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特」柏林會議現形記 (6)
 
——──文革秘檔的傳奇
 
小平頭
 
2006-12-6
 
【人民報消息】

第五回曝光「共特」之「5.19」事件

5月19日,是柏林大會的最後一天,我等業餘「反特」小組乘第一輛巴士先到會場布控準備。李震、陳焰則乘後面一輛巴士珊珊而來。

大會即將閉幕,千里搭涼棚,沒有不散的筵席。一直平安無事,眼看大功告成,「共特」李震、陳焰自我感覺特好,做著滿載而歸、勝利凱旋,等著上級首長論功行賞、加官晉級的美夢。他倆一路談笑風生,滿面春風親昵地手挽手進了會場,徑直往前面第三排右側的死角並肩就座。會場兩側桌子一溜排開,呈鐵桶陣形,此舉無異於焗頭進竈!負責監控他們的幾個民運人士,以扇形圍堵就座。

上午,文革四十周年研討會,主持是仲維光先生。我坐在第一排,先與他打了招呼,給我發言的機會。

首先演講的嘉賓是袁紅冰先生,其演講的題目「文革──仍被封閉在鐵鑄墓穴中的罪惡」

接著依次演講的是焦國標、蔡崇國、黃元璋。輪到我步上講臺發言時,我緊扣袁紅冰先生的演講主題,強調在文革四十周年之際,中共現政權再次強制剝奪國人的知情權和發言權,為了將那段最殘暴最瘋狂的罪惡歷史打入禁宮,中宣部發出「嚴防死守」的指令,全力封殺國內任何關於文革的言論和活動。

中共官方之所以如此害怕,是因為他們深知東歐共產政權的垮臺,正是從歷史解密開始的,重新評價歷史事件和人物,勢必瓦解極權統治的基石。為此,中共吸取教訓,把對歷史的解釋權牢牢地壟斷起來,設置重重禁區,製造整個民族的集體失憶症。

他們還聲稱,「絕不可讓境外敵對勢力掌握文革研究的話語權」。

說到此,我話鋒一轉,「中共不僅在國內封殺一切文革資訊,『共特』也把黑手伸到海外,伸到我們這個會場」。

以我為例,扼要介紹我的文革稿件被同居一室的「共特」偷竊的經過。末了,我提高音調,「對這個國安『共特』大家說要不要當眾給他曝光?」

全場已是群情激憤,大家異口同聲「要」!

二百多人擠滿了臺下,急切地張嘴瞪眼,翹首盼著我說出「共特」的名字,再爆一個滿堂彩。

我掏出李震的名片,念其頭銜:匈牙利布達佩斯,歐洲中華時報總編,世界華人作家協會理事……「李震」兩字還沒念出口,李震那廝已在座位上高舉右手,示意我講的是他。他不舉手也枉然,早已事先守候一旁的眾多媒體記者、民運人士虎視眈眈,躍躍欲試,將李震圍成一團,就等我念名片為號,他們動如脫兔!


頓時,各媒體記者和民運人士的無數鏡頭對準李震和其女友陳焰一陣狂拍猛攝。正應了「常在河邊走,沒有不濕鞋」的老話,紙畢竟包不住火,自己幹過的勾當不可能不留下痕跡!

平頭在主席臺前,也拿起早已準備好的老掉牙尼康F70相機,不緊不慢地對準李震那廝調焦、定格、閃光、拍攝,氣得他吹鬍子瞪眼卻又不敢當場發作!

似乎是「平地起驚雷」,彷彿「柔水生海嘯」,轉眼之間,會場一片嘩然,掀起波瀾。

應該承認,李震心理素質極佳,處亂而不驚,以不變應萬變,任憑風浪起,我自歸然不動,一言不發,做出「我比竇娥還冤」狀,顯示的確受過良好的特務心理訓練。只是後來一出「假作真時真亦假」的插曲,他才徹底亂了陣腳,現出原形!

同時會場上對國內民眾網上直播會議過程,第一時間將這一幕「抓特務」的戲劇性場面,有畫面、聲音、文字,圖文並茂地傳播出去。

網路的影響無遠弗屆,關注柏林大會的國安部門也第一時間知道李震被平頭我當眾曝光,只是鞭長莫及,徒喚奈何!

