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那就是中共的死期
 
2006-5-5
 
【人民報消息】

在線收聽:那就是中共的死期

◆進入五月以來,中共對高智晟律師的跟蹤騷擾又進一步升級。除貼身跟蹤外,近日停在樓下的監視車輛開始二十四小時的發動著。

◆高律師認為這是特務們又接到了新命令。4日高律師外出時,京A34863在下著大雨的情況下,跟蹤的距離只有一米左右──

高智晟:中共特務可能又接到了新的騷擾命令,從今天下午5點鐘開始,中共跟蹤我的特務全部把車開到我們家的樓下,這是一月來都沒有的。在二樓,在廚房和孩子的臥室,你只要朝外看,都是他們。京A34863,就是表現最惡劣的,和京E24758,就是我們稱其為惡棍的,最邪惡的兩輛車,徑直地就停在我們家門口。

他們發動著車,孩子想睡都睡不著。他們一直發動著車,大聲的說話,我估計(特務)今天晚上要搗亂。

記者:不光是您一家,這整個樓裏面就都是……

高智晟:對,那就都要倒霉。我們估計(特務)是接到了新的騷擾命令了,他們不是一種無意的行動。你知道從5月1日開始,(他們對我全家)已經是貼身跟蹤。只要你出去,七、八個人圍著你。今天突然把車又開到了樓下。

這之前,我到北京大學去了一趟,見了個朋友,六輛車跟著,京A34863是把牌照卸掉跟著我。(路上)下著大雨,它始終跟著我的車,距離不到一米,這是很危險的。然後有一輛JFE3064還是JEF3064(記不太清),還有一輛天津的車和一輛河北的車,總共是六輛車跟著。天津和河北的車,從前天(5月2日)我們出去旅遊就一直跟著,包括那天我們全家到王府井就有它們跟著。看它們以後還會怎麼行動。

記者:(那些在你家門口的車) 現在還發動著嗎?

高智晟:發動著呢。這顯然是接到了新的騷擾命令。

◆高律師講到,騷擾形式的不斷變化,反映出中共當局的反覆無常──

高智晟:我曾經多次說過,這些特務只是工具,他們到哪兒,是進到我家裏來,還是離我家兩、三百米,那都是由組織來安排的,而他們後面的組織是反覆無常的。我回北京沒有幾天,它就變成了群體貼身跟蹤了;貼身幾天後,這又變成了把車直接開到我家門口,離我家的直線距離就是兩米左右。去年最惡劣的一段時間就是直接在我家樓下。(目前這種情況)表明他們(特務)的主子可能心裏面又感到有什麼不安了。

◆高律師接著講到,任何人在長期圍困騷擾中,都會對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它不會長久有清醒地認識──

高智晟:任何東西,只要它持續地用人類最不恥的行為攪擾你5、6個月,你對它的這種邪惡本質,以及這種邪惡不會長久應該會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

以前我看到的都是別人的災難,遠距離聽說,但現在它讓我最近距離的觀察到了。一個是最近兩年我對法輪功群體災難的調查,使我真是毛骨悚然;另外就是這六個月它們針對我、我一家和我的親屬所做的事兒,讓我徹底地感覺到了過去我們真正地沒有看到它們這種無恥和下流。它們用很多它們的這種無恥行為的本身教育著人們。

我大哥第一遍看完(我的三封上書)後,他覺得人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呢。他說,老三,你(的上書)是不是…就是有什麼出入?我們看到的共產黨不是你講的這樣。好,他們(特務)在我老家持續騷擾了48小時以後,我大哥哭著講,他說老三,大哥現在可以肯定,你(上書)裏面講的都是真的,你講的他們對法輪功這種殘害都是真的。他說,這兩天他們讓我們看到了,他們連畜生都不如。

我說大哥,你看到的這算什麼呢?他們不就是衝著你門口尿個尿嗎,晚上拿手電照著你們家,不讓你們睡覺,晚上到你們家門口來唱歌。你看到的不過是這些吧。

◆高律師強調,在每天的生活伴隨著人類最不恥的行為攪擾下,更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什麼是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

高智晟:應當抓住主要矛盾,而且要抓住能夠激活主要矛盾的途徑。比方說,蘇家屯事件,對勞教所調查的這樣的進程的推進。

◆高律師分析到,關注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才是人類目前要面對的最大問題,當人們真正面對的時候就是中共的死期──

高智晟:現在,人們不要片面地理解為,關注蘇家屯事件,關注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些問題,關注法輪功被迫害的問題,就好象是關注那個群體的命運。那不是這樣的,不是這回事。當這樣的罪惡真正的真相一大白的時候,這樣的罪惡真正的被文明人類面對的時候,冷靜面對的時候,清醒面對的時候,那就是中共的死期。現在就是要如何把更多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對這樣真相的調查過程中來,使真相早日大白於天下。

◆對於目前一些人的麻木,高律師更願意認為是這些人為自己的無恥找藉口──

高智晟:現在,我更願意傾向於,或理解為,一些人所謂的不清醒,實際上是怕自己靈魂赤裸的藉口,是為自己這種,說難聽點兒,為自己的無恥找藉口。大不了說我不清醒吧,總比指責我麻木和無恥好得多。

◆高律師最後講道,不要高估中共的強大,它隨時崩潰人們都不會懷疑──

高智晟:我們現並不認為它(中共)有多強大,象它這種集權體制,尤其到今天這種人心惶惶的情況下,說它明天就崩潰我都不會反對,不會懷疑。甚至就說它今天晚上某個時候崩潰,我也不會懷疑。

◆高律師告誡人們,解決法輪功問題,從多方位,多角度促成真相調查團到中國調查才是解決中國問題的根本。

(以上新聞是根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許琳採訪報導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