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高麗仗勢血口大噴姜春雲 二千萬農民揭竿憤起25省市(多圖)
 
林立
 
2004-5-14
 

農民睡在北京街頭
【人民報消息】還記得中央有含金量的「一號文件」嗎?現在咋聽不見看不見了?落實了沒有,還是只起轟動效應?還有,《中國農民調查》的作者說了真話後現在安全嗎?

這裏我只想舉幾個小消息來說明為什麼農民問題非常嚴重:

九成鄉村衛生院倒閉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務院辦公廳一項調查報告披露:全國有百分之九十的鄉村衛生院(所)已經倒閉。其中主要因素是資源缺乏、醫護人員流向城市、藥價上漲、農民難以承受。現在;約有七億農民基本不進醫院看病。

二億農民失去土地

大陸的七億八千萬農民中,經不完全統計:有二億二千多萬農民已失去土地,其中一億農民靠進城鎮打散工、修築公路、開礦等粗險工作生存,他們失去了近四億七千多萬畝良田。

匿名存款超六萬億

中央金融工委披露:各地以匿名、假名(單位)存款,近年又趨上升。在四大商業銀行的十一萬七千多億元的存款中,近六萬億元存款有嫌疑是以匿名、假名存儲的,其中有三萬二千多億元疑為黨政部門、國家事業機關的「小金庫」。

這樣的新聞在中共官方的任何網上都看不到的,儘管這只不過是「人民公僕」幹的滄海一粟之事。

農民是容易自殺的一個群體,每年不知有多少農民含冤默默結束自己的生命,但當農民組織起來抗爭時,那就意味著整個政權成了糟糠。誰忽視了農民問題,誰就是在自殺!

據不完全統計,三月下旬一個多月的時間,全國二十五個省市共有二千餘萬農民參加遊行、示威、集會,要求「第三次解放」。

一個月裡面,無組織的農民居然有兩千多萬人奮起,舉行遊行示威和集會,這在中國大陸是五十年來第一次,各路諸侯被嚇得魂飛魄散,紛紛告急,要求強力鎮壓。

二十五省市農民發起示威遊行集會


忍無可忍劫貨車
爭鳴5月刊透露,隨著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關於減輕農民負擔增加雙民收入精神的下達,各地農民反應強烈,紛紛提出他們的訴求。自三月二十日以來,全國二十五個省市的農民,連續不斷發起規模性示威、遊行、集會,有二千餘萬人參與。他們打出的橫幅、口號都是政治性的,有:「迎接農民第三次大解放!」、「農民第三次革命!」、「農民團結起來,爭取第三次大翻身!」、「農民要生存、要土地、要翻身,就要革命!」、「打倒土豪劣紳,農民得解放,推倒人民公社,農民第二次解放;清算『萬稅』,農民第三次解放!」

規模之大讓貪官污吏恐懼

有些地方,藉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減輕農民負擔的精神,把集會開成「慶祝」大會。集會的主題十分鮮明,有的叫「農民第三次解放大會」,有的叫「農民告別『萬稅』壓榨大會」、「農民爭取新生權利大會」,或是「農民控訴被剝削、被壓迫大會」,還有的把集會叫作「農民翻身慶祝大會」。

參與者二千餘萬人,比香港那五十萬人的遊行規模可大多了,而且已經遍布二十五個省市,他們不是一時怒起,而是思路清晰。

星星之火能夠燎原,中共也知道這個理。

張高麗仗勢欺人

原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被江澤民提升當了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之後,山東省委書記由另一個江家幫張高麗頂替,他在山東為非作歹,被胡錦濤斥責為瀆職和官逼民反。

張高麗和湖南省委書記楊正午、安徽省委書記王太華、重慶市委書記黃鎮東等,問題出來了,往胡溫那裏一推,說:對農民規模性遊行、示威、集會束手無策,局勢有可能失控而波及到城市。

近日,前人大副委員長、前山東省委書記姜春雲回山東考察法制建設。在省委常委會議上,張高麗依然大唱高調,放著火燒眉毛的事兒不解決,提出要建立「法治、理想、文明、廉潔、特色」的新山東。姜春雲當即予以駁斥,批張「別出心裁,不求真務實」。張高麗當即反駁他的前任的前任,說:問題好多,都是十年前積壓的。

省委常委們都斜著眼瞪張高麗,有人會後安慰姜春雲說:這小子就仗著江澤民給撐腰,江澤民快跳不動了,他還能蹦達幾天!

把爛攤子撂給胡溫

自三月下旬至四月中旬,中辦、國辦、中央書記處接到地方黨政請示報告近五百宗。遼寧省、山東省、河南省的黨政負責人都親自火速趕到北京,把爛攤子往胡溫面前一撂,兩手一攤問:怎麼辦?

好象不許鎮壓,他們就束手無策了。

全國緊急電話會議,溫家寶提出五個「必須」


怎麼處理這些禍國殃民的貪官污吏?
四月二十日晚,國務院緊急召開了全國各省(區)、直轄市黨政領導幹部電話會議,主題是關於近期農村農民活動的政策。

溫家寶代表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作了政策性的指示:

一,必須體現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認真、踏實的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有關農村、農民的政策,不准以任何籍口另搞一套或拖著不執行;

二,必須到鄉村中去,宣傳黨中央、國務院有關三農的政策和決議,讓廣大農民、鄉村幹部都能掌握有關政策,維護自己應有的權益;

三,必須正確對待農民遊行、集會活動,不准下令公安、武警對遊行、集會的農民,採取武力手段,堅決反對使矛盾激化的措施;

四,必須正確處理好農民和政府、農民和幹部的矛盾,對農民一系列不正確甚至是對抗性的口號,要堅持多做工作,要相信極大多數農民、鄉村幹部是講道理的,是理解政府的;

五,必須委派調查組、工作組到各種問題多、民意強烈的鄉村,做好工作、化解矛盾,協助整頓鄉村黨組織,對有危害、有民憤的鄉村幹部,經法律程序,提出檢控。

各地江家幫自己整死自己

那些無惡不做的江家幫,不但不反省因自己欺壓百姓才造成危機,反而說溫家寶這五條在給農民撐腰,使局勢更加惡化。


城市也集會,都抓起來嗎?
據國務院辦公廳《簡報》和新華社《內參》報導:地方黨政指責農民示威、遊行、集會是政治性的,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矛頭直指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他們認為集會是有組織、有政治背景的,是地下政治組織、宗教組織煽動的;更指控農民要求翻身,就是要向共產黨奪權。

有的省委提出:要查遊行、示威、集會的後臺勢力和「帶鬍子的人」,並要求採取相對鎮壓措施。

中共從江澤民開始到省市領導都是由只會鎮壓無辜的人組成,那結果已經看到了,很快就不只是25省市揭竿而起了。中國共產黨終於自己整死自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