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一週前被警方帶走下落不明
 
2007-1-3
 
【人民報消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張敏的採訪報導)元月3日晚間,北京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岳母告訴本臺記者張敏,高智晟於一個星期前被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目前無法確定高智晟律師究竟在什麼地方。 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張敏所作的獨家採訪報導。

在北京女兒家中住了將近三個月的高智晟的岳母,元旦回到烏魯木齊自己家中。她在1月3日晚上對記者說,高智晟律師回到家中不幾天,就被警方帶走了。她說:「他回來就在家裡呆了沒有幾天,然後還是他們那些人把他叫出去,不知道幹啥去了。」 問:「您到達烏魯木齊是哪一天?」 答:「我來到烏魯木齊那一天我也不記得是多少號,我聽孩子們說是1月1日。」

問:「從北京到烏魯木齊,路上需要多長時間?」 答:「四十四、五個小時吧。」

問:「1日之前兩天您出來的,是嗎?」 答:「嗯。」

問:「您往烏魯木齊走,上火車的時候有沒有人跟蹤?家裡人有沒有送您?」 答:「有人跟蹤,耿和送到我公共汽車站。」

問:「您是自己到的火車站嗎?」 答:「是的。」

問:「跟蹤您的警察跟到什麼地方?」 答:「(他們)到烏魯木齊了沒有我不知道,但是在(北京)火車站我見他們了。」

問:「高智晟律師被帶走是哪一天?是您走之前幾天?」 答:「在我走之前有兩、三天了吧。」

問:「直到您離開北京,他回家了沒有?」 答:「我走的時間,他沒回來。」

問:「您走是在元旦前兩天。也就是說,在元旦前四、五天,高智晟律師就被警方帶走了?」 答:「嗯。」

問:「當時知道他是去幹什麼了嗎?」 答:「我聽說去是找他談話。」

問:「耿和有什麼表示呢?」 答:「耿和也說是沒辦法,人家叫他,她也不能阻攔呀。」

問:「高智晟律師是12月22日晚上回到家裡的,也就是說他僅僅在家裡住了五、六天就又被警察帶走了?」 答:「嗯。」 問:「那後來您有沒有打電話問問高律師在什麼地方呢?」 答:「我回來的那一天,給耿和打了兩次,沒有打通,後來耿和打過來的。」

問:「您離開北京之後,什麼時候接到過耿和的電話?」 答:「就是第三天接到的,她說『你到家了嗎?』我就說『到了,我給你打電話了,打不通。』

問:「您有沒有問高智晟律師現在在什麼地方,耿和現在在什麼地方?」 答:「我沒問,別的沒問。」

維權律師高智晟曾經三次發出致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業。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先被綁架,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被逮捕後一直沒有被允許與家屬委託的律師見面。

2006年12月12日,在高智晟家屬委託的律師不讓到庭的情況下,法院開庭,於12月22日宣判。高智晟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宣判當天晚上,高智晟回到家中。

今年元旦晚上,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先生提供消息,有五輛警車押送高智晟律師一家離開北京。1月2日,又從同一消息來源得知,有押送高智晟律師一家的警車折返北京。

胡佳先生說:「還是同樣的目擊者,告訴我,早晨的時候看到頭一天晚上走的五輛車中,有兩輛車又回來了,就是兩輛『依維柯」麵包車。另外高律師家裡有響動。但是當時一直就沒辦法確認究竟是什麼人在這裏。

直到中午十一點半前後,目擊者看到格格從外邊回來,後邊有三個國保的便衣跟著。」

現在我仍然得不到關於高智晟律師究竟在哪裏的確切消息。 我打電話給高智晟的大哥,在陜北家鄉的高智義先生。

問:「高智義先生您好!請問高智晟律師有沒有到陜北家鄉?」 答:「沒有。我們這兩天全家人著急的到處打問,打問不上情況。」 問:「那您有沒有給高智晟律師或者耿和、耿格打電話?」 答:「他們家電話一直打不通。誰也聯繫不上。」

問:「有沒有發手機短信呢?比方說請高顯(高智義在北京工作的兒子)發短信,確認一下高智晟律師和他的家人目前在什麼地方?」 答:「誰也說不准,高顯在北京也找不上。」

問:「那他有沒有試著到耿和家去看一看呢?」 答:「哎呀,反正是找不上。我們乾著急實在沒辦法,我們今天很想聯繫(高智晟家),就是聯繫不上」

另據高智晟在山東的親戚告訴胡佳,幾天前他曾經在高智晟山東姐姐家見過高智晟。

截至報導播出,高智晟律師近日去了哪些地方,他現在究竟在哪裏,相關消息還有待進一步證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