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我拒絕了!我再次拒絕!
 
作者:袁紅冰
 
2006-3-20
 
【人民報消息】朋友們,我很榮幸能夠在這裏重新表達我對中國命運的關心。

幾天前,有一個朋友從加拿大打電話給我。他告訴我,甘肅省蘭州大學的兩個學生鮑瑩和劉西峰,因為同情和支持高智晟發起的維權抗暴運動而被警察逮捕。他希望我能就此事向中共當局呼籲。

我拒絕了!因為當時我又想起了89年6.4北京那燃燒的夜空,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被學生和市民湧流的血所浸透的北京的黑暗。向有良知的群體呼籲才有價值,而中共暴政這個政治動物,已經完全喪失了人類的道德和良知。

也是幾天前,有一位歐洲的朋友打電話給我。他告訴我,遼寧省蘇家屯有一個死亡營,其中關押著近六千名法輪功學員,這些學員的器官被取出來當作商品出售,他們的屍體被扔進火裏燒掉,人們可以看到蘇家屯死亡營焚屍爐的煙囪每天都冒著淡淡的白煙。他也希望我向中共當局就此事進行呼籲。

我再次拒絕了!因為我想起了1977年7月,中國的一個女政治犯在被槍決之前,寫下的一句話。她說,哪怕我們向鐵鑄的牆壁咳一聲,也會聽到一絲回音,可是我們對著活人千萬遍的呼喚,卻猶如面對死人一般。這個女政治犯被槍決以後,人們發現她的下顎和舌頭是用竹簽串在一起的,那是為了阻止她在臨死之前發出真理的聲音;人們還發現,她的雙乳被挖掉,那是中共當局在顯示他們的獸性。正因為想到這些,我拒絕向中共當局呼籲,原因還和剛才一樣,對有良知的群體呼籲才有價值,而中共暴政這個政治動物,已經完全喪失了人類的道德和良知。

在此,我只想向中國人民呼籲: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已經經歷了太多的苦難;在中國的土地上已經上演了太多的社會悲劇。同胞們,現在已經到了必須結束這些苦難和悲劇的時候了。為此,只有徹底否定中共暴政。

目前在中國和全世界正在發生著一場由高智晟先生發起的,由眾多勇敢的中國人參與的維權絕食接力活動。這次活動是通向結束暴政之路上的一場偉大精神覺醒。這個運動明確地告訴歷史:人民的苦難,中國的悲劇,根源就在於中共暴政以及附屬於這個暴政的政治法律制度。但是,就在高智晟先生和那些絕食的勇敢者們極其艱難地同中共暴政進行思想和意志的抗爭時,我們卻聽到了種種的對中共暴政溫情脈脈的觀念,而且這些觀念都在急不可耐地試圖表現出它們的價值。既然如此,就讓我們來看一看,這些觀念究竟包含著怎樣的價值。

有一種觀念說,維權必須在中共的憲法和法律之內進行,超越了中共的憲法和法律,就無所謂維權;更有人聲稱,如果蔑視中共的憲法和法律,就是“極端不負責的取消主義”。

今天,我要明確地告訴這種觀念的持有者:中國的維權抗暴運動是維護做人的最基本的自由權利。這些權利對於一個人有尊嚴的生活是必不可少的。維權抗暴運動絕對不是向中共暴政乞討人權和自由,因為人權和自由天生就是屬於每一個人,只是中共暴政剝奪了中國人民做自由人的權利。

中共建政57年以來的事實充分表明,中共的憲法和法律是中國人民喪失基本人權的法律原因,當中共暴政處決一批又一批政治犯時,當中共暴政迫害一批又一批思想犯時,當中共暴政摧殘一批又一批精神信仰者時,都是以屬於暴政的憲法和法律的名義,犯下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行。如果有誰說否定中共的憲法和法律,就是“極端不負責的取消主義”,那麼,我可以告訴他,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對維護中共暴政的所謂憲法和法律負責;我就是要取消中共暴政以憲法和法律的名義迫害中國人民的權力。

