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良宇赤裸裸戳破曾慶紅 大管家上海壓胡溫弄巧成拙(多圖)
 
林立
 
2004-5-25
 

我就是黑老大!

【人民報消息】上海能成「幫」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記得上海灘黑社會二、三十年代就有這個「幫」那個「幫」,到了江澤民時代,那些僅僅霸占城市一個小角落的黑社會幫派就顯得土得掉渣兒了,政府最高官員就是黑社會老大!

四月下旬,曾慶紅回到上海,以黑社會大管家身份,對「上海幫」新手的不爭氣表現大加訓誡。野心勃勃的曾同時還想獲得民主黨派人士的好評,以此增加爬到胡錦濤頭上的資本。

江澤民最中意的幫派重將頻頻惹事

上海幫只是指上海那些江氏人馬,與上海人民沒有一點關係,唯一有關係的是,上海人民和政府工作人員對上海市委非常不滿。近來,上海各界在網絡上、沙龍中,評議中共建國以來上海的歷任市長:選出的三名人民好市長是:陳毅、朱熔基、徐匡迪;三名各具特色的市長分別是:「好色」市長黃菊、「吹拍」市長陳良宇、「輕浮」市長韓正。陳良宇對此大為惱火,已下令「徹查」。

江澤民在三中全會前,通過江辦和他控制的中央書記處草擬的一份十七屆至十八屆(第五代、第六代)黨政軍核心集體層的名單,名單中有:李長春、賈廷安、陳良宇、賀國強、劉雲山、劉淇、韓正、習近平、張高麗、張德江、趙可銘、王樂泉等。

現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都在裡面。這兩個人是上海人民最看不上的領導幹部,是江澤民最中意的幫派重將。

上海幫窩兒裡互毆

據動向雜誌5月刊報導,四月下旬,曾慶紅到上海出席聯合國亞太經社會第六十屆會議期間,於四月二十五、二十六日二天內連續出席了上海市委副書記會議、市委常委會議和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對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等大加訓誡。

他在市委副書記小範圍的會議上說:市委書記和副書記,就這麼六、七個人,都要搞宗派活動,拉出三、四個山頭來,怎麼搞的?你們都給中央打報告,相互指責、攻擊,都把對方說得一無是處,把精力、時間都用在這方面,我也為你們感到內疚、無聊!這方面的小報告,還是少搞些。我今天在這裏表態:邦國同志、我,都不會看這類小報告的!再搞下去的結果,是自己搞臭自己!

吳邦國到上海告誡過不止一次了,光周正毅案就跑了兩次,可是上海幫除了傷害人民,還互相傷害,江澤民的「英明」安排連曾慶紅、吳邦國都攥著拳頭落不下去。

上海首富周正毅被逮捕後,交代自己的「發家史」,供認把炒土地所賺的一半以上作為回報給了政府部門及其幹部,一般都依不同部門、不同級別,在香港以現金支付。上海市有一百二十多名處級以上幹部,收受過周正毅十萬元以上的現金。既然是按級別給,那陳良宇、韓正得了多少錢?


永遠是「第一次」
還有,已被起訴的前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劉金寶,在受審時供認:他在滬、京、港任職期間,用公款以「饋贈」的名義,借貸給高官、親朋好友,達1.25億元。劉送給高幹子女留學花費,就用了外匯七百多萬美元。這裏面有多少給了上海幫?

前兩個月,上海市委、市公安局在追查一份署名為「民意」的傳單、小字報。官方稱:該匿名傳單的標題是「陳良宇廉潔嗎?」,列舉了陳良宇在錦江、衡山、西郊等賓館的私人開支,每月超過十五、六萬元,其夫人周遊列國,其子女過著豪華生活,等等。

三月二十八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等多處出現揭露市級領導的傳單,其中指責市長韓正「四不正」:工作不正、作風不正、用人不正、家屬不正。

曾慶紅又說,市民對市委、市政府領導的評議都不好,屬於差的。你們沒有反思、總結,你們也布置有關方面搞調查,來樹立市委的威信,自以為很聰明,其實宣揚出去,豈不是更被動?

