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我拒绝了!我再次拒绝!
 
作者:袁红冰
 
2006-3-20
 
【人民报消息】朋友们,我很荣幸能够在这里重新表达我对中国命运的关心。

几天前,有一个朋友从加拿大打电话给我。他告诉我,甘肃省兰州大学的两个学生鲍莹和刘西峰,因为同情和支持高智晟发起的维权抗暴运动而被警察逮捕。他希望我能就此事向中共当局呼吁。

我拒绝了!因为当时我又想起了89年6.4北京那燃烧的夜空,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被学生和市民涌流的血所浸透的北京的黑暗。向有良知的群体呼吁才有价值,而中共暴政这个政治动物,已经完全丧失了人类的道德和良知。

也是几天前,有一位欧洲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他告诉我,辽宁省苏家屯有一个死亡营,其中关押着近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这些学员的器官被取出来当作商品出售,他们的尸体被扔进火里烧掉,人们可以看到苏家屯死亡营焚尸炉的烟囱每天都冒着淡淡的白烟。他也希望我向中共当局就此事进行呼吁。

我再次拒绝了!因为我想起了1977年7月,中国的一个女政治犯在被枪决之前,写下的一句话。她说,哪怕我们向铁铸的墙壁咳一声,也会听到一丝回音,可是我们对着活人千万遍的呼唤,却犹如面对死人一般。这个女政治犯被枪决以后,人们发现她的下颚和舌头是用竹签串在一起的,那是为了阻止她在临死之前发出真理的声音;人们还发现,她的双乳被挖掉,那是中共当局在显示他们的兽性。正因为想到这些,我拒绝向中共当局呼吁,原因还和刚才一样,对有良知的群体呼吁才有价值,而中共暴政这个政治动物,已经完全丧失了人类的道德和良知。

在此,我只想向中国人民呼吁: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在中国的土地上已经上演了太多的社会悲剧。同胞们,现在已经到了必须结束这些苦难和悲剧的时候了。为此,只有彻底否定中共暴政。

目前在中国和全世界正在发生着一场由高智晟先生发起的,由众多勇敢的中国人参与的维权绝食接力活动。这次活动是通向结束暴政之路上的一场伟大精神觉醒。这个运动明确地告诉历史:人民的苦难,中国的悲剧,根源就在于中共暴政以及附属于这个暴政的政治法律制度。但是,就在高智晟先生和那些绝食的勇敢者们极其艰难地同中共暴政进行思想和意志的抗争时,我们却听到了种种的对中共暴政温情脉脉的观念,而且这些观念都在急不可耐地试图表现出它们的价值。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观念究竟包含着怎样的价值。

有一种观念说,维权必须在中共的宪法和法律之内进行,超越了中共的宪法和法律,就无所谓维权;更有人声称,如果蔑视中共的宪法和法律,就是“极端不负责的取消主义”。

今天,我要明确地告诉这种观念的持有者:中国的维权抗暴运动是维护做人的最基本的自由权利。这些权利对于一个人有尊严的生活是必不可少的。维权抗暴运动绝对不是向中共暴政乞讨人权和自由,因为人权和自由天生就是属于每一个人,只是中共暴政剥夺了中国人民做自由人的权利。

中共建政57年以来的事实充分表明,中共的宪法和法律是中国人民丧失基本人权的法律原因,当中共暴政处决一批又一批政治犯时,当中共暴政迫害一批又一批思想犯时,当中共暴政摧残一批又一批精神信仰者时,都是以属于暴政的宪法和法律的名义,犯下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如果有谁说否定中共的宪法和法律,就是“极端不负责的取消主义”,那么,我可以告诉他,我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对维护中共暴政的所谓宪法和法律负责;我就是要取消中共暴政以宪法和法律的名义迫害中国人民的权力。

还有一种观念声称:中国再也不能发生群众运动了,包括象“六四”那种的群众运动也不能再次发生。

请大家想一想,谁最恐惧“六四”,谁最仇恨“六四”?答案很明确:贪官污吏、奸商恶人和官办学者、御用文人共同组成的政治黑帮集团,最恐惧,最仇恨“六四”。相反,在一切有良知,有道德的中国人民心中,“六四”是一座圣洁的祭坛,“六四”之夜死去的学生和市民是祭坛上的英雄。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神圣事业,因此现在和将来,一定会不断发生像“六四”那样波澜壮阔的群众运动,这些群众运动的目标,就是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建立宪政民主──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另外一种观点似乎十分理性地告诉人们,要逐渐促进社会进步,然后,通过社会的进步来促使中共当局主动改变极权专制制度。这种看似高深的理论,其实有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反悖。当代中国,阻止社会进步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共暴政,就在于中共暴政用国家恐怖主义卫护的政治法律制度。因此,试图在中共的政治和法律制度之下促进社会进步,正如同在地狱里构造天堂一样荒谬。真正要推动中国社会的全面进步,就必须首先结束中共暴政的一党专政,还政于民,还权于民。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任何真实意义上的社会进步。

