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滲透海外華人媒體之策略目的
 
作者:劉寧平(美利堅大學訪問助理教授)
 
2004-1-9
 
【人民報消息】記得89年六四的時候,我還在上高中。當時我儘管知道中共在很多事情上是不說實話,但對中央電視臺的新聞和節目還相信,對“反革命暴亂”,“天安門廣場上沒死一人”,“共和國衛士被暴徒燒死”等新聞都相信。

出國以後,當我看到當時的照片、錄像,尤其是看到被坦克碾過的貼在路面上薄薄的人的屍體的照片時,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不僅僅是對這種慘無人道的暴行的憤怒,更是對那些謊言宣傳的憤怒,同時也為自己在這麼大的一件事上被徹頭徹尾地騙了這麼長時間而警省。

這件事也讓我看清中共媒體為政治目的進行宣傳的迷惑性、欺騙性煽動性和不擇手段,也使我看到了這種媒體宣傳上的蓄意的誤導、欺騙、甚至造假,對一個人、一個社會、一個民族的傷害毒害有多麼大,它甚至能扼殺一個民族的精神。

在六四以後,中共靠著淡化和欺騙宣傳平息了國內的民憤,但在海外卻受到了多方圍堵譴責和制裁,包括在華人社區,很是被動。加上海外畢竟不是國內,武力暴政、專制統治封鎖消息是不可能的,為改變善這種被圍堵的局面,中共高層在海外大力加強了對海外意識形態和媒體上的滲透。他們對內封鎖消息,對外輸出輿論宣傳,不僅操控了國內的新聞,也試圖操控國際媒體。在海外,大家可以注意到在許多重大事件上許多華文媒體的報導與西方主流媒體有異,這都與中國共產黨勢力的滲透有關。

一,媒體披露中共海外滲透華語媒體

1、北美

據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發表的2001年11月21日一期中國簡訊(China Brief)的一篇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的文章披露,中國政府做出了巨大努力介入北美的中文媒體。

這篇文章說, 目前美國主要有四種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發行總量約七十萬份,這四種報紙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

僑報:九十年在紐約成立,直接受控於中國政府,該報的特點是大量及時地報導來自中共的消息。它代表著中共官方的聲音和觀點。

在此僅舉一例,可看出僑報的這一特點。《僑報》自99年7。20,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以來直到2002年5月,在兩年零十個月中,共刊登法輪功反面文章300多篇,幾乎平均三天一篇,除了轉載大量官方媒體的文章外,還有很多該報的述評文章,觀點與國內的官方媒體同出一轍。
作為一個媒體,沒有一篇法輪功的正面報導,這不能不讓人懷疑它的目的性。

星島日報:一九三八年於香港創立,六十年代進入舊金山、紐約和洛杉磯。八十年代後期,星島日報遇到財務危機,借中共政府資助擺脫了危機。於是,十年內該報轉變傾向,成為支持共產主義的報紙,報紙的老板Sally Aw Sian 已成為中共政協委員。 

海外星島日報總編輯裏戈今年8月突然辭職返京,引起海外媒體高度關注。 今年41歲的裏戈來自北京,據說他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人士在海外中文媒體中擔任職務最高者之一。裏戈曾擔任人民日報編輯,11年前加入星島日報。據悉,裏戈曾多次申請入籍美國遭到美國政府拒絕。

明報:中共為準備香港九七年回歸,從九十年代初就花大力氣在香港通過第三方購買一些重要的新聞媒體,明報就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五年十月,一馬來西亞木材業富商購買了明報,該商人據悉和中共有密切的商業往來。

世界日報:世界日報開拓中共大陸市場。中共領事館的官員曾向世界日報紐約分部施加壓力,要求其不要發表與法輪功有關的文章。

我的一些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告訴我,由於海外華人媒體很少公正報導有關法輪功的新聞,他們曾經自己掏錢去世界日報刊登法輪功的廣告,如果廣告本身是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世界日報通常給登,但如果是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很難給登了,來自國內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

