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6)
 
——──文革秘档的传奇
 
小平头
 
2006-12-6
 
【人民报消息】

第五回曝光“共特”之“5.19”事件

5月19日,是柏林大会的最后一天,我等业余“反特”小组乘第一辆巴士先到会场布控准备。李震、陈焰则乘后面一辆巴士珊珊而来。

大会即将闭幕,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一直平安无事,眼看大功告成,“共特”李震、陈焰自我感觉特好,做着满载而归、胜利凯旋,等着上级首长论功行赏、加官晋级的美梦。他俩一路谈笑风生,满面春风亲昵地手挽手进了会场,径直往前面第三排右侧的死角并肩就座。会场两侧桌子一溜排开,呈铁桶阵形,此举无异于焗头进竈!负责监控他们的几个民运人士,以扇形围堵就座。

上午,文革四十周年研讨会,主持是仲维光先生。我坐在第一排,先与他打了招呼,给我发言的机会。

首先演讲的嘉宾是袁红冰先生,其演讲的题目“文革──仍被封闭在铁铸墓穴中的罪恶”

接着依次演讲的是焦国标、蔡崇国、黄元璋。轮到我步上讲台发言时,我紧扣袁红冰先生的演讲主题,强调在文革四十周年之际,中共现政权再次强制剥夺国人的知情权和发言权,为了将那段最残暴最疯狂的罪恶历史打入禁宫,中宣部发出“严防死守”的指令,全力封杀国内任何关于文革的言论和活动。

中共官方之所以如此害怕,是因为他们深知东欧共产政权的垮台,正是从历史解密开始的,重新评价历史事件和人物,势必瓦解极权统治的基石。为此,中共吸取教训,把对历史的解释权牢牢地垄断起来,设置重重禁区,制造整个民族的集体失忆症。

他们还声称,“绝不可让境外敌对势力掌握文革研究的话语权”。

说到此,我话锋一转,“中共不仅在国内封杀一切文革资讯,‘共特’也把黑手伸到海外,伸到我们这个会场”。

以我为例,扼要介绍我的文革稿件被同居一室的“共特”偷窃的经过。末了,我提高音调,“对这个国安‘共特’大家说要不要当众给他曝光?”

全场已是群情激愤,大家异口同声“要”!

二百多人挤满了台下,急切地张嘴瞪眼,翘首盼着我说出“共特”的名字,再爆一个满堂彩。

我掏出李震的名片,念其头衔:匈牙利布达佩斯,欧洲中华时报总编,世界华人作家协会理事……“李震”两字还没念出口,李震那厮已在座位上高举右手,示意我讲的是他。他不举手也枉然,早已事先守候一旁的众多媒体记者、民运人士虎视眈眈,跃跃欲试,将李震围成一团,就等我念名片为号,他们动如脱兔!


顿时,各媒体记者和民运人士的无数镜头对准李震和其女友陈焰一阵狂拍猛摄。正应了“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老话,纸毕竟包不住火,自己干过的勾当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平头在主席台前,也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老掉牙尼康F70相机,不紧不慢地对准李震那厮调焦、定格、闪光、拍摄,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却又不敢当场发作!

似乎是“平地起惊雷”,仿佛“柔水生海啸”,转眼之间,会场一片哗然,掀起波澜。

应该承认,李震心理素质极佳,处乱而不惊,以不变应万变,任凭风浪起,我自归然不动,一言不发,做出“我比窦娥还冤”状,显示的确受过良好的特务心理训练。只是后来一出“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插曲,他才彻底乱了阵脚,现出原形!

同时会场上对国内民众网上直播会议过程,第一时间将这一幕“抓特务”的戏剧性场面,有画面、声音、文字,图文并茂地传播出去。

网路的影响无远弗届,关注柏林大会的国安部门也第一时间知道李震被平头我当众曝光,只是鞭长莫及,徒唤奈何!

坐在主席台上的袁红冰,掏出李震的名片问我,“是不是就是他?”,我点头肯定“就是他!”。

* 假作真时真亦假

当众多媒体记者和民运人士蜂拥上前,对李震、陈焰拍照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会场上有几位手持“掌中宝”家用摄像机的神秘人士不为所动,只是在原座位上拍摄其他记者和会场上的动静。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神秘人士的一举一动又都被在会场后面的游动的民运人士用摄像机一一收录。在一片闪光灯和电视镜头的聚焦下,李震和陈焰表情尴尬,呆若木鸡,不知所措,乱了方寸。

陈焰这时跑出会场找民阵副主席“申诉”,“恶人先告状”,并故作冤屈地要求报警!。

我跟在后面,看穿了她虚张声势的伎俩,赞成说:“我同意报警。最好找德国宪法保安局报案”。

一听动真格,她则心怀鬼胎、做贼心虚的不置可否,不再吱声。

俄倾,陈焰回到座位,故作姿态地高声对李说“我已报警”。意思让众人知道他们有理不怕。

没料到李震信以为真。心中有鬼,真以为德国警察马上就到,慌忙将手中的尼康D100数码相机删除敏感照片,企图销毁罪证。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老民运的眼睛更加贼亮,说时迟,那时快,坐在后面一直监视李震的民运人士S立即予以制止:“你怎么能删除证据呢?等警察来了再说!”。

这一幕将李震做贼心虚的特务嘴脸暴露无遗。没想到,陈焰成了压倒李震的最后一根稻草!

“假作真时真亦假”!如果他们清白,为何不敢真报警?陈焰为何谎称报警以壮形色?李震为何闻讯慌忙企图消灭罪证?相机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照片?

那一瞬间,李、陈犹如赤裸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四周全是民运人士愤怒鄙夷的眼睛,当时他俩真是“掩面含羞”,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钻进去。

会场又是一阵骚动,如果说大家刚开始还只是怀疑,那么李震的举动已证实了他特务的身份。

国安就在身边!人们震惊之余,人人自危后怕。纷纷交头接耳,相互关照看管好自己的东西。

主席台上,主持人说了一通“特务”也有人权之类的话,决定给李震两分钟陈述。

这时李坐到会场前排左侧的位子上等着上台陈述,其同伙陈焰慌乱中递上一个陈述提纲,在众人面前露了怯。

* 方寸大乱昏招叠出

由于事发突然,打了现场“共特”一个措手不及,使他们举止失措,方寸大乱,进退失据,缺乏应对之策,昏招叠出。

单靠一个女将陈焰居中上窜下跳,漏洞百出,频露马脚。唉,这对国安“情侣档”的表现实在“可圈可点”,不知她在情报学上太“白痴”,还是慌中出乱其举动实在犯了一个情报员的大忌!(后来她自称是学情报管理专业的)。

慌乱中还是那位陈焰,从会场外冲入会场,向最后一排中间靠过道坐着的一个身着黑西服的,脸上有一颗痣的中年男子请示:“怎么办?他们不让李震陈述!”──这对于特工来说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正所谓“敲山震虎,现出原形”。他们没想到我正站在其身后,听得一清二楚,并示意暗中摄像的民运朋友拍摄。

那中年男子(五十多岁,看来是他们的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右手持“掌中宝”摄像机在拍摄,一边不露声色地轻摆左手命令道:“赶快离开,不要在我这里停留!”。

这一切过程,全被暗中跟踪拍摄陈焰的民运人士尽收摄像机里。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那身着黑西服,脸上有一颗痣的中年男子,就是在中午大会即将结束,公然高声叫嚷:把日本议员北井捐的欧元退还给他!企图挑起民运队伍中民族主义情绪,转移会场内关注国安特务视线的搅局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