近来,还有人开始煞有介事地谈论对罪恶的宽恕,并试图以此来显示他们的仁慈。

宽恕罪恶或许是一种美德。但是,当中共暴政将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的时候,当中共暴政还不断制造人间惨剧的情况下,在中国的大地上还不断有人仅仅因为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信仰就要被关进象苏家屯这样的死亡营的情况下,当中共暴政还不断用它们手中的权力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时候,不去谴责暴政,却要谈论宽恕罪恶,就意味着什么?当犯下重重反人类罪行的罪犯还没有受到正义审判的时候,要求人们宽恕暴政;当受害者的冤屈还没有昭雪的时候,要求受害者宽恕犯罪者,这意味着什么?──这是最无耻的伪善。也许人们可能宽恕,但那必须是在罪恶受到正义的审判之后,必须是在受害者的冤屈得到昭雪之后。在这两个前提没有实现的情况下,在暴政继续肆无忌惮地摧残人权的情况下,高谈阔论对罪恶的宽恕,那是试图为中共暴政开脱罪责,并想为自己赢得“善良”的声誉。但是,这种声誉是可耻的,因为它虚伪。

另有人指责高智晟和绝食的勇士们太激进了,太超前了,太趋极端了;中国社会的变革要“慢慢来”,同时还声称他们不怕慢,他们可以等。

对于此种观念,我首先想用一位受到中共暴政迫害的维权律师的妻子的话来回答。这位维权律师的妻子说:不是我们极端,也不是我们要搞政治,实在是他们把我们逼得活不下去了。我们不得不用绝食这种最无奈的方式来表达对暴政的抗议──这难道也要受到责备吗?

至于说到中国的变革,应不应该慢慢来,可不可以等,我相信在中国人中有一部分人,他们一定希望中国的变革慢慢的来,而且越慢越好。他们是什么人?就是那些贪官污吏、奸商恶人和御用文人组成的中国政治黑帮集团,就是中国现在的权贵阶层。因为中国现在这种极端不公正的,、罪恶的社会体制,乃是他们的天堂。对于那些认为中国的变革可以慢慢来的人,在此我想问一句:当你们面对九亿完全没有任何现代社会保障和福利保障的贫穷的农民,当你们面对那些因为由于交不起医疗费而不得不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生命的农村中的老人们,当你们面对穷困潦倒的下岗工人们,当你们面对一天的工酬不到1美金的数千万民工,当你们面对苏家屯死亡营里那些随时会被毁尸灭迹的法轮功学员们,当你们面对不得不用父母卖血得到的钱才能交得起学费的穷困大学生们,当你们面对土地、房屋被贪官污吏、奸商恶贾强占、强拆的弱势群体──当你们面对所有这一切,你们还好意思说中国的变革可以慢慢来吗?你们还好意思说你们可以等吗?

长期以来,有一个连上天都会感到困惑的问题,那就是中共暴政犯下了崇山峻岭般的反人类罪行,并经历了多次政治危机,却为什么还不崩溃?

我想原因可能很多,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人民太软弱了。每当到历史的关键时刻,正是上述这些对中共温情脉脉的观念,软化了,侵蚀了人民反抗暴政的决心。以至于到了今天,中国还没有形成一个明确而坚定的政治意志:中共暴政必须退出历史舞台。

上述这类对中共温情脉脉的观念,并不是思想自由的结果,相反,正是对思想自由的否定。因为,根据客观效果评价,这类观念有利于维护中共的暴政──这个摧残思想自由的屠夫。我们今天提到这类观念,并不是因为它们配被历史记住,而是这些思想和观点已经使高智晟和那些绝食者变得更加艰难。在未来全民大反抗,人民大起义,民主大革命的狂飙突起之时,这类观念将同中共暴政一起被历史埋葬。

最后,我愿意告诉大家,有消息说在山西省的一个县城里,无数条蓝丝带迎着早春的风漫空飘舞;那是这个县城的人们在用蓝丝带表达他们抗争暴政的意志。

在此,请允许我再说一遍,蓝色是天空的颜色,是大海的颜色,海阔天空,象征着自由;蓝色的丝带是我们中国人心底里做自由人的渴望,蓝丝带也是当前中国维权绝食抗暴运动的象征。我相信,当蓝丝带飘满神州大地的时候,自由就会降临。

自由必胜,暴政必败。

(演讲结束)


(以下为袁红冰教授回答听众提问)

问:请问袁教授,中共灭亡后,中国会乱吗?中国未来的社会制度如何建真正的民主社会?

