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22)──進入西安 中共大動干戈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4-13
 
【人民報消息】4月13日上午,8時,高智晟律師安全到達西安。陜西警方「嚴陣以待」,目前張鑒康、鄧永亮失蹤,眾多的訪民、民運人士、均被監控。趙昕正「坐在」四川警方的車上被送回雲南老家,高律師落腳的旅店四周布滿秘密警察,手機被迫停機。

陜西警方如臨大敵

在高律師所乘的火車車廂中,有6名便衣和高律師同在一節車廂,而相鄰的兩節車廂中都分布了不低於這個數字的秘密警察,近20名北京方面的秘密警察隨車「護送」,據老馬觀察,此次行程中的特務總指揮是一名女性。

臨到站的10分鐘前,高律師給自己的戰友打了個電話,下車後,果然不出所料,約好接站的張鑒康律師不見蹤影。於是在戰友的安排下,高律師在一個旅店中暫時落腳。

到了西安後,高律師才聽朋友們講,整個陜西象發生了地震一般。這一次是在公安部協調下北京、四川、陜西、雲南公安部門聯合行動。早在幾天前,陜西、四川等方面就開始找所有可能會和高律師接觸的人士談話警告:「你們絕對不許去陜西找高智晟,他已經是走頭無路了,你們不要去找他了。」並控制了他們名單上所有的 「敏感人物」——維權者、長期上訪者、民運、異見人士電話及人身自由。

高律師:「中共凈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既然高智晟已經是個走投無路、一文不名的人,你又何必攔著大家不讓見我呢?!怕什麼呢?從這裏只能看出中共警察的怯懦、謊言和他們自身矛盾的心理!營造這樣的氛圍和過程對他們本身沒有一點好處!原本人家沒想來見我,結果他們一本正經的找人家談話,反倒引起這些人注意這個高智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律師張鑒康 民運人士鄧永亮失蹤

12日晚上8:30張鑒康留言:「明天7點老高就到西安,他會先來會我,西安朋友會盛大歡迎。朋友很多。」

「今天西安警方一天緊張,律師協會下午叫我去,我沒去,他們馬上就要趕過來。他們肯定知道消息了。要做我的工作。」

晚9:50時,張律師告訴媒體記者:「律師事務所的幾個人在我家裡,正和我談話。」

在律師協會的人到達之前,張律師發出了一篇題為《亟待救贖的中國律師》的文章(http: //www.dajiyuan.com/gb/6/4/13/n1286346.htm),指出:中國的律師制度、中國的司法制度根本就不存在救濟人權的功能,中國律師如同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更遑論救度天下了。中國律師應當明白:如果不肩負起維護人權的神聖職責,不能斷然地與專制體制決絕,不能促使中國政治憲政民主化的實現,中國律師整體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義,中國律師整體最終被淘汰的宿命將不會改變。

13日晨,張鑒康律師和鄧永亮在去車站迎接高律師的途中失蹤……

趙昕被「送回」雲南老家 建議高律師借媒體公布行程

趙昕從雲南老家來到四川請高律師打官司就是為了結去年的暴力傷害案件。但是今天早晨被四川茂縣警方用警車送到了成都,成都國保帶著5輛警車在成都邊界「迎接」趙昕,很客氣的告訴說:「為了保證你不再遭到暴力襲擊,我們要好好保護你。」之後,直接用警車將他「送回」雲南。

傍晚6點,記者和趙昕通話時,他正坐在警車中顛簸在返回老家的途中,趙昕無奈的說:「現在我就已經到了雲南的邊境了。好不容易來到四川,又給我送回了老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來了。」

趙昕告訴記者:我給大家一個建議,下次,老高到哪裏去的時候,千萬別再電話聯繫任何朋友。就乾脆在媒體上或者郵件中公布他某天某時到某地,我可以肯定會有人去接他。否則,誰和他約好去接他,誰就會失蹤。」

高律師:「我早就說過,對中共而言,講真相是他的頭號大敵,但是你要想和它講法律,你也是它最持續的敵人,誰去講法律它收拾誰,你看看北京這麼多年,取締了多少家律師事所,唯獨就是一家律師事務所和它以法相向,結果它歇斯底里到了一種難以想像的地步。」

「趙昕請我也是他們逼的,現在他們竟能把一個請律師辦案的當事人綁架,真是又一次在世界面前鬧了個笑話!」

手機話費每月3000 高智晟被迫停機

100多天來高律師全家人遭受的秘密警察的各種騷擾通過媒體的大量報導,令全世界瞠目結舌。高律師曾經說過:「沒有中共做不到的惡,只有它想不到的惡!」

雖然如此,最近發生的幾件中共整治他的新花樣,還是令高律師感到很意外。

高律師家裡的電話都被掐斷,只能靠手機和外界保持聯絡。每月的話費都比較高,但基本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但是最近,耿和發現,每月的話費高得驚人。僅上個月,高律師的話費竟達到了2900多元錢。高律師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基本都是接電話,不打電話,不應該這麼高,但是卻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在他這次回老家時發生的一件事情:一天,高律師在給母親上墳,手機響了,接起來一聽是耿和打過來的,便說等回家再通話,耿和大吃一驚,因為她打的明明是老家家裡座機的電話號碼,怎麼會接到了高律師的手機上面呢?

回到北京後的高律師,在臨時居住的劉京生家裡用劉京生的家庭座機接受英國《每日電訊》的採訪,在旁邊的馬文都無意中使用手機,去發現在手機中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高律師接受採訪的對話!

高律師說:「我這時才終於明白,他們竟然能把所有我和外界的通話費用全部轉嫁到我的手機上面來。我真是不明白,他們是怎麼搞的呢?」

經常用手機和高律師保持聯繫的朋友們,今天都發現了:高律師的手機13910000145已經停機。

龐大的調查組已滯留新疆半年

最近新疆的一位匿名的朋友打來電話告訴高律師:「我告訴你,你可能難以置信,北京來了一個龐大的工作組,從去年來到新疆到現在還沒有結束,他們還沒有離開新疆!他們有時候把你的一句話都要研究上老半天!」

而北京近期又派出了一個工作組,到山西的華陰縣,對高律師二哥的情況進行外圍調查。

高律師說:「這一點的確讓我有點驚訝! 我就覺得中共的這些特務特別的無聊。無聊到你難以想像。我在新疆不過工作了6年,從94年到2000年。一個龐大的工作組調查了6個月!」

「這些只能向我們證明了中共在我的問題上,有一點讓我們能夠明確感覺到:他們不計一切代價、不計任何財富和成本規模要置我於死地。但這樣的過程時間越拖越長,越拖對他們越不利。」

「他們已經完全不顧人類最基本的廉恥。這樣的過程只能表明中共這個集團它非常的自卑,他想方設法想盡一切手段就是為了治你一點罪!非常卑劣,目的非常骯髒。」

三地警方的大動干戈反倒激起了這些陜西漢子們的謽脾氣,13日一天,陸陸續續仍有很多的朋友來拜訪高律師。高律師不斷的和記者感慨:真不愧地靈人傑的陜西。這裏面精彩的故事,下次我們再聽高律師為我們道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