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女兒再涮中共特務 神跡正逐漸展現人間
 
2006-5-8
 
【人民報消息】

在線收聽:高智晟女兒再涮中共特務 神跡正逐漸展現人間

◆5月7日是五一長假的最後一天,高智晟律師全家又一次外出。跟蹤的特務依然前呼後擁,顯出已無計可施的絕望表現。

◆高律師說,女兒格格在宣傳板面前告訴特務們什麼是無恥,搞得一夥大男人又在小女孩面前敗下陣來──

高智晟:今天我們一家人又到公園去了。這是長假的最後一天啦,孩子明天就要上學。一下樓,將近20名特務就圍過來了。看到我們出小區門後,就迅速地各自跑到自己車上,然後開著車緩緩地跟著我們。其中有9名男女特務很默契地分成三組,每組兩男一女跟著我們。

前階段我寫過一篇文章叫“還有什麼美麗的口號讓胡溫再支撐一年?”事實上胡錦濤今年不是搞了一句美麗的口號,而是弄出了一串,叫所謂的“八榮八恥”,這東西我還沒有留心過,今天看到“八榮八恥”也算是一個奇遇吧。儘管我女兒早就告訴我說,光我們這小區就立了幾個這種專欄,專門把胡總書記的“八榮八恥”貼得到處都是。但我從來沒有留心。

我們走出小區大概70來米,我們右面的牆壁上一個很精緻的木框裏擺著胡錦濤的“八榮八恥”。我一看我女兒把特務的注意力和眼神都吸引到牆上貼的那“八榮八恥”上面去了,我就猜著她又沒安什麼“好心”。果不然,她又把特務涮了一把。

她問,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可恥嗎?特務相互看,看完以後又看她。我女兒說:上面的“八榮八恥”太少了,還應該有幾恥。特務馬上意識到什麼啦,都不說話了,頭低下了。我女兒說:你看你們整日守在我們的家門口,這算不算無恥啊?你們就這樣成群結隊地跟著我們全家人,這算不算無恥啊?你們整日開著無牌照的車滿世界跑,這算不算無恥啊?一連串問得那些特務都沒法回答。我就說:你們也不吸取教訓,五一的時候,她已經涮了你們一把了,你們還不吸取教訓。

◆對於中共的末日,高律師從女兒的話中陷入了思考,更從迫害法輪功原兇能接到海外追查的電話一事分析到神跡正逐漸顯現給世人──

高智晟:有時候孩子的話會給人啟發。記得我孩子那天(對特務)說,你們今年走紅,因為是狗年。她隨後還來了一句說,明年你們就不行了。我今天在車上寫東西的時候還想起來,那次這孩子怎麼象預言式的說了那麼一句話。

實際上,這兩天朋友們也談到,一般情況下,你要是能把電話打到國家元首級人物那裏去,尤其是在中共這種集權專制的體系下,那簡直只能解釋為神跡。然而,法輪功學員卻打到江澤民那兒去了,而且兩次打了進去。這與王文怡事件都不是偶然的。國內一些朋友也講,法輪功這種通過集體發正念清理,實際上,按有神論的角度來講,清理的他們(江澤民等)已經成為普通人了,他周圍保衛他的邪惡力量已經不多了,才能出現這種情況。要不然的話,這些人他周圍那種保護他的那種外層空間的能量(邪惡能量)也是不能低估的,而這兩個事件表明,這種能量幾乎是不存在了。

今天在公園裏面看到一個老頭,腿盤的圓圓的坐在那兒看李師父的書,當時我挺興奮的,我覺得在公園裏能看到這麼一個人,我感到挺親的。

記者:他不怕?

高智晟:看書呢,人家看書你沒有權力干擾人家呀。你象我,我在哪兒看都行,我就曾經在火車上公開看他(法輪功創始人)的書,誰能把我怎麼樣?

當時我看他看得那麼認真,儘管我們坐在一個凳子上,但我沒好意思打擾人家。試了幾次想跟他說話,人家看的那個投入啊……

◆高律師認為世間有特務這個職業,給人類歷史上留下了無恥的印記──

高智晟:即便是去年冬天也沒有這樣,就是說純粹每天成群結隊的,幾乎踩著你的腳後跟,不管你幹什麼,你上公園玩也罷,到餐館吃東西也罷,都是這樣,它絕對不會因為明天不是五一了就換一種方式,它這實際上是一種異常絕望的表現,它感到不知該怎麼對付你了。

今天我女兒說完以後,我也說了兩句。我說,人類有你們這樣一種行當啊,確實是今天人類的一種墮落,也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無恥的印跡呀,我是笑著說的,不過,象這樣的行當啊,必須要有一群具備流氓素質的人才能幹得下來。

(以上新聞是根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許琳採訪報導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