整个省委委员开会时,开场戏是黄丽满如数家珍的炫耀江的内裤品牌、款式和颜色,以示他们的「亲密无间」。2001年,黄丽满担任深圳最大的头儿、深圳市委书记。


初进深圳官场的李鸿忠。
2003年6月,仗着江前胡后,黄丽满把深圳市长于幼军排挤出深圳,让李鸿忠出任深圳市代市长,2004年2月李鸿忠正式出任深圳市市长。

在2003年6月17日召开的深圳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上,刚刚从惠州市副市长职位上一步跨到深圳市副市长、代市长的李鸿忠形容自己「来到会场感觉像学生进到考场、见到考官」。一脸寒酸,一身土气的李鸿忠面对那些深圳地头蛇吓的胆胆突突。

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江泽民失去最后一个职位「军委主席」。转过年去,2005年3月17日,江的姘头黄丽满被免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黄丽满被撸到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当个没有实权的闲差主任。为了使深圳官场不至震动太大,胡温全盘考虑要有过渡阶段,于是任命江黄的亲信、深圳市长李鸿忠改任深圳市委书记。

李鸿忠高调批评黄丽满

李鸿忠从2003年6月怯生生走进深圳市政府当代市长,2005年3月改任市委书记,到2007年底调到湖北省任代省长,只经历了四个半年头。而黄丽满从1992年担任深圳市委副秘书长,到2005年3月被免去深圳市委书记,在深圳官场整整混了十三个年头。


亲信李鸿忠说黄让深圳“没灵魂”,
当然原因是三呆婊失去人的灵魂!!
李鸿忠在湖北就职「感言」中,披露了黄丽满当市委书记时,把深圳搞的一团糟。他说,他在深圳上任之初,面对的是深圳土地资源日益短缺、城市人口急剧膨胀、社会治安问题严重、产业发展前景未明等经济社会重重压力。而更像一层阴云笼罩在每个人心头的,则是刚刚经历《深圳,你被谁抛弃?》大讨论之后,深圳人对特区前途和定位仍然感到迷茫。李鸿忠认为自己担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近五年时间,交上了一份成绩优异的「答卷」。

有人捧李鸿忠,说他取代黄丽满当深圳市委书记后,「呈现出的更多是思想者的形像」,还有人说,「他帮特区找回灵魂」。言外之意,黄丽满是行尸走肉,使深圳经济特区一度失去灵魂。这种说法是得到李鸿忠的认可的。

李鸿忠一「感言」,让失去深圳地盘的江泽民捶桌子(没人架着站不起来,无能力跳脚),让一手把李鸿忠从普通秘书提拔到省级官员的黄丽满骂他祖宗八辈儿。

是啊,黄丽满没灵魂,是行尸走肉,那和黄丽满「亲密无间」战斗了25年之余的三呆婊江泽民是个什么东西?△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