除傳統的媒體報紙外,中共還廣泛涉足電臺,電視業。在北美用號稱“小耳朵”的接收器可以免費觀看CCTV-4的衛星電視轉播。中國政府在美國推廣其中央電視臺的節目。中央四臺在美國個主要城市都租了頻道時段。還有一些當地的電臺,電視,後面均有中共的影子。

中央電視臺第九頻道英語節目(CCTV-9 )24小時不間斷通過美國在線時代華納公司的有線電視網在美國紐約、洛杉磯和休斯頓三城市播放,這是央視與美國在線時代華納公司達成的協議。 中國官員希望在美國播放第九頻道,有助於改變美國人對中國的態度。時代華納旗下的CNN 對中共的態度馬上轉了180度。

傳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聞集團”據報也在和中國政府談判,以一系列行動討好中國政府以爭取達成類似的協議。

在互聯網方面,YAHOO屈服於利益承諾過濾對中共不利的言論觀點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前一段GOOGLE 的被封就被一些網絡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對YAHOO的回報。

2、臺灣

大紀元網站2003年10月28日報導,金門晚報發行人彭垂濱,涉嫌利用報社掩護,刺探收集國防軍事機密,被檢察官依〈妨害軍機治罪條例〉及〈刑法刺探國防秘密未遂罪〉起訴。這事件使中共以金錢滲透、操控臺灣媒體的做法曝光。

看中國網站2003年10月19日報導, 不同的消息來源顯示,中國涉臺事務單位去年曾特建立「臺灣媒體監控中心」,二十四小時監控臺灣各類型媒體新聞報導,除研究如何散播有利中國共產黨的新聞議題,並透過部份在臺的中資媒體,企圖操控親中議題。

據南方快報報導,臺灣目前有17家媒體有巨額中資介入,其中包括平面媒體8家、電子媒體4家、周刊3家、出版社一家及科技雜誌社一家。

其中一家歷史悠久、頗具規模的平面媒體,曾在2001年9月間獲得中資間接投資新臺幣十億元。中國認為這家平面媒體的立場較為「騎墻」,才將它列為爭取的工作重點,並透過一位曾經任職這家媒體、現在中國的高層媒體人積極建立雙方合作關係,企圖影響這家媒體的走向。

電子媒體方面,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利用臺灣一家電視臺負債多、資金缺口大的弱點,以旗下兩家境外網際網絡網站名義,資助臺灣這家電視臺及一個網站總計五千萬美元資金。

《TaiwanNews總合周刊》報導,新生報董事長葉嘉揚 ,曾任北京大學校辦企業——北大方正控股公司副總裁。新生報另一名董事包心萍曾任職聯合報系,多次以聯合報系電腦技術部門主管名義訪問北大方正集團,因此,儘管新生報董事會人員澄清葉嘉揚和北大方正的關係,宣稱葉所擁有的新生報股權全為個人所有,不代表任何團體,但是仍難免讓人起疑: 中國政府是否採用迂迴手法參與經營新生報。

自由時報2003年4月18日報導說,臺灣情報機關發現,中國大陸已將滲透臺灣媒體列為對臺重點工作之一,且有多筆數千萬元新臺幣不等的中資,秘密透過幾個國家和地區,層層轉匯投資臺灣幾家報紙、電視臺。而這些中資入主的多家報紙、電視臺,被發現其報導方針迥異於中資入主前的報導走向,增加很多關於中國政經民情報導,且報導立場明顯親中共,例如中國十六大全國代表大會、長江三峽大壩工程、高科技業發展等報導,都有極為有利中共的報導。

臺灣文化復興總會秘書長、前臺灣國安會諮詢委員蘇進強,日前在接受北美新唐人中文電視臺採訪時,談到中國可能透過兩岸文化媒體交流對臺灣施行統戰的問題。蘇秘書長說:「他們[中共]買臺灣電視臺的某些時段,來宣傳中國大陸這幾年來經濟改革開放的進步。但他們掩蓋下崗工人,掩蓋失業率,掩蓋國營企業的倒退,掩蓋整個金融體系的呆帳。他[節目裏]出現的都是那邊[大陸]又建設了多好多好。但相對地,他們卻講臺灣的失業率、臺灣的勞工抗議、臺灣的社會動亂等等。」

