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遭變換騷擾 匿名電話驚爆三恐怖現象
 
2006-5-11
 
【人民報消息】

在線收聽:高智晟遭變換騷擾 匿名電話驚爆三個恐怖現象

◆近幾天來,高智晟律師在北京無論在家中或外出,中共特務的騷擾方式不斷變換。

◆5月8日晚,記者接通高律師電話時,他正與特務們在街上周旋──

高智晟:我在外面呢,我正和成群的中共特務在捉迷藏呢。今天我又把攝像機拿出來了,進入這群特務中如入無人之境,特務們緊急向他們的主子求援。一會兒,他們每人給送來了一頂鴨嘴舌帽和一幅黑墨鏡。

記者:您是去什麼地方了?

高智晟:上午我在肯德雞裡寫東西,下午我是接受一個國際媒體採訪。現在特務們還纏在我周圍,他們把帽子壓得很低,然後墨鏡一戴,擺出一副死不要臉的樣子,以及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架式。

記者:您現在是準備回家呢,還是繼續在外面?

高智晟:我正往家裡走著呢。

記者:沒有開車?

高智晟:沒有開車,因為我就在附近接受採訪的。

◆高律師在受到特務的辱罵後,仍從容的與他們探討什麼是男人──

高智晟:也有人對什麼是男人有不同的衡量標準。今天早晨,一個特務罵完我後,看我臉不變色,根本不想和他計較的樣子,就用手指著我的鼻子罵到:你他媽的還算男人嗎你,你他媽的一個大男人被罵了你都不啃聲。我笑著說:做男人的標準不一樣,大家理解標準不一樣。你按你的方式去做男人,我按我的方式去做男人。我絕不咬牙切齒說你做男人不夠格,但是你卻咬牙切齒說我做男人不夠格。我說你多慮了。

另外,他們還有一個感到沮喪的是,每天早上象這樣的纏著你,羞辱你,你還要出來鍛煉。他們肯定認為我心裡應該是很難受的,他就對我來了一句,你他媽的六個月了,你連根毛都不掉。我就笑著回應了一句說,你們的主子得另想新辦法了,這一套六個月來沒見什麼效,告訴你的主子去吧。

◆5月9日,特務們半夜按車喇叭,幾次上樓按高律師家的門鈴──

高智晟:昨天他們跟我也有衝突,他們也是上來撞我的身體,踩腳後跟,就那一段路上。回來以後,我不願跟我太太講,結果今天她還是知道了。她還告訴我,她不願意跟我講,前天晚上特務一晚上按車喇叭。因為我在裡面睡,我太太就緊靠著這邊窗戶。她說他們就按那個車喇叭,它剛好對著我們的窗戶。她說你沒跟我講,我也沒跟你講,他們一晚上按了好多次。並且昨天晚上一晚上四次來按我們家門鈴,2點到5點鐘,我估計是他們,因為就他們守在我門口,再則你說誰深更半夜會去耍這種流氓呢!

昨天下午發生衝突的時候,包括今天早上也是,一位流氓特務也對我說,六個月了,你怎麼連根毛都沒掉呢。言下之意就是,你怎麼還不死呢你。

今天在公園裡,我跟周圍老百姓講,我說這些就是中共特務,他們如何如何。一講,老百姓圍觀的時候,他們馬上身體旋轉起來跳那種舞,就是美國六、七十年代街頭嘻皮士跳的那種舞。老百姓看著直搖頭。

◆9日白天高律師到公園鍛煉,中共特務連續六次故意踩高律師的後腳跟──

高智晟:今天我到保險公司去了一趟,因為我一下樓就上了車,然後回到家門前下車,他們是想耍流氓也耍不成。但他們今天早晨耍流氓了。

記者:您去鍛煉?

高智晟:對,去鍛煉。他們一路上踩了我六次腳後跟。在公園裡,你鍛煉,他就往你身上闖,往你身上貼,這也算是我遇到的最流氓的一次。你講什麼他都不聽,你一說,他就又伸手又伸舌頭地跳那種嘻皮士舞,跳的時候還轉圈。一般執行最惡劣、最下流的,就是這幾個人,老是那幾個人。今天早晨就是那次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官員來的時候大鬧餐廳那一位。

◆5月10日高律師接受了多家媒體的採訪,記者們領教了被中共特務跟蹤的滋味──

高智晟:跟蹤還是跟往日一樣,不過今天是增加了一些車。一家電視臺採訪我完後,打電話給我說,以前聽說了這種恐怖,但是沒想到採訪你是這麼恐怖。因為出來後,被持續跟蹤並擺脫不了。最讓他驚訝的是,一長串八輛車跟著我,他說太不可思議了。

中午是一家外國媒體攝影,拍了些照。下午和法國大使館的朋友見了個面。前兩次見面他們都是近距離跟蹤,第三次,法國大使館的人出面前十分鐘,你就找不著他們了。我在訪問中心一樓大廳坐著的時候,他們始終就在我一個桌子跟前,我也根本沒有正眼看他們,在那低頭寫東西。法國大使館的朋友一來,他問今天有沒有跟蹤的,我說旁邊就是的,結果一看旁邊坐了五、六個外國人,他們提前十分鐘已經走掉了,我還沒有察覺。

但是你看今天他們一件事做得多愚蠢,我們要到國際俱樂部去,結果他們的三輛車在前面走,剩餘五輛車在後面跟。人家記者就覺得不可思議,我們見面後在車裡才決定到哪兒去,又沒有在電話裡講,這就可以斷定在我車裡面有竊聽設備。他說不可思議,唯獨一個解釋的就是你車裡有竊聽設備。

◆近日不斷有關注法輪功的人士給高律師打來匿名電話──

高智晟:昨天有一個電話跟我講,讓我注意一個現象,殘暴的江澤民在臺上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期(非法)滿後,還有個別的能被放出來。現在,不管你勞教期多長,一個都不放,只有抓進去的,沒有放出來的。另外一個特別現象就是說,現在不斷的有勞教所及洗腦班裡的年青的法輪功學員被拉走,並且就再不見回來。這是一個匿名電話。第三個就是說,所有勞教所及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近半年來,基本上都經過了不斷的驗血,化驗他們的血。電話說,現在根本已經沒有什麼勞教期滿不滿這個概念了,是法輪功學員就不會放你的。

(以上新聞是根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許林採訪報導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