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全民反对迫害法轮功的起点
 
作者:章天亮
 
2006-3-21
 
【人民报消息】一个多星期以来,许多善良的人们都被苏家屯灭绝营所透露出来的惨绝人寰的魔鬼暴行持续地震撼着。

这种心灵的感触是难以言表的。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暴行,但是从程度上和目标上看,共产邪党之邪恶与残暴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说它“空前”,是因为曾经发生在残酷战争期间的法西斯暴行也无法望中共暴行之项背;说它“绝后”,则不仅是因为其残暴已经成为人类无法逾越的“高峰”,更因为这样的暴行如果不能制止,人类的文明底线将不复存在,人类将变为非人。

在纳粹集中营中,屠杀是一项每日都在进行的“工作”。法西斯确实从尸体上取下值钱的首饰,甚至把人的脂肪熬炼成肥皂供应军需,然而请注意:这些罪恶都发生于人死亡之后。为了其罪恶的政治和经济目的而对同胞进行活体解剖牟利,此等事只此共产邪教一家而已。

苏家屯事件的曝光,有可能触发全民起而反对中共邪教迫害法轮功。这一推断基于如下原因。

一、迫害与反迫害的较量中,迫害步步升级

粗略梳理迫害与反迫害的大事时间表,我们即可看出,法轮功的不屈不挠让中共邪教越发疯狂,并将迫害升级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1999年7月20日,中共刚刚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逮捕的大多是前法轮功研究会成员和各地气功辅导站站长。在中共心目中,民众早已经在各种运动中成了一盘散沙,只要把所谓“负责人”或者“组织者”抓起来,民众自然风流云散。因此,对于当时去请愿的普通法轮功学员,中共将他们短暂关押后即予释放。

然而让中共没有想到的是,法轮功并不存在“研究会成员”、“辅导站站长”、“分站长”、“辅导员”以及普通没有头衔的学员之间的严格界限。在法轮功内部根本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每个人实际上都在根据个人对《转法轮》的理解决定下一步的行为。因此在中共实施“擒王”策略后,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地加入到和平请愿的大潮中。

中共对法轮功从明面上的迫害在最初的一年多内经过了五次升级,这一过程有目共睹。盖因江泽民曾经计划“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这种升级也鲜明地以“三个月”为阶段特征。

在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请愿事件结束后,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集体晨炼活动进行骚扰。手段仅仅局限在驱散和干扰,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请愿法轮功学员短暂限制自由。此时的拘禁时间一般不超过24小时或48小时。当然个别地区警察在处罚时掌握标准有所不同,然而中共对于处罚力度并未统一规定。

第二次升级是1999年10月底。江泽民见将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仍然不能吓阻大规模的请愿,于是在法国访问期间公开对《费加罗报》记者称法轮功是“X 教”。此举将大规模的请愿从信访局推上了天安门。许多法轮功学员开始了以打横幅的方式向世人昭示法轮功的冤情。更有一些弟子秘密召集中外记者招待会,公布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象。江泽民恼羞成怒,接下来,凡是去天安门打横幅的弟子基本上都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

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仍然挡不住更多的弟子在天安门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2000年阴历新年之际,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于是,当时拘捕的法轮功弟子基本上被处以了三十天的刑事拘留。这是第三次升级。

新年过后,法轮功的气势没有丝毫的衰退,各国记者开始广泛报导法轮功在天安门抗议的消息。到2000年4月25日前后,适逢中南海事件一周年,加上海外动议将李洪志师父开始传法的5月13日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天安门前的抗议人数达到了迫害开始后的最高峰。笔者的父母与姐姐都是在那次抗议中被捕。当时以为会因循惯例被处以十五日或三十日的拘留,未料多方打听,警察的答覆是目前对这一批被捕人员的处理在等待上级统一指示。未几,这批人大多数被劳教。这是第四次升级。

