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关注白宫喊话背景 沈默批吴弘达粉饰中共罪行 (图)
 
2006-5-4
 
【人民报消息】中共党魁胡锦涛访美前,多个证人曝光中共活体摘除大量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的黑幕。胡抵美后,所到之处都有大量人群抗议。4月20日,在白宫南草坪上,王文怡女士更向胡发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呐喊。此后不久,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的人数突破一千万。

大纪元记者日前就此采访了一直致力于中国民主运动的著名人士沈默先生。

沈默先生说,当他听到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后,非常震惊,但不感到意外。并批评吴弘达所谓“没有证据”的说法是不付责任的,是在为中共的罪恶进行粉饰和掩盖。

沈默表示,王文怡向胡喊话,是勇敢的行为,也是很正常的行为。并呼吁美国政府关注王文怡对胡白宫喊话的原因和背景,撤销对她的指控 。

沈默还表示,目前有超过一千万人声明退出中共,这是必然趋势。中共不是声称是“人民的代表”吗?这么多人纷纷退出它,这代表了一个什么信号?他还强调,要真正改变中国,一定要靠中国人自己的觉醒和奋斗,退党大潮正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份。

以下采访内容是由大纪元记者黄毅燕报导:

记者:沈默先生,请问当你听到中共集中营事件后,有何看法?

沈默:我非常震惊,但是并不意外。

因为早在大陆我还未坐牢时,就知道中共政府有摘取犯人器官的事实。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上海荣华火葬场工作。他告诉我,有一次他们收到在西安劫机叛逃台湾未遂,在上海被枪决的五个年轻人的尸体。当时,那五个人的尸体被旧棉絮包裹,有用器官皆被摘取,剩下残缺不全的一堆烂肉,根本无法辨认谁是谁;只知道是五个年轻劫机犯的残尸,后来被送到炉子里就焚烧掉了。

当然这些人是不会经过家属同意摘取器官的程序的。而且中国大陆有一个惯例,就是很多枪决犯人家属无法认领尸体。这是我所亲耳听到的一个事件。

第二个是我在中共靖安分局拘留所里,他们为了监视我,派了一个受贿犯人与我同牢。他原是帮公安局长开小车的公安人员。我们比较熟悉了,他告诉我,中国有好些地方,人关进去就蒸发掉了,就没有了,什么地方去了都不知道。所以他一直劝我:“你还是软一点,不要这样强硬。否则这样对你没好处。”而且他还说:“即使以后把你关到劳教所、劳改队、或是农场里,很可能人会一下子就失踪了,没有了。这是千真万确的。我经受的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第三,上海很多民运人士都可作证,有一位姓赵的民运人士因张贴了领导的大字报,被指称有精神病,被关押了起来。他出来后,我请了很多上海的民运人士到我家,听赵述说他在被关押期间所受到的折磨和虐待。但是,当赵离开我家不到几分钟,王勇刚追赶出去,人已经不见了;第二天我们去他家找,再也找不见人;人从此就消失了。

所以,从这些我们可以知道,很早以前中共就在玩这种把戏。所以关于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我认为只是一个暴发性事件而已。最近一位老军医指出,中共在全中国30多处设立了类似集中营。

记者:那么,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曝光后,吴弘达称此事没有证据,您又如何看?

沈默:关于吴弘达出来说,中共盗取活体器官没有证据。吴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不过,他说此话是不付责任。他自己身在美国,他如何能知道此事没有证据?他是在为中共的罪恶进行粉饰和掩盖。

在中国大陆,中共可以马上转移所有证据,掩盖起来,这是一个很基本的常识。而我们所要做的不是要证实到底苏家屯事件是否存在,是要追究,在中共的统治下是否有新闻自由,因为,如果有新闻自由,象这类事件就无法被掩盖。

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没有人权,没有新闻自由。好象很多人在沸沸扬扬的讨论,苏家屯事件是否真的存在,而忽略了中共屠杀了8千万的中国同胞,包括天安门屠城事件。这些人有没有出来为此讲一句公正的话,并追究屠城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所以我们要关注的是中国有没有说真话的地方;有没有新闻自由;记者们有没有凭良心来揭露事实真相。

进一步说,人们应该去批评的是中共的专制独裁政权下的一个见不得人的脓包,人们应该去批评中共,关于苏家屯事件,我认为历史会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记者:最近有一位军医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是在军队系统内进行……

沈默:我认为,这样对中共是更方便的从事这些罪恶。因为军队有自己的系统,人们更不容易去收集这些证据,而证据也更容易被掩盖。

因为军人要遵守军纪,否则要受到军罚,大家知道中共除了有党纪外,军队有更严密的军纪,如果违反了军纪,就会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然而这样是不可能有律师为你辩护的;所以军队内要从事人体实验或摘取活体器官的这些罪恶,就更容易;也更不容易被察觉。而要到军队里找出证据,就象到伊朗或北韩查找核武器一样的难。因为它有政府的权力,它可以掩盖。如有人去揭露它,它可以杀人灭口,可以完全否认。

中共根本就不遵守国际游戏规则,那么与这样一个不遵守规则的流氓打交道,它不会跟你讲实话,所以我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同声谴责这种暴行,并要制止中共的这种暴行。

同时,还要中共开放新闻自由,这是人们知情的权利。大陆人民不能再接受那种出口转内销,老是国外知道了才反馈到国内,如胡锦涛访问美国时,遇到抗议人群的镜头,都被中共有意识的删除了。这是很不正常的。

记者:在美国总统布什与胡会面时,王文怡女士在白宫的南草坪上对胡喊出“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口号。目前,她正为此要面对六个月的监禁或被罚款的判刑;您对此有何感想?