還有一種觀念聲稱:中國再也不能發生群眾運動了,包括象“六四”那種的群眾運動也不能再次發生。

請大家想一想,誰最恐懼“六四”,誰最仇恨“六四”?答案很明確:貪官污吏、奸商惡人和官辦學者、御用文人共同組成的政治黑幫集團,最恐懼,最仇恨“六四”。相反,在一切有良知,有道德的中國人民心中,“六四”是一座聖潔的祭壇,“六四”之夜死去的學生和市民是祭壇上的英雄。爭取自由、民主和人權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民的神聖事業,因此現在和將來,一定會不斷發生像“六四”那樣波瀾壯闊的群眾運動,這些群眾運動的目標,就是徹底否定中共暴政,建立憲政民主──這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

另外一種觀點似乎十分理性地告訴人們,要逐漸促進社會進步,然後,通過社會的進步來促使中共當局主動改變極權專制制度。這種看似高深的理論,其實有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反悖。當代中國,阻止社會進步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共暴政,就在於中共暴政用國家恐怖主義衛護的政治法律制度。因此,試圖在中共的政治和法律制度之下促進社會進步,正如同在地獄裏構造天堂一樣荒謬。真正要推動中國社會的全面進步,就必須首先結束中共暴政的一黨專政,還政於民,還權於民。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任何真實意義上的社會進步。

近來,還有人開始煞有介事地談論對罪惡的寬恕,並試圖以此來顯示他們的仁慈。

寬恕罪惡或許是一種美德。但是,當中共暴政將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的時候,當中共暴政還不斷製造人間慘劇的情況下,在中國的大地上還不斷有人僅僅因為他們的思想,他們的信仰就要被關進象蘇家屯這樣的死亡營的情況下,當中共暴政還不斷用它們手中的權力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時候,不去譴責暴政,卻要談論寬恕罪惡,就意味著什麼?當犯下重重反人類罪行的罪犯還沒有受到正義審判的時候,要求人們寬恕暴政;當受害者的冤屈還沒有昭雪的時候,要求受害者寬恕犯罪者,這意味著什麼?──這是最無恥的偽善。也許人們可能寬恕,但那必須是在罪惡受到正義的審判之後,必須是在受害者的冤屈得到昭雪之後。在這兩個前提沒有實現的情況下,在暴政繼續肆無忌憚地摧殘人權的情況下,高談闊論對罪惡的寬恕,那是試圖為中共暴政開脫罪責,並想為自己贏得“善良”的聲譽。但是,這種聲譽是可恥的,因為它虛偽。

另有人指責高智晟和絕食的勇士們太激進了,太超前了,太趨極端了;中國社會的變革要“慢慢來”,同時還聲稱他們不怕慢,他們可以等。

對於此種觀念,我首先想用一位受到中共暴政迫害的維權律師的妻子的話來回答。這位維權律師的妻子說:不是我們極端,也不是我們要搞政治,實在是他們把我們逼得活不下去了。我們不得不用絕食這種最無奈的方式來表達對暴政的抗議──這難道也要受到責備嗎?

至於說到中國的變革,應不應該慢慢來,可不可以等,我相信在中國人中有一部分人,他們一定希望中國的變革慢慢的來,而且越慢越好。他們是什麼人?就是那些貪官污吏、奸商惡人和御用文人組成的中國政治黑幫集團,就是中國現在的權貴階層。因為中國現在這種極端不公正的,、罪惡的社會體制,乃是他們的天堂。對於那些認為中國的變革可以慢慢來的人,在此我想問一句:當你們面對九億完全沒有任何現代社會保障和福利保障的貧窮的農民,當你們面對那些因為由於交不起醫療費而不得不用自殺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生命的農村中的老人們,當你們面對窮困潦倒的下崗工人們,當你們面對一天的工酬不到1美金的數千萬民工,當你們面對蘇家屯死亡營裏那些隨時會被毀屍滅跡的法輪功學員們,當你們面對不得不用父母賣血得到的錢才能交得起學費的窮困大學生們,當你們面對土地、房屋被貪官污吏、奸商惡賈強占、強拆的弱勢群體──當你們面對所有這一切,你們還好意思說中國的變革可以慢慢來嗎?你們還好意思說你們可以等嗎?

