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和地狱只隔了一层窗户纸(图)
 
梁美欣
 
2006-3-13
 

一个尸体的肌肉和骨头被塑化后劈成两半
当成艺术品巡回展览挣大钱(互联网)

【人民报消息】上大学的时候,寝室的同学跟我讲了这么件事情:有个人死了,被送进了太平间冷库。等过几天,准备把他从太平间运出来送去火葬的时候,家属发现,和送进来安放他尸体时身体的姿势相比,他的脚自己挪动过了位置,眼角边有新的泪痕。那时,我的心里既为那个“尸体”经历的悲凉所颤抖,也为医生在判定那人是否死亡时的草率和不负责任而愤怒。讲故事的那位同学告诉我,这种事情在中国很多。我当时想:等到我死的时候最好一下子就死干净了,可别受这人为造成的活罪。因为这件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切身相关,所以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近来,当我看了关于苏家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被当作活体器官库的骇人真相,以及消息人士所透露的450名禽流感患者被送进医院后很可能再也出不来,而被当作医学实验材料最后失踪时,我真是感到在这个国家里,人间和地狱正并存并行!今天你还在逛商业街,在麦当劳喝咖啡,而一旦你哪天染上什么禽流感了,很可能就从此到人间地狱去了──只要医院开个病死的证明,连家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失踪的!

然后你的生活环境一下子从现代文明社会跌进了被中共做活人医学实验的场景中,实实在在开始承受那种自己过去打死也不相信的非人恐怖中:你在一帮中共独裁统治下号称「白衣天使」的医生手里由昨日的“上帝”变成了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那些平时在表面上做着医生事情,在你眼里本应保护你安全的军队和本应保护你健康的专业医生,此时把手术台变成屠宰场,象杀猪一样,把你身上的每个零件热乎乎的剥下,再被卖掉,美其名曰是「为国家创外汇」。外国民主国家的人民有法律保护,所以当病患急需换内脏,而医院里人体移植器官不够用时,就被草菅人命如碾只蚂蚁的独裁中共得了空子,不但可以把想弄死的人彻底销毁,而且还可以拿他们卖钱,撑破自己的腰包。皮肤做成高级护肤霜,骨头和肌肉做成人体塑像满世界去展览,内脏送去移植,301医院有了爱滋病,这些被迫害的好人的血液和骨髓更是抢手货,而人脑成了高级滋补品。

到这时,你会发现,《九评共产党》里揭露的共产党的罪恶不过是中共罄竹难书的九牛一毛而已。

以前共产党杀有钱人、资本家,甚至中共政权主席,刘少奇说打倒就打倒,被迫害死时是裸体的,连裤头都没有。其实,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不论谁有多大金钱地位,只要中共需要你死,你马上就成了一头屠宰的猪狗,被随心所欲的处理掉。现在你更会发现,号召「八荣八耻」的共产党视人命更加如草芥,以残酷屠杀为最大的嗜好。

大家都记的,在中共所蓄意制造的“文革”斗争中,对被斗争对象的五花八门的残杀方式有:煮活人,吞浓盐渴死,抛入冰洞冻死淹死,活剥人皮而死,开水烫熟而死,手撕婴儿两腿而死……。在广西甚至出现把被批斗的人内脏剖出,烹烧了吃掉。

中共活取内脏的手法更是积累了相当经验,技术已臻于完善。

1978年4月30日,钟海源以“恶毒攻击华主席”的罪名被判死刑(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随后华国锋的行动也失去自由至今)。她被枪打中右胸。故意不打死她是为了从活体上取出她的活肾为某高干子弟做移植手术。然后一大帮军医扑上去把她活活的解剖了。“手术”完成后,她甚至半边脸也没有了。18岁的中学生黎莲于1970年以“反革命”的罪名被处决,被按在囚车车壁上摘取活肾的时候,连麻药也没有打,顶着「救死扶伤」头衔的穿白大褂者把她衣服往上一撸就下刀了……。而现今,共产党迫害政治异见、维权人士以及精神信仰者,不但消灭他们的肉体,贩卖他们的器官赚钱,而更重要的是销毁自己的罪证!

那些毫不犹豫「执行任务」的人已经不能被称作医生,他们的残忍性远超过畜生。他们在中共狼窝中时间太久,从灵魂到行为没有一点人性的踪影。

很多人已经感到,没有了基本人权,就等于什么都没有!财富地位等等在独裁专政下瞬间可以蒸发到好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无论中共变换什么样的口号去迷惑国人,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我们的生命就一天没有保障。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