越壞越重用

確實已經宣揚出去了。爭鳴雜誌2月刊透露,陳良宇唆使搞假民調。報導說,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民意、民心差,竟授意官辦機構對市委工作搞假民意調查,在社會引起嘩然。有的幹部向中央書記處、中紀委舉報、反映。

曾慶紅特別告誡他們別給「上海幫」出醜:希望你們要管教好家屬、親屬,不要太出格,百姓是看在眼裡的;也希望你們學習老書記、老市長熔基同志、邦國同志、匡迪同志的胸懷和情操:最後希望你們不要給澤民同志增添煩惱,好不好?

既然江澤民、曾慶紅認為徐匡迪好,那為什麼把好幹部轟走,安排上怨聲載道的壞幹部呢?為什麼海軍司令、政委在底下艦隊出了事時卻被立馬撤職,那還不是因為他們本身有問題,而上海這些屢教不改的壞幹部在勸說警告下依然幹著壞事,為什麼不被撤職呢?

江澤民的煩惱不是因為他們壞,而是因為老百姓長著眼看到他們的壞,不允許他們的壞,反對他們的壞。反對壞就是反對江澤民。

民主黨派人士點到江澤民

四月二十六日,曾慶紅還邀請了十多名市政府、各民主黨派團體負責人出席市委常委擴大會議。


陳良宇的黑後臺
會上,出現了市委領導幹部發言冷場,因為那天吹大牛是不行了,「發言」就等於「檢討」,而「檢討」對於江家幫來說,實在太陌生了,因為反對江家幫歷來都被規劃到「反動派」勾結「反華勢力」的陰謀上。

那天,被曾慶紅邀請來的民主黨派人士非常天真,他們的發言很尖銳,並把「上海幫」排擠徐匡迪的老賬又翻了出來。

民主黨派的市政協副主席說:市民越來越尊敬、懷念徐匡迪市長的求真務實、平易親民、以身作則,為什麼要把徐匡迪市長調離?黃菊憑什麼政績、才能,到中央任政治局常委?

誰拍板讓黃菊任政治局常委的?這矛頭不就指向了江澤民嗎?

主持會議的陳良宇腰桿立即挺了起來,當即打斷這位政協副主席的發言,斥責道:請圍繞主題,圍繞本屆黨委工作:對中央領導有意見,可以用書面反映。

只許書面反映,不許大會發言,這樣就不會造成影響,於是憋了一肚子話要倒出來的人都繃著臉,不再出聲了,會場一片寂靜,長時間陷於尷尬、窘迫的處境。

都不說話可以,但曾慶紅不能不說話,因為這個會是他召開的,這些民主黨派是曾慶紅請來的,所以他打著哈哈說:「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嘛,請到會者暢所欲言。

於是,與會的民主黨派人士直指市領導的親屬在炒地產中成了千萬富翁,子女通過後門進了名校等等。這段話擊碎了官方媒體關於周正毅案的報導。

陳良宇赤裸裸 曾慶紅玩把戲

民主黨派人士還提出:市領導班子貫徹三個代表思想是真的,還是假的?起碼一條,就是願不願意公開、公布個人和配偶、家屬的經濟收入,擁有財產、資金。

這話表面說上海幫貫徹「三個代表」思想是假的,其實是說「三個代表」是假的,因為江澤民明確表態不同意,民主黨派人士不會不知道。

更絕的是,民主黨派人士還將了一軍:陳書記、韓市長,能不能在曾慶紅副主席在場時,做一個表態?

又貪又爛的上海黑社會契爺陳良宇多狡猾啊,他立即把球踢給了曾慶紅,說:聽慶紅同志的意見!

所有的眼光「唰」轉向了曾慶紅,曾不愧「陰險狡詐」,轉陰的臉色瞬間恢復了正常,他裝作沒有聽見陳良宇的話,嗽嗽嗓子,大讚民主黨派人士為上海為國家負責任的態度,並鼓勵他們繼續監督上海市委。陳良宇露出一絲不屑的表情,在他看來,虛偽的包裝是多餘的。

據說,受到鼓勵表揚的民主黨派人士都看明白了,再也沒說一句話。陳良宇環視著四周,抖動著腿,最後把目光停在裝模作樣的曾慶紅臉上,得意的笑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