沈默:我认为王文怡女士是英雄。她能够在此场面,对胡表达抗议之声,这是很勇敢的行为,也是很正常的行为。

如果我在现场,我也会这样表示抗议;因为胡成为中共领导人后,继续了江泽民的路线,没有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是他必然遇到的结果。

此外,大家可以看到,没有一个大国元首外出访问时,会有如此多的抗议人群如影随形。这也充份显示出,胡一定要自己检查一下,到底中共存在什么问题,使得人们要抗议它。

人们在大陆失去了这个权利,所以抗议在海外进行。抗议就是人们有话要说,但无处表达,而采取的形式。他认为胡应该听一下这些声音,改变一下自己的做法才是明智之举。

同时,胡锦涛出访为何会遇到那么多抗议人士,从另一方面来讲,中共把那么多的人,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众多的异议人士,挡在中国大门之外,就连回大陆看望父母都不行。请问哪一个国家有这种事情?为何不让自己的人民回去?是因为他们说了真话,揭露了中共的黑暗和暴政。

他们进行抗议,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其实,美国官员在见到中共党魁时可以问问,为何不许这些异见人士、法轮功学员回去大陆,甚至不许他们回去看望自己的父亲、母亲。

而王文怡喊话时,为何胡锦涛没有勇气走下台来,跟王文怡对话,了解王文怡为何对他呐喊。这是很令人遗憾的。

那么,对于王文怡女士因此要面对法庭的仲裁,我认为法庭应该考虑到中共这样一个专制独裁的政权,它残酷对待人民,所犯下的罪行,而引起的民愤,这是中共长久行恶所导致的结果,所以法庭应该考虑这些背景。

而在美国,也有对美国元首抗议的行为,如布什、里根等,很多美国总统都受到过人群的抗议,但是那些抗议的人们都没有因此而受到半年的拘禁。

那么为什么向中共的元首抗议就要受到拘禁?所以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要呼吁,法庭要对王文怡女士进行无罪判决。

记者:刚才谈了很多中共的罪恶,现在能否请您谈一谈,目前有超过一千万人退出中共,这对中国的未来有何影响?

沈默:目前有超过一千万人声明退出中共,这是必然趋势。这个数字里虽然也包括退团、退队的人数,不过也足以说明一个问题:中共不是声称是“人民的代表”吗?为什么这么多人纷纷退出它?这代表了一个什么信号?

胡锦涛是否应该认真考虑如何走和平演变过度,从一个专制独裁的政党,转为多党制的道路,成为社会党,这才是唯一出路。

否则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退党,这个退党大潮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那么迟早中共会被自己的成员所唾弃,而不只是被人民所唾弃。

此外,退党潮唤醒了中国人民,使他们认识到,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少数领导人身上,很多上访的人,用血的经验换取了这一点经验:不能希望个别中共领导人的“开恩”,而改变中国社会。

我认为中国不会出现一个“戈尔巴乔夫”;那么,要真正改变中国的命运,一定要靠中国人自己的觉醒和奋斗;退党潮正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份。

记者:胡访美时,花了120亿购买美国飞机,还花了几个亿购买微软产品。有人认为,这些美国公司在为中共的残存输血。您又怎么看这个问题?

沈默:我认为胡此举只是想讨好西方国家,欲令西方国家勿发出谴责中国人权的声音;但是并不能改变它最根本的独裁本质。

我们都知道中共是用吸取的老百姓的血汗、民脂民膏,来成为它们改革开放的成就。现在把百姓的民脂民膏用于外交上,希望挽救其失败的命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对于西方国家,把利益放在中间,而把道义和正义放在两边,漠视了中国的人权,这是令人遗憾的。

人们应该注意,中共把劳工产品包装后出口,这些产品完全是劳改人员的无偿劳动,当然成本是很低的;那么这样对于西方国家也造成很大的打击。从这一点上讲,造成美国与中国目前巨大贸易逆差。

如果美国商人只顾自己的商业利益,老是为中共政权打气输血,那么总有一天,他们的子弟兵,就要为他们的短视而要在战场上流血。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记者:那么对于种种这些,为了中国的未来,海外人士可以做些什么呢?

沈默:我认为海外的正义之士,包括民运人士、异议人士等,都要把知道的真相告知国际社会和国际友人,这是很重要的。

就是我们每天在讲、在呼吁的。有时,看起来好象不起作用,但是慢慢的、反复的讲,不断的呼吁,让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这些事实真相,看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制止并结束其暴政。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