長期以來,有一個連上天都會感到困惑的問題,那就是中共暴政犯下了崇山峻嶺般的反人類罪行,並經歷了多次政治危機,卻為什麼還不崩潰?

我想原因可能很多,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國人民太軟弱了。每當到歷史的關鍵時刻,正是上述這些對中共溫情脈脈的觀念,軟化了,侵蝕了人民反抗暴政的決心。以至於到了今天,中國還沒有形成一個明確而堅定的政治意志:中共暴政必須退出歷史舞臺。

上述這類對中共溫情脈脈的觀念,並不是思想自由的結果,相反,正是對思想自由的否定。因為,根據客觀效果評價,這類觀念有利於維護中共的暴政──這個摧殘思想自由的屠夫。我們今天提到這類觀念,並不是因為它們配被歷史記住,而是這些思想和觀點已經使高智晟和那些絕食者變得更加艱難。在未來全民大反抗,人民大起義,民主大革命的狂飆突起之時,這類觀念將同中共暴政一起被歷史埋葬。

最後,我願意告訴大家,有消息說在山西省的一個縣城裡,無數條藍絲帶迎著早春的風漫空飄舞;那是這個縣城的人們在用藍絲帶表達他們抗爭暴政的意志。

在此,請允許我再說一遍,藍色是天空的顏色,是大海的顏色,海闊天空,象徵著自由;藍色的絲帶是我們中國人心底裏做自由人的渴望,藍絲帶也是當前中國維權絕食抗暴運動的象徵。我相信,當藍絲帶飄滿神州大地的時候,自由就會降臨。

自由必勝,暴政必敗。

(演講結束)


(以下為袁紅冰教授回答聽眾提問)

問:請問袁教授,中共滅亡後,中國會亂嗎?中國未來的社會制度如何建真正的民主社會?

答:說中共滅亡以後,中國就會動亂,這是中共製造的謊言。從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在中國大地上的動亂都是因誰發生的?想一想中共的反右運動,摧殘了三百多萬中國的知識份子,想一想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是共產黨的大躍進,人民公社造成的災難,餓死了近四千萬的中國人民,想一想文化大革命,十年的動蕩,又有多少中國人家破人亡,再想一想六四事件,是誰讓自己的軍隊占領了中國的首都,是誰用坦克車把和平請願的學生的身體壓成血海,再想一想是誰持續不斷地鎮壓基督教的成員,是誰從90年代中期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駭人聽聞的大迫害,當我們回顧這些歷史事實的時候,我們就可以不需要進行任何爭論地得出結論:中國共產黨和它的專政統治就是一切中國動亂的根源,消除了這個社會動亂的根源後,中國只會更加繁榮,並獲得自由;沒有共產黨,就不會有動亂,中國人民就會生活在象紐西蘭這樣的自由民主的制度中。

問:請問將來這些在蘇家屯負責解剖的醫生將面臨什麼樣的起訴?

答:(如不立即懸崖勒馬,立功贖罪)他們將面臨反人類罪的起訴。

問:請問中共有自己預測的中共崩潰的時間表嗎?

答:據我所知,現在中共每一個省級的高官手中都有至少二到三本護照,例子就是被槍斃的貴州省的交通廳廳長在拼命的搜刮錢財的同時,他為自己準備了四本護照。現在每一個中共政治局的成員,都有家人在海外。另外,每年都有大量的貪官攜鉅款逃到海外。這是為什麼?這是因為中共預測到自己隨時會崩潰。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中共的主體就是就些貪官污吏,現在這些貪官污吏生存的主要目的,就是用手中的專制權力拼命地搜刮社會財富和公民財富,然後把這些財富轉移到海外,他們希望在中共的暴政崩潰之後,還可以到國外過驕奢淫逸的生活。在此我願意奉告他們:如果他們這樣想,就錯了。將來中國的自由民主制度一定是寬容的,但是無論如何寬容,除了還政於民,還權於民之外,還必須還財於民──被貪官污吏攫取的所有凝聚著人民血汗的財富,必須重新回到人民的手中。這才叫恢復社會的正義。因此貪官污吏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無法規避正義的審判。

問:請問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相信法輪功在參與政治?

