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在水稻田里淹死的婴儿说起(图)
 
李晓
 
2006-3-20
 

各个年龄段的婴儿人体标本

【人民报消息】过去中共的「计划」生育是怀孕6个月以下才被强迫堕胎,现在马上临产的也要打胎,这意味着什么?大人孩子起码死一个,当然都死的情况也不少见。草菅人命已经比碾死一个蚂蚁还受中共“法律”保护。

当然这些年,中共地盘有了一个生意,就是强抢或者骗偷别人的孩子,您知道送到哪里去吗?孤儿院。因为众多外国人到中共的孤儿院来领养孩子要交一大笔钱,孤儿院的院长现在变得腰缠万贯,坐名牌车。过去孤儿院嫌孩子多,现在嫌孩子少,于是偷别人孩子的生意非常兴隆。以致很多自责没有照顾好小孙孙的爷爷奶奶痛苦而死,整个家庭凄风苦雨。

世界在堕落,中共治下的社会更是一日千里的堕落,触目惊心的新闻看的人都变的麻木不仁。
   
最近有个新闻,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一个足月打堕胎药生下来的男婴大难不死,奇迹般的活下来了,但还是被谋害三次,前两次都大难不死,最后一次还是没有逃过共产党制定的计划生育的鬼门关。

武汉市黄陂区蔡店村民黄求生已有二女一男。当他的妻子怀上第四个孩子的时候,按照村里的“规矩”,只要花钱打点那些当官的,就会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孩子一条活路。可是黄求生家境非常贫寒,连节育手术都没钱做,更没有钱打点当官的。3月15日,计生办的人冲到他家将已怀孕9个月的黄妻带到计生办手术室,给她打了一针堕胎药。当日下午黄妻将孩子生下,然而那一针并未将胎儿致死,计生办的人见状,就逼着黄把仍活着的婴儿丢掉。

下午5时左右,一位姓刘的太婆听到街坊说,乡财政所后面的厕所里有小孩子的哭声。当过医生的刘太婆赶忙循着哭声找去,果然在男厕所的便池里发现了该男婴,只见他除头部外全身都浸在粪便里。刘太婆急忙上前将孩子捞起,简单的清洗后,马上抱到隔壁的诊所,为孩子剪断脐带,打针消毒。一切处理妥当后,刘太婆用包被将孩子包好,坐在门口给他喂水喝。正在这时,乡计生办的5个人出现在刘太婆家门口,其中一人不由分说一把夺过刘太婆怀中的孩子,掼在地上。当时只听得一声闷响,孩子痛得四肢抽动,计生办的人还不罢休,又上前踢了孩子一脚。之后,这伙人将小孩拎走,走了老远还听到孩子的哭声。计划生育办公室的人将孩子带走后,放在水稻田里淹死。

多少条人命就这样被公然撕票。中国有句话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把孩子淹死的人这辈子怎么能舒服呢?怎么能不偿命呢?很多人得了怪病、绝症,遇到火灾失财、生意倒闭等等各种各样的灾难,更甚者遗祸子孙,都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干了缺德事所造成的。因为共产党建政几十年一直给百姓洗脑,不让你相信这些,就怕你相信这些,否则谁帮它干那些罄竹难书的缺德事呢?

最近有一起震惊整个国际社会的命案,只要尚有一丝善念的人都会震惊。

身在海外的参与罪行者的亲属揭露,辽宁省沈阳苏家屯集中营从6000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品质极佳」的器官,并建立群体灭绝和贩卖人体器官赚大钱的流水线。在这个骇人听闻的血案中包括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和法轮功小学员的毫不手软的虐杀。

为什么这些“医院”都告诉患者家属移植器官「品质极佳」呢?因为他们知道修炼法轮功,身体就会「极佳」,所以这些被称作医生的人,不管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他们都是中共血腥屠杀的帮凶。除非他们现在洗手不干,站出来作为证人,否则后果是可怕的。他们的恶梦永远也做不完。

这位前夫是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手的家属作证时说,「眼角膜活体摘除大都是两头──老人和小孩。」

事实证明,眼角膜被摘除后,「品质极佳」的其他器官继续被摘除,其他内脏全被掏空贩卖后,皮肤做成出口欧洲的高级化妆品,肌肉和骨骼成了哈根斯人体标本,被送到中国大陆以外的各国去巡回展览,为哈根斯赚到九亿美元。中共的这些屠夫们赚了个小头儿。

当然,不会几千个人都被选做人体标本,大部份掏空内脏的人体被送到苏家屯的火葬场(锅炉房)烧毁。那里的烟筒每天都冒出白烟。这样的地方何止是苏家屯,在新疆等地还有。

从那个被按在水稻田里淹死婴儿的遭遇就可以知道,在中共的血腥统治下,不仅仅是信奉「真善忍」的修炼者被群体灭绝,就是没有修炼法轮功的老百姓也无法保全自己的亲骨肉。

中共建政以来,一直用斗争一部份人的各种运动来泯灭国人的人性,人正在被中共训练成比畜生还不如的东西,还不如那些狼、熊能抚养人的孩子,并没有拿他们果腹,甚至找来食物给他们吃,把他们抚养大。比起这些凶残的动物,尚不知管那些摘取活生生修炼者器官的执刀者应该叫做什么。

而造成这一切灾难的中共──非灭不可。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