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
 
2007-1-3
 
【人民报消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元月3日晚间,北京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岳母告诉本台记者张敏,高智晟于一个星期前被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目前无法确定高智晟律师究竟在什么地方。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所作的独家采访报道。

在北京女儿家中住了将近三个月的高智晟的岳母,元旦回到乌鲁木齐自己家中。她在1月3日晚上对记者说,高智晟律师回到家中不几天,就被警方带走了。她说:“他回来就在家里呆了没有几天,然后还是他们那些人把他叫出去,不知道干啥去了。” 问:“您到达乌鲁木齐是哪一天?” 答:“我来到乌鲁木齐那一天我也不记得是多少号,我听孩子们说是1月1日。”

问:“从北京到乌鲁木齐,路上需要多长时间?” 答:“四十四、五个小时吧。”

问:“1日之前两天您出来的,是吗?” 答:“嗯。”

问:“您往乌鲁木齐走,上火车的时候有没有人跟踪?家里人有没有送您?” 答:“有人跟踪,耿和送到我公共汽车站。”

问:“您是自己到的火车站吗?” 答:“是的。”

问:“跟踪您的警察跟到什么地方?” 答:“(他们)到乌鲁木齐了没有我不知道,但是在(北京)火车站我见他们了。”

问:“高智晟律师被带走是哪一天?是您走之前几天?” 答:“在我走之前有两、三天了吧。”

问:“直到您离开北京,他回家了没有?” 答:“我走的时间,他没回来。”

问:“您走是在元旦前两天。也就是说,在元旦前四、五天,高智晟律师就被警方带走了?” 答:“嗯。”

问:“当时知道他是去干什么了吗?” 答:“我听说去是找他谈话。”

问:“耿和有什么表示呢?” 答:“耿和也说是没办法,人家叫他,她也不能阻拦呀。”

问:“高智晟律师是12月22日晚上回到家里的,也就是说他仅仅在家里住了五、六天就又被警察带走了?” 答:“嗯。” 问:“那后来您有没有打电话问问高律师在什么地方呢?” 答:“我回来的那一天,给耿和打了两次,没有打通,后来耿和打过来的。”

问:“您离开北京之后,什么时候接到过耿和的电话?” 答:“就是第三天接到的,她说‘你到家了吗?’我就说‘到了,我给你打电话了,打不通。’

问:“您有没有问高智晟律师现在在什么地方,耿和现在在什么地方?” 答:“我没问,别的没问。”

维权律师高智晟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先被绑架,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被逮捕后一直没有被允许与家属委托的律师见面。

2006年12月12日,在高智晟家属委托的律师不让到庭的情况下,法院开庭,于12月22日宣判。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宣判当天晚上,高智晟回到家中。

今年元旦晚上,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提供消息,有五辆警车押送高智晟律师一家离开北京。1月2日,又从同一消息来源得知,有押送高智晟律师一家的警车折返北京。

胡佳先生说:“还是同样的目击者,告诉我,早晨的时候看到头一天晚上走的五辆车中,有两辆车又回来了,就是两辆‘依维柯”面包车。另外高律师家里有响动。但是当时一直就没办法确认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

直到中午十一点半前后,目击者看到格格从外边回来,后边有三个国保的便衣跟着。”

现在我仍然得不到关于高智晟律师究竟在哪里的确切消息。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问:“高智义先生您好!请问高智晟律师有没有到陕北家乡?” 答:“没有。我们这两天全家人着急的到处打问,打问不上情况。” 问:“那您有没有给高智晟律师或者耿和、耿格打电话?” 答:“他们家电话一直打不通。谁也联系不上。”

问:“有没有发手机短信呢?比方说请高显(高智义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发短信,确认一下高智晟律师和他的家人目前在什么地方?” 答:“谁也说不准,高显在北京也找不上。”

问:“那他有没有试着到耿和家去看一看呢?” 答:“哎呀,反正是找不上。我们干着急实在没办法,我们今天很想联系(高智晟家),就是联系不上”

另据高智晟在山东的亲戚告诉胡佳,几天前他曾经在高智晟山东姐姐家见过高智晟。

截至报道播出,高智晟律师近日去了哪些地方,他现在究竟在哪里,相关消息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