中國政府借臺灣的民主開放及放寬外人投資等政策,加上媒體遭遇經濟不景氣,營運普遍陷入困境的時機,以直接或間接方式支持臺灣媒體所需資金,甚至入股投資。長此以往,臺灣媒體漸失自主權,不能自由發聲,將嚴重影響臺灣的自由、民主,後果令人擔憂。

3、在香港

在香港,有一些貌似中立的傳媒巧妙地為中國政府說話。對香港的傳媒來講,一邊有政治上的壓力,另一邊也有商業利益的壓力和誘惑。中資機構選擇性地落廣告,已是公開的秘密。

4、歐洲

在歐洲有國務院僑辦出資的報紙,叫做歐洲時報。雖然它的面貌扮演得似乎是華僑的民間報紙,但它是中國共產黨的喉舌,為共產黨的統戰工作效勞。可是畢竟在海外,所以它的口氣又不便於過份官腔十足。

二、中共在海外滲透華語媒體的策略

中國共產黨做華僑工作有統戰部,港澳有港澳辦公室,中共控制海外中文媒體在國內也有相應的協調機構。 據報導, 今年三月份,北京召開了一個內部會議,由中共內部十四個部委,組成了一個海外宣傳工作聯合工作領導小組,包括外交部、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公安部、安全部、中宣部、統戰部、中聯部等等部門全數加入,還有解放軍的情報部門,也加入了這個規模頗大的「小組」。這個領導小組不斷地將海外中文媒體”請”到中國大陸聚會。

2003年九月下旬,「第二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湖南長沙召開,前任外交部長現為國務委員的唐家璇出席。

11月3號,海外中文報業協會第三十六屆年會在北京召開,來自海外的華語傳媒人物,有數以百人參加。中共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親臨會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趙啟正還要求海外中文媒體們,要“正確報導中國的新聞”,他說,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願意為海外中文報業服務。實際上,中共就是利用這種高層會見來營造一種氣氛,使得海外華文媒體重新選擇他們的立場,但對那些與中共調子不一致的媒體就孤立,如<蘋果日報>就不在邀請之列。

據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這篇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的文章披露,中國政府介入海外中文媒體的主要策略有4種:

其一,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臺和電視臺。

其二,利用經濟手段影響於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突出的表現是任何對中共不利的消息都被刪除。

其三,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

其四,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於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

總體來說,中國政府對海外華語媒體的滲透無外乎兩種方式,一是威逼, 二是利誘。海外華人中仍有很多人有親屬在國內,經歷過幾十年政治運動的中國人對共產黨在政治上的壓力大都心存畏懼,在經濟上很多人在國內有投資,商業往來,也害怕自己的在國內的生意受影響,再加上共產黨不惜血本的經濟利誘,很多華語媒體都難以抵禦,以至於出賣了自己的職業道德,或多或少地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具。

在影響媒體報導的導向上,中共特工部門還擬定了一套策略,主要包括:「圍繞目的,強化宣傳」、「抓住熱點,大做文章」、「眾說紛紜,魚目混珠」、「無中生有,空穴來風」、「渲染局部,掩蓋全局」、「順其心理,推波助瀾」、「封其喉舌,唯我獨享」等手法。

三、中共對海外華語媒體滲透的目的

1、對海外華人延續國內的共產專制的意識形態宣傳,防止他們受自由,民主的理念的影響。

其實,現在已沒有人相信共產主義了,就連江澤民自己也在美國CBS電視臺 的專訪中承認已不再相信共產主義了,它只是共產黨維護統治的一個工具而已,這種宣傳是虛偽的。而一些在這種宣傳灌輸下長大的中國人,或多或少還在受著它的影響,我甚至還看到一些海外華人雖已出國多年,卻還在訂閱人民日報海外版,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著他們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

