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21) ──走上戰場前的演說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4-12
 
【人民報消息】4月12日凌晨,身在定州的高智晟接到朋友短信:雲南養傷的趙昕被暴力毆打一案當地律師受壓無人敢受理。高律師當即表示:「我們去!能不能成功,另當別論。但是我們不能讓整個中國律師隊伍裡邊沒有人站出來去幫趙昕打這場官司」。12日當晚7時,高律師和馬文都車留北京,人乘火車,西下西安再西入成都。

* 高智晟平心自往來

返京取票的途中,記者:「你有把握能離開北京麼?他們會不會攔下你?」

高律師:不好說,他們愛怎麼辦怎麼辦,我該幹什麼幹什麼!我就是不斷地和他們發生著這樣的新聞。

高智晟(笑):「我今年的目標是安居工程。看看能不能找一個安身的地方,北京不允許、陜北不允許,我再看看其他的地方。我現在真的想租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

去火車站途中,記者:「趙昕已受國保警告,成都之行的前景怎麼看?有什麼分析預測?」

高律師:「我沒有想法。因為對我來講,去上去不上都是斗爭,因為始終是對方出牌。整個我們現在每一個回合當中的關係和狀態,就體現為一動和一靜:我們始終是不變,它始終是多變。每一次變到最終,都是對方歇斯底里,對方的最終方寸全亂。你看我最近回來北京這兩天時間,中共投入大概有百名特務、幾十輛車。就兩天時間,整個他們都完全沒有了理智!

「我不知道外邊世界這麼注意到一個現象,實際上這一次回北京以後,軍隊也參與進來了。(記者:那兩個軍人?)對,非常短的時間內竟然能夠把部隊的人調過來。說明對我全家進行攪擾的資源調動,這個決策者絕對是可以跨任何部門的,就像當年的610辦公室一樣。」

* 眾「保鏢」盡守死相隨

雖是跨越時空的採訪,但在詢問高律師周圍的情景時,他邊走邊觀察、氣喘吁吁向記者的描述,電話裡傳來的真實背景聲音:和老馬不時的指路對話、火車站播報時刻的喇叭,傳導我們腦海中呈現的是這樣的一組鏡頭:

鏡頭一:

11日晚,高律師在定州賓館住處左、右、對面的房間全部被跟蹤的秘密警察住滿。一整夜,他們房門大開,一個人坐在走廊裡仍然「擔心」高律師的「安全」,連高律師的空車,還有專門的人車對車的看了一夜!

高律師奇怪:「在他們主子的眼力,連我的車也有特異功能了!虎視眈眈的看了我的空車一晚上!這幫人真是夠忠誠!」

鏡頭二:

返回北京的一路有6輛車跟隨,能看到的車牌號分別是:GA69503、JA3651、JG 24758、JA34863,每輛車裡大概坐了3到4名秘密警察。這一次,值得一提的是,每輛車裡都配備了一名女特務。

高律師觀察到:「這種景象讓老馬羨慕不已,因為我們兩個互相已經看煩了!」

鏡頭三:

12日下午4時,高律師在家裡整理行裝,樓下圍堵20多名便衣。為防生變,4點10分左右,高律師提前出門上火車站。從住宅到打車的十幾分鐘的徒步行走中,左右前後都是這些帶著墨鏡、耳機的便衣,最後還有緩慢行駛的車隊。

高律師描述:「整個是一個團隊行動!」

鏡頭四:

5點左右,進入候車室。高律師的「重點保護對象」馬文都走在前面,高律師緊隨其後。與高律師並肩進入候車室是前一段公開搶奪高律師「小靈通」的兩名秘密警察!

高律師:「整個一個流氓的天下!」

與周圍的旅客不同的是:這些人每個人都帶著一個耳機,身上帶著一個包。

高律師:「我估計他們的包也是統一發的,樣式都是一樣的!」

鏡頭五:

候車室裡,高律師如入無人之地,嘈雜聲中大聲地接受記者的採訪,語言鋒利,針砭時弊。眾便衣散座四周,不時偷窺自己的「保衛」目標,但一遇高律師的目光都迅速躲閃開來。

高律師:「他們不敢看我的目光。我腦海裡又想起了獅子和獵狗的鏡頭!」

鏡頭六:

