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遭变换骚扰 匿名电话惊爆三恐怖现象
 
2006-5-11
 
【人民报消息】

在线收听:高智晟遭变换骚扰 匿名电话惊爆三个恐怖现象

◆近几天来,高智晟律师在北京无论在家中或外出,中共特务的骚扰方式不断变换。

◆5月8日晚,记者接通高律师电话时,他正与特务们在街上周旋──

高智晟:我在外面呢,我正和成群的中共特务在捉迷藏呢。今天我又把摄像机拿出来了,进入这群特务中如入无人之境,特务们紧急向他们的主子求援。一会儿,他们每人给送来了一顶鸭嘴舌帽和一幅黑墨镜。

记者:您是去什么地方了?

高智晟:上午我在肯德鸡里写东西,下午我是接受一个国际媒体采访。现在特务们还缠在我周围,他们把帽子压得很低,然后墨镜一戴,摆出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以及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架式。

记者:您现在是准备回家呢,还是继续在外面?

高智晟:我正往家里走着呢。

记者:没有开车?

高智晟:没有开车,因为我就在附近接受采访的。

◆高律师在受到特务的辱骂后,仍从容的与他们探讨什么是男人──

高智晟:也有人对什么是男人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今天早晨,一个特务骂完我后,看我脸不变色,根本不想和他计较的样子,就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骂到:你他妈的还算男人吗你,你他妈的一个大男人被骂了你都不啃声。我笑着说:做男人的标准不一样,大家理解标准不一样。你按你的方式去做男人,我按我的方式去做男人。我绝不咬牙切齿说你做男人不够格,但是你却咬牙切齿说我做男人不够格。我说你多虑了。

另外,他们还有一个感到沮丧的是,每天早上象这样的缠着你,羞辱你,你还要出来锻炼。他们肯定认为我心里应该是很难受的,他就对我来了一句,你他妈的六个月了,你连根毛都不掉。我就笑着回应了一句说,你们的主子得另想新办法了,这一套六个月来没见什么效,告诉你的主子去吧。

◆5月9日,特务们半夜按车喇叭,几次上楼按高律师家的门铃──

高智晟:昨天他们跟我也有冲突,他们也是上来撞我的身体,踩脚后跟,就那一段路上。回来以后,我不愿跟我太太讲,结果今天她还是知道了。她还告诉我,她不愿意跟我讲,前天晚上特务一晚上按车喇叭。因为我在里面睡,我太太就紧靠着这边窗户。她说他们就按那个车喇叭,它刚好对着我们的窗户。她说你没跟我讲,我也没跟你讲,他们一晚上按了好多次。并且昨天晚上一晚上四次来按我们家门铃,2点到5点钟,我估计是他们,因为就他们守在我门口,再则你说谁深更半夜会去耍这种流氓呢!

昨天下午发生冲突的时候,包括今天早上也是,一位流氓特务也对我说,六个月了,你怎么连根毛都没掉呢。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还不死呢你。

今天在公园里,我跟周围老百姓讲,我说这些就是中共特务,他们如何如何。一讲,老百姓围观的时候,他们马上身体旋转起来跳那种舞,就是美国六、七十年代街头嘻皮士跳的那种舞。老百姓看着直摇头。

◆9日白天高律师到公园锻炼,中共特务连续六次故意踩高律师的后脚跟──

高智晟:今天我到保险公司去了一趟,因为我一下楼就上了车,然后回到家门前下车,他们是想耍流氓也耍不成。但他们今天早晨耍流氓了。

记者:您去锻炼?

高智晟:对,去锻炼。他们一路上踩了我六次脚后跟。在公园里,你锻炼,他就往你身上闯,往你身上贴,这也算是我遇到的最流氓的一次。你讲什么他都不听,你一说,他就又伸手又伸舌头地跳那种嘻皮士舞,跳的时候还转圈。一般执行最恶劣、最下流的,就是这几个人,老是那几个人。今天早晨就是那次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官员来的时候大闹餐厅那一位。

◆5月10日高律师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记者们领教了被中共特务跟踪的滋味──

高智晟:跟踪还是跟往日一样,不过今天是增加了一些车。一家电视台采访我完后,打电话给我说,以前听说了这种恐怖,但是没想到采访你是这么恐怖。因为出来后,被持续跟踪并摆脱不了。最让他惊讶的是,一长串八辆车跟着我,他说太不可思议了。

中午是一家外国媒体摄影,拍了些照。下午和法国大使馆的朋友见了个面。前两次见面他们都是近距离跟踪,第三次,法国大使馆的人出面前十分钟,你就找不着他们了。我在访问中心一楼大厅坐着的时候,他们始终就在我一个桌子跟前,我也根本没有正眼看他们,在那低头写东西。法国大使馆的朋友一来,他问今天有没有跟踪的,我说旁边就是的,结果一看旁边坐了五、六个外国人,他们提前十分钟已经走掉了,我还没有察觉。

但是你看今天他们一件事做得多愚蠢,我们要到国际俱乐部去,结果他们的三辆车在前面走,剩余五辆车在后面跟。人家记者就觉得不可思议,我们见面后在车里才决定到哪儿去,又没有在电话里讲,这就可以断定在我车里面有窃听设备。他说不可思议,唯独一个解释的就是你车里有窃听设备。

◆近日不断有关注法轮功的人士给高律师打来匿名电话──

高智晟:昨天有一个电话跟我讲,让我注意一个现象,残暴的江泽民在台上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期(非法)满后,还有个别的能被放出来。现在,不管你劳教期多长,一个都不放,只有抓进去的,没有放出来的。另外一个特别现象就是说,现在不断的有劳教所及洗脑班里的年青的法轮功学员被拉走,并且就再不见回来。这是一个匿名电话。第三个就是说,所有劳教所及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近半年来,基本上都经过了不断的验血,化验他们的血。电话说,现在根本已经没有什么劳教期满不满这个概念了,是法轮功学员就不会放你的。

(以上新闻是根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许林采访报导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