江泽民不会理解信仰的力量,它比当年下令镇压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尼禄更加残忍,也更加愚蠢。它认为这下子法轮功一定会被吓回去了,孰料抗议的行动并未停止,被捕的法轮功学员也坚决不肯放弃他们的信仰。于是江泽民在2000年7月至8月间下达了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这是第五次升级。

在密令下达之前,法轮功被迫害死的弟子人数大约是180人,到密令下达后一年被迫害死的人数便增加到500人,第二年又增加了1000人。而这仅仅是不完全统计数据。

2000 年9月江泽民访美,在CBS的60分钟节目中当着全世界的面造谣诋毁法轮功,明慧网推出“邪恶江泽民”专栏,全面揭示江泽民这个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法轮功方面的抗议从天安门逐步转为全国遍地开花地散发传单、光盘等真像资料。迫害一直日渐升级,然而逐渐转入地下。

或者有人会说,如果法轮功没有坚持抗争,那么今天的迫害就远不会这么残酷。这是倒果为因的荒谬逻辑,这种逻辑在今天的退党大潮和绝食维权运动中仍然时有所闻。好比一个小偷去偷东西,没想到主人夫妇在家,于是小偷便变偷为抢,将自身身份从小偷变为强盗,更不料主人奋起抗争,于是强盗便将主人杀死,并奸污了主妇。我们不能责怪主人反抗的不该,只能责怪小偷——强盗——杀人犯(强奸犯)这个转变的过程。

二、苏家屯事件——迫害升级的必然结果

中共在历史上对任何个人和团体的镇压从未失手过。正因为从未失手,所以中共无论在镇压的过程中使用了多么残忍和卑劣的手段,这些都从未得到过真正的系统曝光与清算。

诚如《九评之七》所言:中共杀人模式中重要的一种就是“先杀灵魂,再杀肉体。”每一次运动的幸存者极有可能是已经被中共打断了脊梁骨的人。他们或者不愿意回忆自身的痛苦经历,或者出于恐惧而帮助中共掩盖罪恶,甚至对平反感激涕零。邓小平一定是看到了这种结果,才敢对文革进行平反,成功地把罪恶变成了“勇于改正错误”的“伟光正”证据。也基于几乎同样的原因,张志新是在文革结束后被杀死的——中共对她宁折不弯、宁死不屈的精神感到害怕。

对法轮功的迫害令中共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江泽民发现一个问题,无论酷刑多么残酷,谎言多么精致,法轮功学员都一直保持着对信仰的坚守,即使有部份学员在承受到痛苦的极限后签下了所谓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然而一旦离开高压环境就立即清醒过来,并加入到全面揭露迫害的行列中。

中共的罪恶第一次因镇压的失败而曝光。而迷信暴力的中共便认为是暴力仍然不够残酷,因此进一步升级迫害力度。法轮功学员对信仰越忠贞,中共就越迫害;中共越迫害,法轮功学员就越忠贞,就越要揭露迫害。

最终中共认为这些人既然不能在精神上消灭,就必须从肉体上消灭,否则每一个人都会成为中共魔鬼酷刑的人证。

苏家屯应该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应劫而生”的。这是中共邪教恶变的必然结果。

苏家屯的“杀人灭口”从另一面表现出:第一、中共对自己的暴力和谎言的作用丧失了信心,尽管这两大“法宝”在过去百试百灵,但却在真正的信仰面前败下阵来;第二、中共对自己的存在都丧失了信心,因此才决定用灭口的办法大量销毁人证。

我始料未及的是——苏家屯是在2001年就投入运作,这说明中共对自己的信心从那时起就已经开始丧失。《九评》和退党大潮的出现则让中共残存的信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殆尽。

