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不被这些照片吸引住(多图)
 
戚思
 
2004-6-1
 

纽约市长彭博和儿童一起观看马戏团演出。

【人民报消息】您知道6月1日国际儿童节的来历吗?

二战期间,德国法西斯枪杀了捷克一个村庄100多名男性公民和全部婴儿,并把妇女和儿童押往集中营。为了悼念死难的儿童,1949年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在莫斯科通过了保障全世界儿童权利的决议,并决定每年6月1日为国际儿童节。

今天是每年一次的国际儿童节,虽然我没有孩子,可是我还记得自己童年时过这个节日的欢欣。

刚才,当我无意中点开大纪元记者王珍的一篇报导《承受无名苦难 中国儿童的故事令人心碎》时,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文章开头是这样说的: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的亲人,四岁的融融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有时她会天真的告诉别人:我的爸爸在天上。另一个孩子璇璇,已有3年没有见过爸爸,从两岁起与家人过着逃亡生活,今年2月三位朝夕相处的亲人被抓,5岁的小璇璇当晚独自默默的坐了一夜。

当我看完这篇报导,看着那些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的孩子的照片,泪水涌了出来,他们小小的年纪就在承受着很多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无名苦难,而这些苦难本不该发生的。
今天,当世界各地儿童欢度节日之际,让我们关注中国成千上万的儿童遭受的苦难和迫害吧!

* 五岁的璇璇已逃亡三年
  
5岁的林慧璇,已有3年没有见过爸爸,从两岁起一直与妈妈、外公和外婆过着逃亡生活。
今年2月三位朝夕相处的亲人在哈尔滨又被去洗脑班,当晚小璇璇独自默默地坐了一夜。
她的舅舅、加拿大居民徐强说:我不能想像她这么小的幼儿怎么承担这么大的打击。


璇璇


璇璇的父母林燕清、徐蕾

璇璇的爸爸林燕清,原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博士后,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抓。2000年1月,他进京上访被捕,身上带的钱及身份证被警搜走,并把他强行押回哈尔滨。火车行驶到渖阳正是半夜,他趁机下了火车,沿着火车轨道向北京方向走。当时正是北方最寒冷的季节,又是深夜,他的手、脸、耳朵被严重冻伤,导致七个手指残废。 2003年1月,林燕清因坚持修炼和讲真相,又被秘密判处三年劳教,现关押在福建省福州市鲁江强制戒毒中心,据悉,十指剩三的林燕清在劳教所用脚洗衣。
  
璇璇的妈妈徐蕾原是北京中国建设银行铁路支行一财务副科长,因坚持信仰,被迫于2000年底辞职。璇璇的外公、外婆也是法轮功学员,为免遭抓捕,过去三年他们带着刚小璇璇到处流浪。今年2月19日,璇璇朝夕相处的妈妈、外公、外婆在哈尔滨市被公安局警察抓捕,送到北京的洗脑班。只有5 岁的小璇璇被强行离开妈妈,送给其他亲属,当晚她独自默默地坐了一夜。

* 清华夫妇被判刑 幼儿托付他人


虎虎

虎虎出生在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爸爸、妈妈均毕业于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妈妈褚彤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教师,爸爸虞超是一位网络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担任主要职务,两人均修炼法轮功。
  
虎虎的妈妈褚彤因去天安门打真善忍横幅被公安抓捕。2000年年初秘密审判后,判刑18个月。2001年夏褚彤出狱后,在明慧网上发表署名文章,以自己一年半的铁窗生涯揭露迫害。
  
为了免遭抓捕,褚彤、虞超夫妇被迫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带着儿子流离失所。然而当局一直穷追不放,甚至派大批军警包围了褚彤父母的临时住所。面对高压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褚彤和虞超只得忍痛将不满4岁的儿子托给别人照看,虎虎充满企盼的说,「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
  
2002 年8月,虞超、褚彤夫妇俩在北京再次被国安绑架。超期关押16个月后,饱受肉体和精神摧残,2004年1月9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对虞超、褚彤及另一位清华博士生王为宇进行秘密审判,由于消息提前在海外媒体上曝光,开庭的前一天法庭临时更改审判地点。开庭4个月后,最近才公布判决结果:褚彤被判11年,虞超9年,王为宇8年。

快乐儿童节之际,不知虎虎能否隔着铁窗见一见久别的父母?