答: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簡單地回答。在我看來,法輪功學員沒有參與政治。為什麼說他們沒有參與政治,因為他們只對真理感興趣,對國家政權不感興趣,他們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為了自己獲得國家的政權,而只是把真相告訴世人,讓大家認清一切苦難的根源都在於中共暴政,如果說法輪功學員有什麼屬於自己的訴求的話,那就是他們希望能夠在自己的國家獲得信仰的自由。所以他們只是在維護他們做人的權利,他們在任何意義上都沒有搞政治。至於說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相信了中共的謊言,中國人實際上很聰明,他們實際上什麼都明白,他們只是利用了中共的這種謊言來掩蓋自己不敢站出來維護社會的正義,為法輪功學員說一句公道話的懦弱。中國人常常顯示自己聰明,但是這種聰明有時候是一種恥辱,當看到如此多的法輪功學員只因為信仰就遭受如此殘酷的迫害時,相當多的中國人沒有勇氣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這不是懦弱嗎?所以用中共的謊言來掩蓋自己的懦弱,就是比懦弱更深刻的恥辱。

問:610辦公室的人在天象大白的時候還沒有悔過的人,他們會有什麼樣的人生?

答:不僅是610的人,現在統治中國的官僚集團,乃是犯下重重的反人類罪行的犯罪集團,他們對中國人犯下了奴役人民罪、屠殺人民罪、剝奪人民權利罪、酷行罪、群體滅絕罪、文化滅絕罪,他們還對中國人犯下背叛祖國罪,因為他們背叛了中國的文化。對於這個犯罪集團中的成員,除非立即幡然悔悟,棄暗投明,就必將受到中國人民的正義的審判。在這裏,我願意告訴大家,在去年成立了一個審判共產黨反人類罪行的國際司法委員會,這個國際司法委員會任命了一個大法官,這個大法官組建了《審判共產黨反人類罪行的悉尼國際法庭》,《審判共產黨反人類罪行的悉尼國際法庭》受理的第一個案件經過四次法庭公開審理程式,已經由陪審團對江澤民等被告作出了有罪裁決。這個法庭在不久的將來就要對被告人做出有罪的判決。中共統治集團的成員應該明白,我們不想在任何意義上激起人民的仇恨,我們可以寬容,但是所有這些都要以暴政的結束為前提,以罪惡結束為前提。在暴政和罪惡沒有結束的時候,在暴政和罪惡仍然在中國的大地上肆虐的時候,我們絕不會談什麼寬恕。中共官員們如果今天就幡然悔悟,為中國的民主進程做他們應該做的事,那麼他們會得到歷史的原諒,否則等待他們的將只會是歷史的審判。

問:和朋友談到共產黨的殺人本性和罪惡本性時,朋友卻說哪個政府多少都會有這種事?請問這二種有什麼根本區別?

答:請問在哪一個民主國家發生過象共產黨這樣的大屠殺,有哪一個國家和平時期在自己的土地上會有八千多萬人被殺死。所以象這種似是而非的言論,都是共產黨的文化的毒害。是的,在這個世界有很多政府也殺過人,比如伊拉克的薩打姆,紅色高棉等,這些政權現在已經都受到了審判,現在已經犯下了反人類罪還沒有受到審判的專制集團主要有二個:一個是中共官僚統治集團,一個就是北朝鮮的官僚統治集團。我相信整個人類下一個歷史階段的重大任務,就是如何結束這兩個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政權,如何把他們繩之以法。謝謝大家。

(大紀元)〔原題目:讓藍絲帶飄滿神州大地──在新西蘭人權研討會上的發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