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評論:我們應該問胡錦濤兩個問題 (圖)
 
2006-5-6
 



4月26日,王文怡女士在美國維州阿靈頓Marriott酒店的新聞發布會上披露了自己在白宮南草坪上吶喊的真實背景。最近一直和王文怡女士奔波於國際媒體和美國國會的揭露蘇家屯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兩位證人安妮和彼得也一同出席了王文怡的新聞發布會。

【人民報消息】NewsMax.com網站4月28日發表專欄作家列夫-納夫若佐夫(Lev Navrozov)的評論文章。文章中將中共的宣傳機器形容為後核子時代的超級武器,中共藉此武器迫害法輪功,並覬覦世界霸。文章說我們應該問胡錦濤兩個問題,而其中之一就是世界許多媒體至今仍試圖回避的問題,──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因有利可圖的國際器官移植交易而被摘除?文章認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遠遠超越斯大林的獨裁。以下是經文章作者列夫-納夫若佐夫(Lev Navrozov)同意,大紀元記者陳俊村編譯:

胡錦濤在中國說過,民主是死胡同。但是當我觀看4月20日的CNN轉播節目時,我卻聽到胡好幾次恭敬地重覆“民主”這個字並說明它將來到中國。是10年、100年還是1000年後?急什麼?

胡錦濤對民主的闡述遠不及斯大林。斯大林在1936年推行無記名投票的普選後聲稱,相較於美國之類的中產階級國家的假民主,真正的民主在蘇聯。

斯大林可以舉言論自由為例:“同志們,如果沒有媒體,今天這種自由就難以想像。但是在中產階級國家,媒體屬於富有的中產階級,而在咱們蘇聯,所有媒體都屬於人民。這才是真民主。”

然而,斯大林和胡錦濤的宣傳目的並不相同。斯大林讚美自己的國家的真民主、批判中產階級的假民主的目的是為了在二次戰後的西方社會僅可能地培植更多的共產黨員。

胡錦濤期望中共透過其後核子時代的超級武器成為世界霸主,而他對西方的共產黨員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他的目的是為了維持西方國家對其獨裁持續容忍,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西方國家的科技消滅西方國家,除非它們無條件投降。

所以,胡錦濤在美國時說,美國是民主政體而中國將是民主政體。如此細微的差異有什麼好爭論的呢?很少美國人知道,中共的創始人是馬克思、列寧和毛澤東。

中共黨員在西方甚至不這樣稱呼他們自已,他們的稱呼已經西化。所以,胡錦濤不是共產黨總書記,而是未經民選的“國家主席”。

為了一窺地緣政治的真實性,我們應該問胡錦濤兩個問題:

(1)中共的獨裁專制是否正在迫害和處決法輪功學員,而受害者的器官因有利可圖的國際器官移植交易而被摘除?

斯大林為了打倒敵人曾舉辦過“審判演示”以證明被監禁和處決的是兇惡的罪犯。但是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共甚至未曾試圖將法輪功定義為兇惡的罪犯。事實上,西方體育活動中有致命的暴力,但法輪功沒有。

(2) 中共武漢電視臺雜誌在2000年10月3日的報導是否正確?它是有關1986年設立863計劃(譯者註:Program 863,指中共政權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資助專案)以發展防禦和攻擊的先進新科技的報導。紐約時報於2000年10月7日來自中國的報導是正確的嗎?它提到了863計劃。

除非胡錦濤斷言中共媒體一直說謊而且只有他在4月20日第一次說真話,否則問題(1)和(2)都可能以肯定的方式回答。

事實(1)和(2)是互相關聯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顯示,如果斯大林對其認定的政治犯的迫害是獨裁,那麼中共對未曾被認定為罪犯甚至與政治毫無關係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超級獨裁,遠遠超越斯大林的獨裁。

大紀元記者王文怡博士在4月20日的白宮集會上告訴美國總統,他應該勸胡錦濤停止迫害法輪功。

媒體說王文怡博士“大喊大叫”。CNN在事後訪問了她。儘管她的母語是中文,但是她的英文說的很好。她非常冷靜、理性、聰明,當然,她也有英雄氣概。如果沒有這樣的英雄或聖徒,自由將蕩然無存,中共的超級獨裁將席卷全球。如果美國總統告訴她,她有機會像其他記者一樣拿著麥克風發言,她將可以像優秀的醫生在診斷病人時一樣發表意見。然而,她卻必須在被警察架走之前在一分鐘之內將訊息傳達出去。

對於美國的命運而言,這一分鐘比幾年的西方政治衍生出的庸俗廢話還有價值和重要。王文怡博士被官方視為罪犯,美國總統為了她在集會上說出的真相向胡錦濤道歉,而胡欣然接受。當然,在中國的老百姓看不到這一幕。中共的審查制度像後核子時代的超級武器般先進。

就我個人而言,我很遺憾沒有看到其他“醫生罪犯”在白宮聲討後核子時代的超級武器,中共的超級獨裁政權從1986年起就一直在發展這項武器,現在更與普京的俄國政府合作。

還有什麼是重要的呢?貿易?大多數的美國經濟已經移轉大陸,因為當地的人工便宜許多,所以在中國出售的美國商品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都太貴,而在美國出售的中國商品卻比美國商品便宜。

美國的“專家們”不去討論此一史無前例的案例,卻在4月20日聲稱:“中共的人民幣被低估,使美國的產品對於中國人而言人為地變貴,而中國的產品對於美國人而言人為地變便宜。”

值得注意的是,4月20日在白宮前聚集的不單單是反對中共的超級獨裁的抗議者,也有前來支持胡錦濤的在美華人。

在德國於1941及1942年間的冬天在莫斯科被擊敗之前,德國看起來似乎可以支配全世界,當時有很多德國人支持希特勒─他將使德國人超越其它國家的人。

這就是為何今天仍有許多俄國人崇拜斯大林─他試圖使俄國人成為世界的主人。中國人也不例外。

他們其中有些人像王文怡博士一樣高尚、聖潔和英勇,而其他有些人卻期待中共獨裁者掌控世界,特別是美國,以使中國人比其它國家的人更重要、強大和優秀,即使永遠臣服於中共的獨裁者也心甘情願。

(原文章網址:http://www.newsmax.com/archives/articles/2006/4/28/90314.shtml)

作者小傳
列夫-納夫若佐夫是NewsMax.com的專欄作家和新聞工作者。根據許多位卓越的西方人和俄國人表示,納夫若佐夫是一位相當聰明的人,他從1972年從蘇俄移居美國之後,發表了一千多篇專欄文章,內容包括文明、世界文化、外交政策、戰略、國防和智力工作等等,他也因卓著智力成就而獲頒愛因斯坦獎。

本報在此特別感謝作者授權本報翻譯此篇文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