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老板下黨校「鍍金」說明了什麼
 
作者:程雲海
 
2005-12-28
 
【人民報消息】據12月份《爭鳴》報導,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全總主席尉健行,提交了一份關於工會工作的報告。報告指出中國的工會組織,基本上已經名存實亡。在報告中,胡錦濤寫下了據說是他主政以來字數最多的批語,大致是:職工工會組織是中共政權的主要主柱。當前的危機中,最嚴峻的就是失去職工、農民的支持。一旦失去他們的支持,社會、政局就會動亂,最後導致崩潰。前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全國總工會負責人倪志福更是直言,社會照此發展,政權將被職工階層、農民階層所推翻。

反觀近來大陸媒體炒作內地民營企業家去黨校「鍍金」的新聞,中共的意圖就一目了然了。那就是為日益失去民心的中共挽回一點人氣,製造一種中共仍然受歡迎的假象,轉移國人關注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的視線。殊不知這更凸現了在600萬退黨大潮衝擊下中共已經窮途末路,工農基礎盡失,只能拿少數的富人來作文章了。幾次去黨校的廣東志高空調董事長李興浩坦言,雖然到黨校進修耽誤了一些生意,但「領悟了很多破解難題的方法,結交了很多朋友」。說明這些民營企業家去「黨校」的目的不是迎合中共,只是為賺錢開路和尋求後臺。

中共自稱代表工農利益,其結果是為數眾多的工人農民一直處在社會的最底層,尤其是十億農民和上千萬的下崗工人,基本的生活和權益都無法得到保障。現在開始拉攏「資本家」入黨,那麼它究竟又是如何對待民營企業呢?

據有關報導,中國民企平均壽命只有2.9年。私營企業的興衰,很大程度仰仗當局的政策。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發生在陜北的私營企業采油案。當國營企業采不出油而主動放棄的時候,當地政府允許私營企業進場開採。等到私營企業采出油來,當局則立即變卦,自食前言,用微薄的「補償」,強迫私營企業退出開採石油,說白了就是在掠奪私營業主的財產。當這些業主通過「正常途徑」請願時,又遭到當局欺騙圍捕。類似例子很多,私營經濟的生存空間其實是很可伶的。

即便是昔日光彩照人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如牟其中、陳順利、楊斌、唐萬新、顧雛軍等,如今身敗名裂,負債累累,要在監獄度過漫長的歲月。事實上,在中國的現有的體制下,富商們或難以避免要和權力官員結盟,或者行走在灰暗地帶,因此在許多富豪們落馬背後的故事中,或多或少有官場傾軋和政治斗爭的影子。可以想象,民營企業在中國的運作如履薄冰。

在中共政權的統治下,商人在政治上的地位永遠是二等以下。去黨校「鍍金」恰恰反映了這種情形和民營企業主們惶恐自保的心理。

所以,如同對待工農一樣,中共對待民企也只有利用二字,決不會良心發現去保護中國的私人企業。因為中共代表的永遠都是它們自身的利益,共別人的產。只有告別這種不公平的社會制度,告別共產黨,中國的民企才能擺脫這種可怕的循環,才可能真正的在世界立足和發展。希望中國的民營企業主們不要與狼共舞,放下對中共的幻想,加入到退黨大潮中來,和平迎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