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15)──元首級「送別」 中共已沒有自信(多圖)
 
2006-4-8
 

高智晟佩帶著藍絲帶在陜北老家絕食。
(馬文都攝於2006年4月1日)
【人民報消息】經過連日來陜北特務的流氓騷擾,尤其是7日晚間令高智晟老家所有親人和嬰兒徹夜未眠,經過談判,高智晟和馬文都被逼離陜北老家。當地縣城出動全部交警「護送」。一路上,高智晟、馬文都佩帶著接力絕食象徵的藍絲帶,被前後六輛跟蹤車輛夾在其中,向太原方向行駛。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4月8日報導,臨行前,陜西省榆林市佳縣的高官暗暗告訴高智晟家人:你三哥做的事沒有問題,共產黨內部對自己的前途的認識也是很混亂。當地農村的頭面人物則暗求高智晟不要計較特務們的流氓行徑,說他們也是不得已的。

特務下流騷擾 高智晟被逼離開老家

昨天(7日)夜間,騷擾的特務們在高智晟老家的窯洞窗口下唱歌、打口哨、聊天,11點多開始,特務們起勁的按汽車喇叭來,甚至在窯洞門口撒尿,騷擾的高家老少徹夜未眠,出生才30多天的高智晟大哥的小孫子不斷的哇哇大哭。高智晟說:「這是這個孩子生到人世間,渡過的第一個沒合眼的夜晚。」馬文都說:「昨天晚上他們一夜沒閑著,就連很容易入睡的我,也沒有睡著。」

夜間,雖經高智晟、大哥等家人的幾番抗議,特務們的流氓行徑不見絲毫收斂,反而變本加厲。

早晨,特務們增至20多名。高智晟果斷的開始和特務們談判:「這樣下去不行!對我家人是種折磨,對你們也是種折磨,我們要離開這裏。」

特務們表示要向上請示,但兩個小時過去,上面的回音還沒有下來,高智晟一行便強行要離開老家。特務詢問他們要到哪裏,當聽到高智晟表示想要沿著黃河陜西走一走後,特務堅決的說:「不行,不准你在山西境內停留,你要回去就回北京,就是你跑到別的地方也把你抓回去。」

11點多,高智晟、馬文都坐在高智晟四弟開的車中離開陜北老家。高智晟:「這次等於他們從老家又把我逼出來了。北京出來時,娘三個哭,這次一出來,一大家子哭。」

元首級別的警戒「送別」高智晟

高智晟表示,在離開時,市公安局和特務們約出動一、二十輛車,當地市公安局、陜北省公安廳、省安全廳等頭目、村鎮的頭面人物也來到了小石板村,他們和農民們擠得人山人海。


高智晟把象徵接力絕食的藍絲帶綁在汽車上
(馬文都攝於2006年4月1日)
佳縣交通警察全部出動,由當地公安局副局長押陣的警車五六輛開道,沿途的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一路暢通。

高智晟的堂弟對高智晟說:「老三啊,從來不知道你現在這麼威風。」

高智晟:「我們感慨的就是一個龐大的極權稀裡糊塗的把我一個草民當做一個元首對待,這真是一個奇蹟,他們對一個個體竟然害怕到如此程度,我就是一個個人啊。我想中共的黨魁他來到這裏,大不了也只能做到把當地的公安全部都調了出來吧。」


13:03,記者打電話採訪時,六輛特務車正如影隨形的前後包夾著高智晟的車。馬文都表示,我們的車馬上就要上太原方向的高速公路了。

跟蹤的特務們不斷的對高智晟一行攝像,連下車小便也拍攝。過了陜北界時,又換上山西的跟蹤車輛包夾高智晟的車。

恐罪行日後遭清算 中共官員暗尋退路

在村裡送別現場圍觀的一個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的官員在高智晟臨走時,和高智晟握手說;「不要計較他們(特務們),他們也沒有辦法,他們是當地的人,也是不得已的。」

當地某局長不肯加入迫害高智晟的行列中來,他暗中告訴高智晟家人:你三哥做的事沒有問題,共產黨內部對自己的前途的認識也是很混亂。

這位局長舉了一個例子說,最近,市長、市委書記、局級以上的約一、二千幹部開會,請某政法大學的教授來講當前的形勢。在開始的冠冕堂皇一番後,後面整個成了一個批判中共暴政的一個講座了。好多當地領導如坐針氈,你說咋辦?打斷吧,教授是請來的貴客;不打斷吧,課講成了這樣的課。

陜北公安的車把高智晟一行送過省界,公安人員還幫助高智晟辦些手續。高智晟說:「他們讓我們不要計較,不要以後找他們的麻煩,讓我四弟感到他們現在對自己的前途一點都不自信了。」

按照計劃,8日晚間,高智晟一行將在太原留宿。然後他們將返回北京。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