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不被這些照片吸引住(多圖)
 
戚思
 
2004-6-1
 

紐約市長彭博和兒童一起觀看馬戲團演出。

【人民報消息】您知道6月1日國際兒童節的來歷嗎?

二戰期間,德國法西斯槍殺了捷克一個村莊100多名男性公民和全部嬰兒,並把婦女和兒童押往集中營。為了悼念死難的兒童,1949年國際民主婦女聯合會在莫斯科通過了保障全世界兒童權利的決議,並決定每年6月1日為國際兒童節。

今天是每年一次的國際兒童節,雖然我沒有孩子,可是我還記得自己童年時過這個節日的歡欣。

剛才,當我無意中點開大紀元記者王珍的一篇報導《承受無名苦難 中國兒童的故事令人心碎》時,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文章開頭是這樣說的:接連失去了三個最愛的親人,四歲的融融會墊著凳子,趴在桌子上去親一親爸爸的骨灰盒,有時她會天真的告訴別人:我的爸爸在天上。另一個孩子璇璇,已有3年沒有見過爸爸,從兩歲起與家人過著逃亡生活,今年2月三位朝夕相處的親人被抓,5歲的小璇璇當晚獨自默默的坐了一夜。

當我看完這篇報導,看著那些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的孩子的照片,淚水湧了出來,他們小小的年紀就在承受著很多成年人都無法承受的無名苦難,而這些苦難本不該發生的。
今天,當世界各地兒童歡度節日之際,讓我們關注中國成千上萬的兒童遭受的苦難和迫害吧!

* 五歲的璇璇已逃亡三年
  
5歲的林慧璇,已有3年沒有見過爸爸,從兩歲起一直與媽媽、外公和外婆過著逃亡生活。
今年2月三位朝夕相處的親人在哈爾濱又被去洗腦班,當晚小璇璇獨自默默地坐了一夜。
她的舅舅、加拿大居民徐強說:我不能想像她這麼小的幼兒怎麼承擔這麼大的打擊。


璇璇


璇璇的父母林燕清、徐蕾

璇璇的爸爸林燕清,原是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博士後,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抓。2000年1月,他進京上訪被捕,身上帶的錢及身份證被警搜走,並把他強行押回哈爾濱。火車行駛到瀋陽正是半夜,他趁機下了火車,沿著火車軌道向北京方向走。當時正是北方最寒冷的季節,又是深夜,他的手、臉、耳朵被嚴重凍傷,導致七個手指殘廢。 2003年1月,林燕清因堅持修煉和講真相,又被秘密判處三年勞教,現關押在福建省福州市魯江強制戒毒中心,據悉,十指剩三的林燕清在勞教所用腳洗衣。
  
璇璇的媽媽徐蕾原是北京中國建設銀行鐵路支行一財務副科長,因堅持信仰,被迫於2000年底辭職。璇璇的外公、外婆也是法輪功學員,為免遭抓捕,過去三年他們帶著剛小璇璇到處流浪。今年2月19日,璇璇朝夕相處的媽媽、外公、外婆在哈爾濱市被公安局警察抓捕,送到北京的洗腦班。只有5 歲的小璇璇被強行離開媽媽,送給其他親屬,當晚她獨自默默地坐了一夜。

* 清華夫婦被判刑 幼兒托付他人


虎虎

虎虎出生在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爸爸、媽媽均畢業於中國著名學府清華大學,媽媽褚彤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教師,爸爸虞超是一位網絡工程師,在北京一家外企擔任主要職務,兩人均修煉法輪功。
  
虎虎的媽媽褚彤因去天安門打真善忍橫幅被公安抓捕。2000年年初秘密審判後,判刑18個月。2001年夏褚彤出獄後,在明慧網上發表署名文章,以自己一年半的鐵窗生涯揭露迫害。
  
為了免遭抓捕,褚彤、虞超夫婦被迫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帶著兒子流離失所。然而當局一直窮追不放,甚至派大批軍警包圍了褚彤父母的臨時住所。面對高壓迫害和顛沛流離的生活,褚彤和虞超只得忍痛將不滿4歲的兒子托給別人照看,虎虎充滿企盼的說,「媽媽,等壞人沒有了,你就來接虎虎回家。」
  
2002 年8月,虞超、褚彤夫婦倆在北京再次被國安綁架。超期關押16個月後,飽受肉體和精神摧殘,2004年1月9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開庭對虞超、褚彤及另一位清華博士生王為宇進行秘密審判,由於消息提前在海外媒體上曝光,開庭的前一天法庭臨時更改審判地點。開庭4個月後,最近才公布判決結果:褚彤被判11年,虞超9年,王為宇8年。

快樂兒童節之際,不知虎虎能否隔著鐵窗見一見久別的父母?

