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關注白宮喊話背景 沉默批吳弘達粉飾中共罪行 (圖)
 
2006-5-4
 
【人民報消息】中共黨魁胡錦濤訪美前,多個證人曝光中共活體摘除大量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的黑幕。胡抵美後,所到之處都有大量人群抗議。4月20日,在白宮南草坪上,王文怡女士更向胡發出了“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吶喊。此後不久,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的人數突破一千萬。

大紀元記者日前就此採訪了一直致力於中國民主運動的著名人士沉默先生。

沉默先生說,當他聽到中共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後,非常震驚,但不感到意外。並批評吳弘達所謂“沒有證據”的說法是不付責任的,是在為中共的罪惡進行粉飾和掩蓋。

沉默表示,王文怡向胡喊話,是勇敢的行為,也是很正常的行為。並呼籲美國政府關注王文怡對胡白宮喊話的原因和背景,撤銷對她的指控 。

沉默還表示,目前有超過一千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這是必然趨勢。中共不是聲稱是“人民的代表”嗎?這麼多人紛紛退出它,這代表了一個什麼信號?他還強調,要真正改變中國,一定要靠中國人自己的覺醒和奮鬥,退黨大潮正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份。

以下採訪內容是由大紀元記者黃毅燕報導:

記者:沉默先生,請問當你聽到中共集中營事件後,有何看法?

沉默:我非常震驚,但是並不意外。

因為早在大陸我還未坐牢時,就知道中共政府有摘取犯人器官的事實。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在上海榮華火葬場工作。他告訴我,有一次他們收到在西安劫機叛逃臺灣未遂,在上海被槍決的五個年輕人的屍體。當時,那五個人的屍體被舊棉絮包裹,有用器官皆被摘取,剩下殘缺不全的一堆爛肉,根本無法辨認誰是誰;只知道是五個年輕劫機犯的殘屍,後來被送到爐子裏就焚燒掉了。

當然這些人是不會經過家屬同意摘取器官的程序的。而且中國大陸有一個慣例,就是很多槍決犯人家屬無法認領屍體。這是我所親耳聽到的一個事件。

第二個是我在中共靖安分局拘留所裏,他們為了監視我,派了一個受賄犯人與我同牢。他原是幫公安局長開小車的公安人員。我們比較熟悉了,他告訴我,中國有好些地方,人關進去就蒸發掉了,就沒有了,什麼地方去了都不知道。所以他一直勸我:“你還是軟一點,不要這樣強硬。否則這樣對你沒好處。”而且他還說:“即使以後把你關到勞教所、勞改隊、或是農場裏,很可能人會一下子就失蹤了,沒有了。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經受的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第三,上海很多民運人士都可作證,有一位姓趙的民運人士因張貼了領導的大字報,被指稱有精神病,被關押了起來。他出來後,我請了很多上海的民運人士到我家,聽趙述說他在被關押期間所受到的折磨和虐待。但是,當趙離開我家不到幾分鐘,王勇剛追趕出去,人已經不見了;第二天我們去他家找,再也找不見人;人從此就消失了。

所以,從這些我們可以知道,很早以前中共就在玩這種把戲。所以關於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我認為只是一個暴發性事件而已。最近一位老軍醫指出,中共在全中國30多處設立了類似集中營。

記者:那麼,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曝光後,吳弘達稱此事沒有證據,您又如何看?

沉默:關於吳弘達出來說,中共盜取活體器官沒有證據。吳可以有自己的觀點,不過,他說此話是不付責任。他自己身在美國,他如何能知道此事沒有證據?他是在為中共的罪惡進行粉飾和掩蓋。

在中國大陸,中共可以馬上轉移所有證據,掩蓋起來,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常識。而我們所要做的不是要證實到底蘇家屯事件是否存在,是要追究,在中共的統治下是否有新聞自由,因為,如果有新聞自由,象這類事件就無法被掩蓋。

很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沒有人權,沒有新聞自由。好象很多人在沸沸揚揚的討論,蘇家屯事件是否真的存在,而忽略了中共屠殺了8千萬的中國同胞,包括天安門屠城事件。這些人有沒有出來為此講一句公正的話,並追究屠城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所以我們要關注的是中國有沒有說真話的地方;有沒有新聞自由;記者們有沒有憑良心來揭露事實真相。

進一步說,人們應該去批評的是中共的專制獨裁政權下的一個見不得人的膿包,人們應該去批評中共,關於蘇家屯事件,我認為歷史會有一個公正的評判。

記者:最近有一位軍醫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是在軍隊系統內進行……

沉默:我認為,這樣對中共是更方便的從事這些罪惡。因為軍隊有自己的系統,人們更不容易去收集這些證據,而證據也更容易被掩蓋。

因為軍人要遵守軍紀,否則要受到軍罰,大家知道中共除了有黨紀外,軍隊有更嚴密的軍紀,如果違反了軍紀,就會受到軍事法庭的審判,然而這樣是不可能有律師為你辯護的;所以軍隊內要從事人體實驗或摘取活體器官的這些罪惡,就更容易;也更不容易被察覺。而要到軍隊裏找出證據,就像到伊朗或北韓查找核武器一樣的難。因為它有政府的權力,它可以掩蓋。如有人去揭露它,它可以殺人滅口,可以完全否認。

中共根本就不遵守國際遊戲規則,那麼與這樣一個不遵守規則的流氓打交道,它不會跟你講實話,所以我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同聲譴責這種暴行,並要制止中共的這種暴行。

同時,還要中共開放新聞自由,這是人們知情的權利。大陸人民不能再接受那種出口轉內銷,老是國外知道了才反饋到國內,如胡錦濤訪問美國時,遇到抗議人群的鏡頭,都被中共有意識的刪除了。這是很不正常的。

記者:在美國總統布什與胡會面時,王文怡女士在白宮的南草坪上對胡喊出“停止迫害法輪功”等口號。目前,她正為此要面對六個月的監禁或被罰款的判刑;您對此有何感想?