* 四岁的融融 几经生离死别
  
四岁多的融融,身边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小小年纪已经经历了几次生离死别。


融融

融融父母邹松涛、张云鹤



融融的爸爸叫邹松涛,是一个学业优秀、为人谦和的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后来又在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读研究生,1999年获硕士学位。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松涛和云鹤因修炼法轮功相识,两人志同道合,于1998年11月结婚,云鹤的父母对女婿的人品也特别满意,一家生活十分幸福。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场迫害使这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在两年后家破人亡。
  
99 年11月融融出生时,她的爸爸邹松涛不在家里。99年10月底,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情况,一回青岛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来。 2000年7月被判劳教3年,同年11月3日死于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时年28岁。据知情人调查证实,邹松涛被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致死。
  
那时小融融才十一个月,和爸爸相守的日子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半年。
  
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因为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云鹤因为发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资料被发现,不得不出走,流离在外,后被劫持在青岛大山看守所女牢至今。融融又和妈妈生离,从两岁半开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可是,融融年已6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 年8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
  
爸爸、妈妈、外婆,融融身边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她的人。当融融思念亲人时,四岁的孩子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有时她会天真的告诉别人:我的爸爸在天上。

* 父母迫害死 孤儿泪向谁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吴玲霞2001年5月,仅因为到一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警抓走,后送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迫害至严重肝硬化腹水。她的丈夫因不堪警察的多次骚扰,整日担惊受怕,与妻子离异。吴玲霞于2002年7月27日离开了她上小学的孩子和她已过7旬的双亲,年仅37岁。
  
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的崔正淑,2002年3月因制作法轮功真像资料时被捕,判三年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野蛮摧残,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2003年4月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送回家,同年8月12日因伤重去世,身后遗下一幼儿。


吴玲霞生前与儿子的合影

崔正淑一家

1991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的张卓,生前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2002年6月7日下午5点多钟被四川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于派出所。遗体有血迹和伤痕,颈上有绳勒的痕迹。张卓遇害时他的儿子才满6岁。

* 和平的花瓣
  
以上事例只是冰山一角,这场迫害影响到的孩子们从8个月到17岁,有的失去生命,有的失去父母;有的被剥夺着上学的权利。
  
如:2000年11月7日不满八个月的男婴孟昊随母王丽萱双双死于北京团河调遣处。
  
河北葛各庄村12岁的刘倩被诊断患急性白血病,炼法轮功后完全康复了。学校却因她不肯放弃修炼拒绝她入校。刘倩幼小的心灵,无法面对这严酷的现实,一个多月后骤然死亡。
  
重庆市沙坪坝区的13岁陈思,2001年暑假期间发法轮功真像资料被抓,被送进当地洗脑班及精神病院达半月之久。在学校开学之即,「610」人员又以不放弃信仰为由拒绝她回校上课。
  
据追查国际报告,中国大陆不只是上亿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孩子受到直接摧残,这场迫害实际上波及到了每个家庭和孩子。中国教育系统被迫散布着谎言,开展反法轮功百万签名,灌输对法轮功的仇恨,毒害着孩子们纯洁的心灵。
  
2003年10月,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丈夫的澳洲公民戴志珍和朋友们发起了「和平的花瓣」(Petals of Peace)活动,鼓励儿童折叠纸荷花,表达和平的祝愿,并鼓励宽容、相互理解和增进创造力。
  
最近十几位美国青少年完成了从华盛顿DC到芝加哥的「和平花瓣自行车之旅」,旨在呼吁停止对这些中国孩子的迫害。成员之一威廉姆.朱(Willem Zuur)说:「小孩是无辜的,任何理由都不能去迫害小孩。 」这个历时8天、全程1100公里的自行车之旅,沿途受到欢迎和褒奖,其中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特地颁发褒奖状,称赞他们无私的精神。


「和平花瓣」青少年自行车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