答:说中共灭亡以后,中国就会动乱,这是中共制造的谎言。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在中国大地上的动乱都是因谁发生的?想一想中共的反右运动,摧残了三百多万中国的知识份子,想一想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造成的灾难,饿死了近四千万的中国人民,想一想文化大革命,十年的动荡,又有多少中国人家破人亡,再想一想六四事件,是谁让自己的军队占领了中国的首都,是谁用坦克车把和平请愿的学生的身体压成血海,再想一想是谁持续不断地镇压基督教的成员,是谁从90年代中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骇人听闻的大迫害,当我们回顾这些历史事实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不需要进行任何争论地得出结论:中国共产党和它的专政统治就是一切中国动乱的根源,消除了这个社会动乱的根源后,中国只会更加繁荣,并获得自由;没有共产党,就不会有动乱,中国人民就会生活在象纽西兰这样的自由民主的制度中。

问:请问将来这些在苏家屯负责解剖的医生将面临什么样的起诉?

答:(如不立即悬崖勒马,立功赎罪)他们将面临反人类罪的起诉。

问:请问中共有自己预测的中共崩溃的时间表吗?

答:据我所知,现在中共每一个省级的高官手中都有至少二到三本护照,例子就是被枪毙的贵州省的交通厅厅长在拼命的搜刮钱财的同时,他为自己准备了四本护照。现在每一个中共政治局的成员,都有家人在海外。另外,每年都有大量的贪官携钜款逃到海外。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中共预测到自己随时会崩溃。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中共的主体就是就些贪官污吏,现在这些贪官污吏生存的主要目的,就是用手中的专制权力拼命地搜刮社会财富和公民财富,然后把这些财富转移到海外,他们希望在中共的暴政崩溃之后,还可以到国外过骄奢淫逸的生活。在此我愿意奉告他们:如果他们这样想,就错了。将来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一定是宽容的,但是无论如何宽容,除了还政于民,还权于民之外,还必须还财于民──被贪官污吏攫取的所有凝聚着人民血汗的财富,必须重新回到人民的手中。这才叫恢复社会的正义。因此贪官污吏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无法规避正义的审判。

问:请问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相信法轮功在参与政治?

答: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简单地回答。在我看来,法轮功学员没有参与政治。为什么说他们没有参与政治,因为他们只对真理感兴趣,对国家政权不感兴趣,他们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获得国家的政权,而只是把真相告诉世人,让大家认清一切苦难的根源都在于中共暴政,如果说法轮功学员有什么属于自己的诉求的话,那就是他们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国家获得信仰的自由。所以他们只是在维护他们做人的权利,他们在任何意义上都没有搞政治。至于说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中国人实际上很聪明,他们实际上什么都明白,他们只是利用了中共的这种谎言来掩盖自己不敢站出来维护社会的正义,为法轮功学员说一句公道话的懦弱。中国人常常显示自己聪明,但是这种聪明有时候是一种耻辱,当看到如此多的法轮功学员只因为信仰就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时,相当多的中国人没有勇气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这不是懦弱吗?所以用中共的谎言来掩盖自己的懦弱,就是比懦弱更深刻的耻辱。

问:610办公室的人在天象大白的时候还没有悔过的人,他们会有什么样的人生?

答:不仅是610的人,现在统治中国的官僚集团,乃是犯下重重的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他们对中国人犯下了奴役人民罪、屠杀人民罪、剥夺人民权利罪、酷行罪、群体灭绝罪、文化灭绝罪,他们还对中国人犯下背叛祖国罪,因为他们背叛了中国的文化。对于这个犯罪集团中的成员,除非立即幡然悔悟,弃暗投明,就必将受到中国人民的正义的审判。在这里,我愿意告诉大家,在去年成立了一个审判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国际司法委员会,这个国际司法委员会任命了一个大法官,这个大法官组建了《审判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悉尼国际法庭》,《审判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悉尼国际法庭》受理的第一个案件经过四次法庭公开审理程式,已经由陪审团对江泽民等被告作出了有罪裁决。这个法庭在不久的将来就要对被告人做出有罪的判决。中共统治集团的成员应该明白,我们不想在任何意义上激起人民的仇恨,我们可以宽容,但是所有这些都要以暴政的结束为前提,以罪恶结束为前提。在暴政和罪恶没有结束的时候,在暴政和罪恶仍然在中国的大地上肆虐的时候,我们绝不会谈什么宽恕。中共官员们如果今天就幡然悔悟,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做他们应该做的事,那么他们会得到历史的原谅,否则等待他们的将只会是历史的审判。

问:和朋友谈到共产党的杀人本性和罪恶本性时,朋友却说哪个政府多少都会有这种事?请问这二种有什么根本区别?

答:请问在哪一个民主国家发生过象共产党这样的大屠杀,有哪一个国家和平时期在自己的土地上会有八千多万人被杀死。所以象这种似是而非的言论,都是共产党的文化的毒害。是的,在这个世界有很多政府也杀过人,比如伊拉克的萨打姆,红色高棉等,这些政权现在已经都受到了审判,现在已经犯下了反人类罪还没有受到审判的专制集团主要有二个:一个是中共官僚统治集团,一个就是北朝鲜的官僚统治集团。我相信整个人类下一个历史阶段的重大任务,就是如何结束这两个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政权,如何把他们绳之以法。谢谢大家。

(大纪元)〔原题目:让蓝丝带飘满神州大地──在新西兰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