三、反人类罪

苏家屯的罪恶不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反人类的。

中共的所谓“人权就是生存权”的说法在网上普遍被批驳为“猪狗权”,亦即只要生存而不要自由和一切文明社会公认的政治权利。

苏家屯事件揭示的更可怕现实是:一个人如果需要更换脏器,在24小时至48小时内即可获得质量上好的器官。实际上器官移植不仅需要供体与受体血型吻合,组织配型也要同样吻合,这说明中共以饲养猪狗的方式来维持大量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一旦需要某个学员的器官,这个学员甚至不经麻醉或轻微麻醉(中共通常只是将人打昏),器官就被割除,之后在人还没咽气时就推入锅炉房焚尸灭迹。证人说:“叫他(主刀大夫)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也是杀,几个人也是杀。”

这种用比对待动物更残忍的手段大规模杀死自己的同类,其恶劣程度远非法西斯可比。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反人类罪的行恶者从主使到胁从必遭天谴!必受天罚!

四、罪恶将临到每一个人

如我在《把握中国时局的三个切入点》中所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决不会仅仅局限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因为迫害的荒谬与残忍程度早已超过正常人的想像,执行这种迫害就必需要天良丧尽的人渣。又因为系统的迫害遍及中共的每一寸土地,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也必要让这样的人渣占据整个专政机器的每一个环节。

这个专政机器不仅由“警察”组成,还需要司法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宣传系统、卫生系统、特务系统、军队系统以及乡镇、县委、市委、省委的各级共产党书记等等的配合。

所以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睁开眼睛看一看,我们的周围就是这样的一个邪教犯罪集团。如果谁对这样一个邪教仍然抱有信心的话,就应该好好记住《九评之二》的一句话“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法被迅速扩展到其它气功团体、信仰团体、维权团体、上访人士的身上。如高智晟律师所言“在今天的中国,无论你是何人在何处,只要将你说成是法轮功,警察就可立即抓捕你,且不需要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法轮功’三个字成了抓捕的绝对理由,至少,中国的许多警察已经认可了这样的荒诞逻辑。”警察对郭飞熊冠以这样的“罪名”进行绑架时说:“中央有命令,说你是法轮功分子,你就是邪教分子!我告诉你,对你这种邪教分子,我们就是要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绝不手软!什么法律手续不手续的,对你这种法轮功分子是不需要出具任何法律手续的”

只要对法轮功无法无天的迫害还存在,任何人都不能保证不会被冠以法轮功成员的“罪名”后遭到逮捕。只要苏家屯集中营继续存在,任何人都不能保证不会被活体器官割除后焚尸灭迹。

如果一个人所生活的小区内有一个失去理智的杀人犯,每日随机杀一个人,小区内必然人人自危。而中国大陆的现状则是我们的周围有数不清的职业杀人犯,他们或者是穿着警服的警察,或者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或者是穿着西装高坐在主席台上的共产党官僚。

五、全民反迫害——从反对迫害法轮功开始

如果对苏家屯这样的暴行能够容忍,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暴行才能让我们动容呢?

到了必须终结共产邪教统治的时候了!我们一直在力促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只要稍有良知的人离开中共,中共就会消解于无形。

鉴于法轮功遭到最非人、最普遍的迫害,讲述法轮功的迫害真相就成了对中共邪教本质的最鲜活、最深刻的揭露。

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并不是让中共停止迫害,时至今日,弥天的罪恶中共根本无法偿还,那些天良丧尽的人也不会放下屠刀。因此,我们要通过消解中共的方式来消解迫害,其表现形式就是主动离开中共,并通过传播《九评》和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唤醒更多的人离开中共。

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共尽管因为历史上累累的血债和当今继续犯下的累累罪恶而恐惧,而法轮功问题则是中共恐惧中之最恐惧者,也是中共最脆弱的死穴。

要灭亡中共,我们就需要直指要害,用《九评》的思路去看待中共,用反对迫害法轮功和传播《九评》的方式去揭露中共,用退党的方式去消解中共。

苏家屯——将永远和中共的罪恶联系起来,而我们要力促苏家屯事件成为全民反对迫害法轮功的起点。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