坐在主席臺上的袁紅冰,掏出李震的名片問我,「是不是就是他?」,我點頭肯定「就是他!」。

* 假作真時真亦假

當眾多媒體記者和民運人士蜂擁上前,對李震、陳焰拍照時,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會場上有幾位手持「掌中寶」家用攝像機的神秘人士不為所動,只是在原座位上拍攝其他記者和會場上的動靜。

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些神秘人士的一舉一動又都被在會場後面的游動的民運人士用攝像機一一收錄。在一片閃光燈和電視鏡頭的聚焦下,李震和陳焰表情尷尬,呆若木雞,不知所措,亂了方寸。

陳焰這時跑出會場找民陣副主席「申訴」,「惡人先告狀」,並故作冤屈地要求報警!。

我跟在後面,看穿了她虛張聲勢的伎倆,贊成說:「我同意報警。最好找德國憲法保安局報案」。

一聽動真格,她則心懷鬼胎、做賊心虛的不置可否,不再吱聲。

俄傾,陳焰回到座位,故作姿態地高聲對李說「我已報警」。意思讓眾人知道他們有理不怕。

沒料到李震信以為真。心中有鬼,真以為德國警察馬上就到,慌忙將手中的尼康D100數碼相機刪除敏感照片,企圖銷毀罪證。

都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老民運的眼睛更加賊亮,說時遲,那時快,坐在後面一直監視李震的民運人士S立即予以制止:「你怎麼能刪除證據呢?等警察來了再說!」。

這一幕將李震做賊心虛的特務嘴臉暴露無遺。沒想到,陳焰成了壓倒李震的最後一根稻草!

「假作真時真亦假」!如果他們清白,為何不敢真報警?陳焰為何謊稱報警以壯形色?李震為何聞訊慌忙企圖消滅罪證?相機裡有什麼見不得光的照片?

那一瞬間,李、陳猶如赤裸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四周全是民運人士憤怒鄙夷的眼睛,當時他倆真是「掩面含羞」,恨不得地上有條裂縫鑽進去。

會場又是一陣騷動,如果說大家剛開始還只是懷疑,那麼李震的舉動已證實了他特務的身份。

國安就在身邊!人們震驚之余,人人自危後怕。紛紛交頭接耳,相互關照看管好自己的東西。

主席臺上,主持人說了一通「特務」也有人權之類的話,決定給李震兩分鐘陳述。

這時李坐到會場前排左側的位子上等著上臺陳述,其同夥陳焰慌亂中遞上一個陳述提綱,在眾人面前露了怯。

* 方寸大亂昏招疊出

由於事發突然,打了現場「共特」一個措手不及,使他們舉止失措,方寸大亂,進退失據,缺乏應對之策,昏招疊出。

單靠一個女將陳焰居中上竄下跳,漏洞百出,頻露馬腳。唉,這對國安「情侶檔」的表現實在「可圈可點」,不知她在情報學上太「白癡」,還是慌中出亂其舉動實在犯了一個情報員的大忌!(後來她自稱是學情報管理專業的)。

慌亂中還是那位陳焰,從會場外沖入會場,向最後一排中間靠過道坐著的一個身著黑西服的,臉上有一顆痣的中年男子請示:「怎麼辦?他們不讓李震陳述!」──這對於特工來說又犯了一個低級錯誤。

正所謂「敲山震虎,現出原形」。他們沒想到我正站在其身後,聽得一清二楚,並示意暗中攝像的民運朋友拍攝。

那中年男子(五十多歲,看來是他們的頭)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邊右手持「掌中寶」攝像機在拍攝,一邊不露聲色地輕擺左手命令道:「趕快離開,不要在我這裏停留!」。

這一切過程,全被暗中跟蹤拍攝陳焰的民運人士盡收攝像機裡。

順便值得一提的是,那身著黑西服,臉上有一顆痣的中年男子,就是在中午大會即將結束,公然高聲叫嚷:把日本議員北井捐的歐元退還給他!企圖挑起民運隊伍中民族主義情緒,轉移會場內關注國安特務視線的攪局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