2、狹隘的民族主義的宣傳,把共產黨和中華民族混在一個概念裏,用國家、民族作它的遮羞布。

身為炎黃子孫,我們都熱愛自己的祖國,尤其身在海外時,這種愛國和思鄉之情更甚。但我們愛的是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中國的土地,中國的人民,而決非某一個政黨,某一個領導人。

然而共產黨卻在宣傳中把黨和中國混在一起,把國人的愛國之心轉嫁到愛黨上,於是無論它犯了多大的錯誤,似乎還依然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回首建國以來的五十幾年,在歷次運動中,差不多有一半的中國人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過共產黨的迫害。然而在狹隘的民族主義的宣傳和煽動下,不少人都淡忘了這一點,甚至在不理智的感情帶動下,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都不能清醒地判斷。

比如,一些海外華人的愛國之心被中國共產黨的海外宣傳所利用,甚至加入到為鎮壓法輪功吶喊助威的行列中。殊不知,法輪功學員也是愛國的,而且正是出於對國家和人民負責的心,他們才以和平方式竭力停止這場對眾多中國人的迫害,他們反對的只是江氏集團發動的這場迫害。其實只要冷靜下來想一想,是繼續這場迫害對中國好呢,還是停止這場迫害對中國好呢,我想每個人都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3、利用海外中文媒體的報導,再在國內進行反宣傳,以達到蒙蔽國內的老百姓,以此加強它的獨裁統治的目的。

比如我聽說過一位西方法輪功學員去中國請願的故事,抓他的警察甚至認為國外也都禁止煉法輪功,可見在國內進行的反宣傳的後果。

從以上引述的媒體報導中,可以看出,共產黨在對海外華人媒體的滲透是不惜血本的,花的錢是巨大的,真可謂是花著老百姓的血汗錢來騙老百姓。

4、減輕海外對大陸一黨專制,迫害異己人士的輿論壓力,以達到隨心所欲的目的。

作惡的人最怕自己的惡行被暴光,也最怕輿論的譴責。而眾多海外華人媒體對共產黨迫害異己人士的鴉雀無聲,就是對這種迫害的推波助瀾。

四、希望

在眾多海外華人媒體被共產黨逐一滲透時,卻仍有腰桿挺直,不畏威逼,不受利誘的華人媒體,如蘋果日報,大紀元時報,自由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等。這些媒體象一股清流,以客觀、公正、深入即時的、獨立於任何政治勢力的報導服務著華人社區。

共產黨對海外媒體的滲透也逐漸地被西方了解,前不久兩名美國國會議員提交國會《304》號法案,就是表達美國會關於中國在美國和中國對法輪功的壓制所持的意見。議案要求 中國停止用外交使節散布歪曲法輪功的謊言。另外,法輪功學員以法律手段控告某些散布謊言誹謗之辭的中文媒體就是很好的制止這種滲透的方式(紐約對僑報,星島日報的起訴;加拿大對華僑時報的起訴)。

在媒體滲透下,每個人都是受害者,而且是在不知不覺的受害。反過來,每個人又都有一份力量,來抵制這種滲透。比如拒絕買那些刊登不實報導的報紙,我們就能抑制住共產黨的黑手在海外的延伸,我們也就能自己保護自己,我想那些媒體最終會沒有市場。 我們還可以告訴裝有CCTV4各個郡縣的有線電視臺,撤掉這一已淪為共產黨的宣傳喉舌的電視臺。

也許有人說,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媒體不是應該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權力嗎?的確,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天賦人權,但如果一個媒體不持客觀,公正,真實的態度,而是淪為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宣傳工具,這實際上是濫用憲法賦予的自由權利, 這是對美國憲法的褻瀆,那它就不應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新聞自由的前提是客觀事實,而不是隨意捏造。

願我們每個人都能抵制中國共產黨這種對海外華人媒體的滲透,支持那些客觀、公正、獨立於任何政治勢力的華人媒體。涓涓細流可匯成江海,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這樣作,那華人世界中的客觀、公正的新聞環境將不再遙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