沉默:我認為王文怡女士是英雄。她能夠在此場面,對胡表達抗議之聲,這是很勇敢的行為,也是很正常的行為。

如果我在現場,我也會這樣表示抗議;因為胡成為中共領導人後,繼續了江澤民的路線,沒有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這是他必然遇到的結果。

此外,大家可以看到,沒有一個大國元首外出訪問時,會有如此多的抗議人群如影隨形。這也充份顯示出,胡一定要自己檢查一下,到底中共存在什麼問題,使得人們要抗議它。

人們在大陸失去了這個權利,所以抗議在海外進行。抗議就是人們有話要說,但無處表達,而採取的形式。他認為胡應該聽一下這些聲音,改變一下自己的做法才是明智之舉。

同時,胡錦濤出訪為何會遇到那麼多抗議人士,從另一方面來講,中共把那麼多的人,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眾多的異議人士,擋在中國大門之外,就連回大陸看望父母都不行。請問哪一個國家有這種事情?為何不讓自己的人民回去?是因為他們說了真話,揭露了中共的黑暗和暴政。

他們進行抗議,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其實,美國官員在見到中共黨魁時可以問問,為何不許這些異見人士、法輪功學員回去大陸,甚至不許他們回去看望自己的父親、母親。

而王文怡喊話時,為何胡錦濤沒有勇氣走下臺來,跟王文怡對話,了解王文怡為何對他吶喊。這是很令人遺憾的。

那麼,對於王文怡女士因此要面對法庭的仲裁,我認為法庭應該考慮到中共這樣一個專制獨裁的政權,它殘酷對待人民,所犯下的罪行,而引起的民憤,這是中共長久行惡所導致的結果,所以法庭應該考慮這些背景。

而在美國,也有對美國元首抗議的行為,如布什、里根等,很多美國總統都受到過人群的抗議,但是那些抗議的人們都沒有因此而受到半年的拘禁。

那麼為什麼向中共的元首抗議就要受到拘禁?所以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們要呼籲,法庭要對王文怡女士進行無罪判決。

記者:剛才談了很多中共的罪惡,現在能否請您談一談,目前有超過一千萬人退出中共,這對中國的未來有何影響?

沉默:目前有超過一千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這是必然趨勢。這個數字裏雖然也包括退團、退隊的人數,不過也足以說明一個問題:中共不是聲稱是“人民的代表”嗎?為什麼這麼多人紛紛退出它?這代表了一個什麼信號?

胡錦濤是否應該認真考慮如何走和平演變過度,從一個專制獨裁的政黨,轉為多黨制的道路,成為社會黨,這才是唯一出路。

否則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退黨,這個退黨大潮象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那麼遲早中共會被自己的成員所唾棄,而不只是被人民所唾棄。

此外,退黨潮喚醒了中國人民,使他們認識到,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少數領導人身上,很多上訪的人,用血的經驗換取了這一點經驗:不能希望個別中共領導人的“開恩”,而改變中國社會。

我認為中國不會出現一個“戈爾巴喬夫”;那麼,要真正改變中國的命運,一定要靠中國人自己的覺醒和奮鬥;退黨潮正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份。

記者:胡訪美時,花了120億購買美國飛機,還花了幾個億購買微軟產品。有人認為,這些美國公司在為中共的殘存輸血。您又怎麼看這個問題?

沉默:我認為胡此舉只是想討好西方國家,欲令西方國家勿發出譴責中國人權的聲音;但是並不能改變它最根本的獨裁本質。

我們都知道中共是用吸取的老百姓的血汗、民脂民膏,來成為它們改革開放的成就。現在把百姓的民脂民膏用於外交上,希望挽救其失敗的命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對於西方國家,把利益放在中間,而把道義和正義放在兩邊,漠視了中國的人權,這是令人遺憾的。

人們應該注意,中共把勞工產品包裝後出口,這些產品完全是勞改人員的無償勞動,當然成本是很低的;那麼這樣對於西方國家也造成很大的打擊。從這一點上講,造成美國與中國目前巨大貿易逆差。

如果美國商人只顧自己的商業利益,老是為中共政權打氣輸血,那麼總有一天,他們的子弟兵,就要為他們的短視而要在戰場上流血。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的。

記者:那麼對於種種這些,為了中國的未來,海外人士可以做些什麼呢?

沉默:我認為海外的正義之士,包括民運人士、異議人士等,都要把知道的真相告知國際社會和國際友人,這是很重要的。

就是我們每天在講、在呼籲的。有時,看起來好象不起作用,但是慢慢的、反覆的講,不斷的呼籲,讓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這些事實真相,看到中共的邪惡本質,制止並結束其暴政。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