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重浪 (圖)
 
2006-3-23
 



高智晟文集《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博大出版社提供)

【人民報消息】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序

作者:香港立法會議員 何俊仁律師


高智晟律師在今年二月初發起了絕食行動,抗議中國大陸官員勾結黑幫以違法、野蠻和暴力的行為來威脅、壓迫和殘害為弱勢人士申張公義的維權律師。高律師的號召有如一石激起千重浪,頓時引起海內外關心維權運動的人士的熱烈回響。這四十多天來,數以千計的響應者,相互呼應,前赴後繼,以接力形式推動了一個“民間維權絕食運動”。

筆者作為一位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和執業了廿九年的律師亦毅然參加絕食行列,自二月八日開始每星期三我在立法會舉行全體會議的日子進行公開絕食二十四小時,既可在有象徵意義的立法大樓內抗議,亦可同時履行議員的公職,並藉每一次行動時公開介紹內地每位維權律師為正義奮鬥的事跡,以提起香港界和社會人士的關注,至今我已介紹了高智晟、鄭恩寵、郭飛雄、楊在新、陳光誠。隨著的將是朱久虎、滕彪、許永志、郭國汀等等。

據知,現時除了高律師每星期六在自己被政府勒令關閉的律師事務所絕食二十四小時和本人的星期三絕食外,在內地和海外,亦有五位維權律師和人士分別在其餘五天分別在不同地方進行絕食,這個七人絕食團將無限期的持續下去,至大陸維權律師和人士的狀況有所改善才考慮停止。在這處境下,作為維權絕食團隊的成員,我能為高律師這本著作寫序,除了感到光榮外,亦另有一番感受。我藉此序說出我對這運動和高律師個人角色的幾點看法。

中國法制不彰 律師遭黑幫式暴力報復

今日中國大陸,在經濟經歷高速發展的同時,政治改革滯後,公民社會不彰、獨立媒體缺乏、法制不健全以至法治意識薄弱。在這格局下,出現官員貪污腐敗,官商勾結,貧富懸殊,是自然的社會現象。當官商集團肆無忌憚,貪得無厭地掠奪社會的財富時,便造成了不少弱勢群體的權益受到損害。

基本權益受到損害如被強徵家園土地而得不到合理賠償的人民站出來,據理力爭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們已無家可歸、無路可退!維權人士依賴律師為他們尋求法律保障更是天經地義,這亦表示他們對國家的法制和依法冶國的政策還有少許的信心。但結果竟是不單維權人士,甚至連他們的律師亦受到極野蠻黑幫式的暴力報復。這實使人感到極度震驚和概憤!

以“平和、適度、可控的絕食抗爭”對抗“警察黑社會化”

高智晟等十多位維權律師了解到在這種格局和體制下,繼續僅以法律的程序和途徑去為被侵權者申張正義爭取權益是無空間和出路的。既然律師的執業權利和尊嚴可以被隨時侵犯(如高智晟被無理停止執業),律師個人的人身安全(如郭飛雄因處理太石村案被黑幫毆打)和自由(如鄭恩寵由原告律師變成被告,最後被判入獄)都不保,國家的法制法冶何在?依法治國的政策何存?受害的基層人民還可以出聲嗎?高智晟所以號召以“平和、適度、可控的絕食抗爭”,來對大陸黑暗的管治包括“警察黑社會化”作出最嚴厲的控訴。

在開始絕食的前後數十天,高智晟本人和妻女不斷受到公安和秘密警察的監控、圍堵、滋擾以至恐嚇。高智晟和其他多位維權律師亦被公安多次帶去問話和拘留,但高智晟卻堅持“以受苦難的勇氣和耐心,消滅暴力與仇恨”。明顯地維權律師採用以“不流血、非暴力、無敵人”和訴諸“理性、關懷和公義” 的民間絕食運動,已產生了強烈的道德震撼力,使中國民眾對今日國家社會的黑暗一面有所認識和覺醒!

這次海內外人士在無組織的聯繫下,自發地以共同的理念和意志促成的民間運動,不但對中國政府帶來一定的壓力,亦對民權和法治意識的普及化有深遠的意義;這是中國未來走向憲政和民主必經之路。

高:“政治應該是公共的和美好的”

正因為維權絕食運動有巨大的道德震撼力和長遠的政治影響,政府亦為了要維護專制管治和既得利益,便作出自然反應,進一步加以打壓維權律師,以至連在家中絕食的消極自由亦受到干擾,甚至削奪。這便引起了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教授的焦慮和關注。她以公開信苦心勸喻高智晟停止絕食,退出政治和回到自己律師的行業工作。

高智晟作出了一個十分真誠、莊重和有說服力的公開回應,他指出一個很多中國人常有的一個錯誤觀念;“政冶是統治者的專有物、人民的任何涉足行為都是動機不良……”他接著說“政治應該是公共的和美好的”“在制度文明方面,法律本身即是政治遊戲規則運動的結果。政治的文明本質決定著法律的文明和本質。離開對政治的關心而去談法治,得到的只能是任人宰割的悲劇結果。”

高智晟的政治識見反映了他不單是一位只懂法律技術規則和侷限於法律架構內的普通律師。他明白到真正能夠保障人權和法治的法律制度與民主憲政制度是互助支持保護,而兩者的運作是交織在一起,不可分割的。故他以更高的憲法精神和法治原則批判不公義的法規、法令和政策,亦不失其律師的專業身分和操守。

除了有道德勇氣外,領導維權運動者應有一定的政治智慧和理念,包括對政治社會、法律、文化等關係的認識,這才有足夠的胸襟和魄力來承擔領導維權運動的重任,而高智晟正是當之無愧。

維權是超越政治的人權覺醒運動

從另一角度來說,高智晟所推動的維權運動,雖有其深遠的政治意義,但這運動所要實現的最終目標和理想,是超越政治權力和黨派利益的,因為維權律師們不是要藉此打倒某一黨派或領導,更不是要借勢奪取什麼政治位置和權力。正是如此,維權運動雖在政治層面之中,但又是超越政治的一個人權覺醒運動;其所發揚的價值包括了“公義、人道、和平”正是任何文明法治和民主國家所擁抱的,亦是任何有專業精神的律師所應維護的核心價值。

法輪功在中國被完全孤立和異化 高律師伸張正義

最後,我必須提出一點,就是高智晟招致政府對他施以報復,勒令他停止執業一年的原因,一般相信是與他三次以公開信向胡錦濤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成員一事有關。

高智晟發出公開信之前,曾對法輪功成員被酷刑殘害的投訴作過實地的調查後完成報告。我們都知道法輪功在大陸不但被國家法律定為非法的邪教組織,而且法輪功學員曾在江澤民的統治下受到全國雷厲風行的打壓和迫害。今日法輪功和其學員在大陸被完全孤立和異化,普通人民雖目睹法輪功的悲劇和厄運,無人敢仗義執言,因恐懼受其牽連而避之則吉,這是何等悲涼的社會!

但高智晟卻以無比的勇氣和熱情為社會最底層的“賤民”“公敵”申張正義,維護權益。他高尚的人格與炎涼社會中很多行屍走肉成為了鮮明的比照!

何俊仁 二○○六年三月十四日 香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