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大之后的潜流
 
华风
 
2007-11-7
 
【人民报消息】十七大已经“载入史册”,在一系列令人眼花撩乱的“中国特色”词藻下,中共似乎又一次起死回生。十七大之后,中国会不会再有“异动”,出现走向大变的契机,让人倍加关注。

十七大更显中共内斗激烈,表现上看,江胡在人事安排上似乎打成平手,虽然新一届政治局常委最终尘埃落定,但政局好象走不出“上海帮”崩而不溃,“团派”攻城掠地,“太子党”虎视眈眈的权斗格局。十七大“宏伟蓝图”的背后,是刀光剑影、暗杀和刑具。这是一出张力已拉到接近断裂的大戏。

除了成为中共高层权斗的舞台,十七大还是一个标记,标记着在“民主”“改革”“科学发展观”的招牌下,国人追求民主和政改之梦的幻灭。幻灭是觉醒的开始,觉醒乃是中共的大敌。

十七大结束后的第二天,汪兆钧即在大纪元发表致胡温公开信,指出“言论自由,开放党禁的民主社会是超越历代所有社会制度的繁星灿烂的天空”,指出当今最迫切的是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这无疑是对十七大的一个绝妙讽刺,对中共营造和谐、粉饰暴政的一个重击。

公开信说出了“全国老百姓想说的话”,引起了海内外的强烈反响和支持,汪兆钧的至今平安,除了中共不敢轻易动手,也显露出其内部的意见不一。对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而言,是甩在头上的一个霹雳,意味着杀人偿命,血债血还,不是将周永康塞进政治局常委就能保命的了,岂不恼羞成怒,欲除之为快。

对于胡锦涛,公开信给其展示出一个机会,但如果“拒绝领导这场中国的民主变革”,“就把这一变革的领导权拱手让给了别人。只是变革的成本和代价增大而已,却无法阻止这场变革的到来”。因此,是抓住时机解决法轮功问题,为自己争取驾驭时局的主动权,还是将黑锅背到底,绑在中共的战车上等待灭顶之灾,已是迫在眉睫的选择。

历史的机遇往往转瞬即逝。汪兆钧是暴政下出现的又一位中国的良心,验证着中国的希望在于人民。近些年来,从蒋彦勇到高智晟,从低层百姓到体制内官员,民间维权的浪潮此起彼伏,要求改变中国现状的声音越来越多。磨难之后是成长,地火奔突的中国,谁说不是“群众创造叶利钦”?

十七大后,这种越来越浮出地表的涌动,像生命复苏后鼓动的血液,充满了活力,这个中国大地潜在的激流,爆发出的任何一朵火花,都将是结束中华民族痛苦的契机。


********************************************************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尽显东方神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