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内幕!黑社会正骑在党头上拉屎(多图)
 
门礼瞰
 
2006-11-30
 

中共掀起这阵阵严打风,没法对付官场上的黑社会。

【人民报消息】尽管老百姓说中共是最黑的,比黑社会还黑,而且官匪勾结,但中共一直在打黑,真的在打黑。那个靠活摘器官赚外汇巨款买阿根廷矿山的罗干还是打黑的最高头儿呢。

动向杂志11月刊透露,十一月二日,罗干当主任的「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召开了全国省级公安、安全、政法、武警负责人打黑反黑电话会议,罗干、周永康、王刚等出席会议。

十一月六日,中办、国办下达了有关打黑、反黑文件。

这是今年有关打黑反黑的第三次全国性会议,下达打黑反黑的第三次文件。

既然都黑,何必还黑打黑,黑吃黑呢?两黑并一黑不就得了?不行,黑党什么时候也不让人和它分享好处,但现在,黑社会正在蚕食党的地盘,比和党平起平坐的野心还大,企图骑在党的头上拉屎。

黑社会不是党的驯服工具

中共党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是不能与党斗,都是党的驯服工具。中共政治局委员陈良宇横不横啊,上海滩黑社会都靠他在场面上罩着,但中共一说把他拿下,他立即表态,服从组织决定。黄菊牛不牛啊,一听到中央要收拾他的风声,立即表态辞职回乡,并写检讨书。洪学智那个孬种儿子洪虎,中共一决定让他下台,他立即说谢谢。不管他怎么想,他必须服从党的决议。不敢有二话。而人一沾了黑社会,就不是党的驯服工具,和党争吃争喝争嫖争赌。

黑社会人数超过四千万


北京严打活动。
中共说,不听党指挥的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人数现在已经超过四千万,而党曾经有六千万党员,现在加入黑社会的,不交党费的,退出党的都加上……党无法公布自己还有多少人。

而黑社会渗透到政治、经济、金融、文化、教育等领域,而且在「党、政府、国家机关、司法、公安」等部门,篡夺了党的领导权,这是自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的。今年一至九月,中共取缔、瓦解了近八百五十个,处理、起诉了为首分子和刑事犯罪活动分子十七万三千五百多人。其中,在「党政、国家机关、司法机关、公司」任职的黑社会势力为首份子有三千一百七十多人,包括十五名地厅级高干、五十七名县处级干部,任职工商、税务、公安、海关、司法及金融机构。

黑社会势力把党食给分吃了

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勾结地方政府、公安等部门,已经操控了以下四大领域:娱乐、酒吧、色情场所;商业、市场保安系统;公路交通运输行业;地下钱庄。公开把党腰包里的钱掏出来放进自己腰包里,公开把党食给分吃了。

党感到最危险的是,那些本来对党不敢有二话的官员,更喜欢和黑社会势力为伍,向黑社会势力提供政治、经济、法律等方面的保护伞。把党的领导置于脑后。

黑社会比党横的地区


罗干(左)、周永康在打黑除黑专项斗争
电视电话会议上哭咧咧。
罗干在十一月二日打黑反黑电话会议上说:黑社会势力已经操控部分党组织、政府部门、政法、公安、工商、税务、文化出版、教育、金融等机构,公开向党和党用来保护自己的「法律」挑战。

会上点了黑社会势力比党横、比党猖獗、比党活跃的地区,有:广东省、湖南省、湖北省、河南省、安徽省、山西省、福建省、辽宁省、江苏省等九省。

最最猖獗、最最活跃的城市地区,有:深圳、东莞、惠州、汕头、湛江、广州、福州、长沙、邵阳、衡阳、武汉、黄石、郑州、洛阳、太原、大同、石家庄、保定、合肥、安庆、马鞍山、南昌、温州、金华、蚌埠、徐州、西安、济南、吉林、鞍山、齐齐哈尔、景洪、海口、包头……等四十八个城市。

超过四千万的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人数,其中在乡村主要在沿海地区有一千多万,广东省就有五百万。活跃的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组织,有三千七百多个。2005年党取缔、瓦解了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组织七百三十三个。但随着党的越来越缩小,黑社会势力越来越发展,党对前景并不乐观。

广东省与党离心离肉

中国共产党从出生就不允许有人与它分享权力、金钱等等,但现在却拿黑社会没辄。

据中共公安部、广东省社科院一份调研报告披露: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操控省内娱乐场所、饮食业、交通运输、地下博彩业等,使广东省委小金库一年收入减少六千亿元以上。这让很多党官自觉不自觉成为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的一员和保护伞,与党离心离肉。

目前,黑社会势力、黑道帮派势力已渗透进入并部分操控的部门、行业,有:市县公安、司法系统、政府经济税收部门、金融机构、地产开发、乡村党政部门、物资收购、文化出版、中小型工程承包、农贸集市场、内河沿海运输、城市交通系统、海关、证券市场、中小城市酒店和招待所等。并且还搞到跨国行动。

党洗钱他们也洗钱、党伪造证件他们也伪造证件、党偷运走私货物他们也偷运走私货物、党用军舰护航倒卖毒品,他们也占领毒品市场、党贩卖人口出境去摘取器官赢大利,黑社会频搞人贩偷渡等赚大钱。

党黑,但碰上这黑,党一点儿脾气没有。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