已經正點出發的車廂裡,高律師仍在接受採訪,眾保鏢分散相鄰的臥鋪之中。

馬文都:「車廂裡看到的是幾個。估計別的地方還得有。因為這裏有兩個車門,他們都得看著!」

* 候車室裡的演講:作為一個普通人,在為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的命運奮斗,足讓我們熱血沸騰

在候車室裡,高律師急速的講了下面長長的一段話,好像一個即將走上戰場前的一個演說,雖然直接的聽眾只是一名記者,但是間接的聽眾會更多,所以如實完整的紀錄下來呈現給所有的讀者:

高律師:「今天,有很多人給我來電話,告訴我看到我被這麼折騰他們全家都淚流滿面,我想通過媒體告訴那些關心我的朋友們不要那樣。有沒有痛苦?痛苦是有的,我們畢竟是具體的人。就像我跟胡佳和齊志勇等人講過的:就是不要把我們的苦難視作是我們一個個體的苦難。如果只是把它視作是一個個體的苦難的話,是的,那是很痛苦,那些關注我的朋友他們也會感到很痛苦,尤其他們這種悲憫之心會感到:怎麼會把一個具體的人折磨到這種程度?!

事實上我們和中共邪惡勢力只是一場絞殺戰,是一場道德的絞殺戰,是一場精神的絞殺戰,在這樣的絞殺戰的過程中,折騰的不僅僅是我們。

我作為一個個體,一百多天來他們沒有使我少了任何東西,反倒是使我多了很多的東西。更多的是在我的心靈和在我的精神當中多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多了一些讓我自己感到陌生的東西,中共卻少了很多。

在這一百多天來的中共反文明勢力和我們進行的這種絞殺戰中,有許許多多的人在這樣的絞殺戰的關注過程中,看起來似乎我們是焦點,但是它的外圍的這種心靈的戰役,外圍的這種精神層面的拉鋸戰,更加的寬闊!每天都有人在心靈上開始徹底的拋棄中共反動勢力!

所以不要認為我們目前的這種承受過程僅僅是一個非人道的殘酷過程,非人道和殘酷的因素是有的,但它卻是我們謀求中國和平轉型、謀求結束中國人民災難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過程!

所以我們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非常的感慨!在太原回北京的路上我看了《神和我們並肩作戰》的書裡面我的《第三封公開信》,開始我是痛苦而淚流滿面的,但後來是激動。為什麼會激動?就像在那本書裡面,那封公開信裡面我提到的:作為一個普通人,在為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的命運奮斗,足讓我們熱血沸騰。就是這樣!

記者:「從你上面這段話當中能夠感覺到你那種永不回頭的一種決心。」

高智晟:是的,是的,就像福建的一個大學生今天給我的一個手機短信寫的一樣,他說:芸芸眾生,十三億中國人當中,現在是你每天站在最前排,最高處和中共流氓暴政進行斗爭,他說,我做夢,我夢的深處都想有這麼一天能和你一樣的去戰斗,他說我們周圍許許多多人談起這種狀態的時候對你都羨慕不已……

你還是一樣要感謝大家,就說我高律師心裡沒那麼苦,如果大家切身的認為我心裡很苦的話,大家的精神上會很難受的,我不苦,我心裡一點都不苦,你告訴大家,如果我現在心裡有苦的話,就是聽到許許多多的人因為我而感到苦,所以我才心裡頭會產生一些苦,如果再沒有人認為我高智晟很苦,那我就不會苦了。

記者:那麼他們怎樣做才會讓你更覺得輕鬆?更覺得更有力量呢?

高智晟:事實上,我多次說過,力所能及,一個是從心靈上,當你現在的膽氣還不足以使你站起來的時候,你在心理上去拋棄中共惡勢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謊言,尤其是那些具有黨員身份的人,你盡快的退出這個邪惡的暴政集團,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為你不退出來,這個反動的勢力做的每一件惡事、包括對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個名字!

當你的膽氣足以使你能夠願意站起來的話,不去計較那麼多的利益的話,因為現在的這種斗爭讓你犧牲生命的可能性幾乎是很小的,當然這裏有另外一群體是不在這限制之內,那就是法輪功學員,現在它剝奪法輪功(學員)的生命是沒有什麼含糊的,它隨時可以剝奪你生命,但是其他普通公民的話,它最多就是把你關起來,或者剝奪你的一些利益,那時你再做你敢做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