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報導王文怡為反迫害吶喊
 
2006-5-6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馮靜5月6日編譯) 儘管王文怡在白宮的喊話受到媒體關注,但其中大多沒注意到她大聲疾呼的原因,即正在中國發生的活體器官摘割的罪行,但王文怡持續呼籲關注活體器官摘割,因為這是人命關天、攸關生死的問題。

王文怡呼籲關注器官摘割

NewsMax新聞網5月5日發表文章說,王文怡的呼喊抗議打亂了布什總統為胡錦濤安排的白宮招待會,這位法輪功成員星期四(5月4日)說,在最近的電視採訪期間,她被要求不談論有關北京當局駭人聽聞的器官摘割的報告,理由是會打擾在晚餐期間的電視觀眾。

王文怡博士是一位大紀元時報的新聞記者,她告訴<電臺討論(Talk Radio Network)>的法波爾(Barry Farber)說,「我還沒看見有任何媒體真正的報導,為什麼我大聲呼喊中斷了白宮儀式。」

王博士說,為了傳出這個信息,她聯繫了幾個媒體,後並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布利茲(Wolf Blitzer)的採訪。

她告訴〈電臺討論〉主持人法波爾,在接受CNN採訪前,「一位製作人員竟然對我說,將不討論有關器官的事情。」當<討論>的主持人不解的問「為什麼?」時,王博士解釋,「他們說這是晚餐時間,這條新聞不合適。」

雖然王的抗議受到媒體廣泛的注意,但新聞大多沒注意到她大聲疾呼的原因,即喚起人們對中國發生的駭人聽聞的器官摘割的注意。

王博士告訴法波爾,北京政權從中國囚犯體內摘取心臟、肝臟和腎臟,包括「良心囚犯」,可能是基督徒、反共產主義者或法輪功宗教運動的成員。

皇后區女子挑戰中共統治者

《女王論壇報》(Queens Tribune)5月4日登載記者邁克爾.瑞海克(MICHAEL REHAK)的文章說,隨著在中國數以萬計的法輪功成員被折磨和監禁,文怡博士發現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在白宮儀式上面對面的告訴那個她認為應對迫害負責的人,她開始大聲的疾呼,停止迫害法輪功。

現在王文怡面對聯邦的指控,但她說,那是她唯一的機會,告訴世界發生在她的祖國的種族滅絕罪行。

上星期在曼哈頓的一次新聞招待會上,王文怡解釋了她和眾多法輪功成員對這場迫害的關注。

王持有白宮使用的新聞證件,但她表示,她從未有機會參加中共領導人與布什的問答會議,雖然參加過一些白宮簡報。

關於這個事件,王文怡表示,「在那個時刻,別的都不重要。作為一個人,您要大膽說出停止犯罪。我計劃作為新聞工作者向中共代表團提出這個問題。但我們得知只有一個儀式,而絕對沒有機會互動。當我進入時,我要求有一次採訪,但被告訴,『沒有』。」

上個月,《女王論壇報》發表了一篇有關法輪功學員黃萬青博士的文章,黃說,自從2003年 4月起他就未收到國內的弟弟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的消息。

黃萬青博士1997年移居到美國,他通常與弟弟黃雄通電話。在他們最後的一次談話中,黃雄聲稱被上海警察追捕,並且擔心已被警察發現。

黃萬青相信,他的兄弟是數以萬計被關押的法輪功成員中的一個,他們的身體重要器官被摘除並賣到黑市上,然後被火葬。

王文怡說,「這是生與死的問題」。「這些人未犯任何罪卻被殺害。他們被施以外科手術使用最小限度的麻醉劑,並且還在活著的時候,器官就被切除。」

王進一步指出,「這是在中共政權的認同下進行的罪惡」。「而且現在是停止它的最佳機會,二位領導正在我前面,我還有其它機會說出它嗎?」

她並且補充說,「美國人民有非常強烈的正義感,我肯定公眾將對這個問題給予更多的關注。」

為自由和反迫害吶喊 不是炮轟

臺北時報5月3日發表布魯慕(Dan Bloom)的評論文章說,當位於紐約的大紀元記者和法輪功學員王文怡上個月中斷了華盛頓為胡錦濤安排的白宮歡迎儀式,她的抗議被世界聽見,但隨後她被警察帶走並拘捕。王文怡之後告訴記者,她事先並未計劃,但當她發現自己站在記者新聞臺上面對胡僅幾米遠時,她本能的發出抗議。

媒體一直報導王文怡是一個「炮轟者(heckler)」, 但實際上,她應該被稱為抗議者。她不僅僅是質問一位中國共產黨的獨裁者, 而是大膽和自信的抗議法輪功追隨者在中國受到的殘酷迫害。

她的抗議深受世界上大多數民主國家的讚賞,特別是臺灣。

在一篇最近她寫在大紀元上的文章上,王文怡表示最初的意圖只是簡單的報導,因為她得到新聞通行證得以參加白宮儀式。

但當她看見美國布什總統與胡握手,並面對著邀請的客人和世界各地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她說,她感覺良心在促使她呼喊抗議。

王文怡寫道,「我為那些被拷打和遭受種族滅絕迫害的人們吶喊」, 她表示她的抗議是生與死的問題。她說,「我採取的行動方式與美國精神一致。並且我的行動是保護美國和人類的尊嚴。」

王文怡說,她不能錯過面對胡和布什的機會,報導中共正在摘除法輪功成員的活體器官並賣掉它們,而北京否認這個指控。

王文怡以後詳述道,「最有可能停止這個惡行的二個國家領導就在我面前」。「哪裏我還能有這樣的機會?在那時刻我怎麼能不說出來?胡需要聽見這個聲音。為他自己。也為中國人民。」

的確,她的行動反映了真實的民主抗議和言論自由的精神,並且由於那天的舉動,她應該被尊崇為一位女英雄。

無論何時一個人敢於震懾無人性的獨裁者,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那些重視自由和民主的人們應當讚許他們。如同一位青年(王維林)在北京1989年6月的大屠殺期間,勇敢的面對天安門廣場的坦克。

因此我們完全可以說:王文怡不是炮轟者,而且是一位自由戰士。她的名字應該受到尊敬,而不是被斥責。

當王文怡在事件後被美國記者問道,是否她知道她在白宮的呼喊危及她的新聞工作者的身份,她回答:「不管我有什麼頭銜,我首先認為自己是一個人。因此當您看見人被無辜殺害時,人性超越了一切。」

中國和美國對王文怡那天的呼喊如何反應?布什對胡道歉,胡說他接受道歉。但在外交圈以外,一封致華盛頓郵報編輯的信支持王文怡無計劃但強烈的抗議。

馬裡蘭居民布瑞茲(Heather Brutz)寫道,「當我得知王文怡由於呼喊抗議中共主席將面臨可能的六個月監禁時,我感到憤慨」。「王是法輪功學員。中共當局拘留這個宗教團體的成員,並關押他們在勞改營,也許摘割他們的器官,甚至賣到海外。在這樣的暴行面前,王文怡的行為令人敬佩……通過她的非暴力行為,王顯然清楚的理解民主的理念。」

在那裏您看到:一個人勇敢的對抗一個強有力的暴君,在公眾和電視攝像機的全部注視下,這個人向世界展示事實真相,並使她的聲音讓世界聽見。

資料來源: NewsMax.com、臺北時報、女王論壇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