* 四歲的融融 幾經生離死別
  
四歲多的融融,身邊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小小年紀已經經歷了幾次生離死別。


融融

融融父母鄒松濤、張雲鶴



融融的爸爸叫鄒松濤,是一個學業優秀、為人謙和的人,畢業於南京大學,後來又在山東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專業讀研究生,1999年獲碩士學位。融融的媽媽叫張雲鶴,原在青島德瑞皮化公司(德國獨資)任主管會計,工作出色。松濤和雲鶴因修煉法輪功相識,兩人志同道合,於1998年11月結婚,雲鶴的父母對女婿的人品也特別滿意,一家生活十分幸福。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場迫害使這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在兩年後家破人亡。
  
99 年11月融融出生時,她的爸爸鄒松濤不在家裡。99年10月底,鄒松濤因為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情況,一回青島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來。 2000年7月被判勞教3年,同年11月3日死於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時年28歲。據知情人調查證實,鄒松濤被王村勞教所警察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致死。
  
那時小融融才十一個月,和爸爸相守的日子總共加起來也沒有半年。
  
融融的媽媽張雲鶴因為修煉法輪功,公司在各方重壓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雲鶴因為發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資料被發現,不得不出走,流離在外,後被劫持在青島大山看守所女牢至今。融融又和媽媽生離,從兩歲半開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為命。可是,融融年已6旬的外婆,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2001 年8月也黯然離開了人世。
  
爸爸、媽媽、外婆,融融身邊接連失去了三個最愛她的人。當融融思念親人時,四歲的孩子會墊著凳子,趴在桌子上去親一親爸爸的骨灰盒。有時她會天真的告訴別人:我的爸爸在天上。

* 父母迫害死 孤兒淚向誰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吳玲霞2001年5月,僅因為到一法輪功學員家串門被警抓走,後送進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被迫害至嚴重肝硬化腹水。她的丈夫因不堪警察的多次騷擾,整日擔驚受怕,與妻子離異。吳玲霞於2002年7月27日離開了她上小學的孩子和她已過7旬的雙親,年僅37歲。
  
畢業於吉林省白城財貿專科學校的崔正淑,2002年3月因製作法輪功真像資料時被捕,判三年勞教,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野蠻摧殘,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2003年4月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送回家,同年8月12日因傷重去世,身後遺下一幼兒。


吳玲霞生前與兒子的合影

崔正淑一家

1991年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的張卓,生前任四川省樂山市農業局幹部(曾任辦公室秘書)。2002年6月7日下午5點多鐘被四川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於派出所。遺體有血跡和傷痕,頸上有繩勒的痕跡。張卓遇害時他的兒子才滿6歲。

* 和平的花瓣
  
以上事例只是冰山一角,這場迫害影響到的孩子們從8個月到17歲,有的失去生命,有的失去父母;有的被剝奪著上學的權利。
  
如:2000年11月7日不滿八個月的男嬰孟昊隨母王麗萱雙雙死於北京團河調遣處。
  
河北葛各莊村12歲的劉倩被診斷患急性白血病,煉法輪功後完全康復了。學校卻因她不肯放棄修煉拒絕她入校。劉倩幼小的心靈,無法面對這嚴酷的現實,一個多月後驟然死亡。
  
重慶市沙坪壩區的13歲陳思,2001年暑假期間發法輪功真像資料被抓,被送進當地洗腦班及精神病院達半月之久。在學校開學之即,「610」人員又以不放棄信仰為由拒絕她回校上課。
  
據追查國際報告,中國大陸不只是上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孩子受到直接摧殘,這場迫害實際上波及到了每個家庭和孩子。中國教育系統被迫散布著謊言,開展反法輪功百萬簽名,灌輸對法輪功的仇恨,毒害著孩子們純潔的心靈。
  
2003年10月,在這場迫害中失去丈夫的澳洲公民戴志珍和朋友們發起了「和平的花瓣」(Petals of Peace)活動,鼓勵兒童折疊紙荷花,表達和平的祝願,並鼓勵寬容、相互理解和增進創造力。
  
最近十幾位美國青少年完成了從華盛頓DC到芝加哥的「和平花瓣自行車之旅」,旨在呼籲停止對這些中國孩子的迫害。成員之一威廉姆.朱(Willem Zuur)說:「小孩是無辜的,任何理由都不能去迫害小孩。 」這個歷時8天、全程1100公里的自行車之旅,沿途受到歡迎和褒獎,其中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特地頒發褒獎狀,稱讚他們無私的精神。


「和平花瓣」青少年自行車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