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香港招商趣聞!命彪形大漢將記者拎起轉180度(多圖)
 
林淩
 
2004-1-5
 
【人民報消息】

薄熙來香港招商會慘敗

您怎麼富有想象力,也想不到遼寧省長薄熙來去香港招商時,能讓手下人對記者動粗。

《前哨》2004年1月刊沈鋼撰文透露了這個消息。2003年十一月十七日至二十日,遼寧省長薄熙來率領遼寧十四市五百多人來港招商。薄省長帶來六十三個大項目,投資總額二百四十五億美元。

名聲太臭低調赴港

被一些女學生稱為風流倜儻的流氓省長薄熙來是造勢做騷的「專業人士」。一九九七年落選「十五大」中央候補委員灰溜溜回大連、後來因為在大連廣場懸掛江澤民巨幅畫像而受到賞識,2001年被江澤民提拔當了遼寧省長,薄省長自我歡迎歡送的大秀做的絕不亞於江澤民和曾慶紅,讓不知情的人真以為他深得民心、深受愛戴。

2001年薄熙來去港時得意忘形,在亞洲電視臺上侃侃而談,當時香港的報刊、電臺、電視臺報導了不少,有不少「追星族」對他評價不錯。雖然時隔兩年,明星薄熙來卻低調得闋無聲息,香港報刊上對薄省長蒞臨敝港語焉不詳。沈鋼說,為了追薄省長的新聞,曾上網在搜索網站「狗狗」打入薄省長大名,誰知大吉利是……首頁出現的竟是「全球華人營救記者姜維平委員會」在《前哨》刊登的廣告──《薄熙來十宗罪》。

薄熙來心中有三個鬼

看來此次薄省長來港有點心中有鬼:第一「鬼」就是迫害記者姜維平;第二「鬼」是富豪仰融在美國上訴「遼寧省委」,但接受採訪時點明告的就是他;第三「鬼」就是拿了倒臺富豪楊斌多少錢的問題。回歸剛五年的香港肯定仍不乏有一批犯「Simple」和「naive」幼稚病的記者,如果大張旗鼓地在港作秀,那到時難免有人提一些噎薄省長嗓子眼兒的、損害薄省長光輝形象的問題

用彪形大漢對付記者


薄熙來跑到香港動粗!
但醜媳婦終要見公婆的。薄省長來港招商不可能不見記者,但他的「武館」裡早已準備了一些對付記者的彪形大漢。十一月十九日,薄省長舉行新聞發佈會(請柬只發給部份「友好報刊」),但友好報刊難免有漏網鑽進去的不友好人士。薄熙來答記者問時,果然有記者哪壺不開提哪壺,向他提出仰融的問題,薄熙來不但竟然不回答問題,還努努嘴示意彪形大漢把瘦小的香港記者象拎小雞子似的拎起旋轉一百八十度。薄熙來的這一舉動讓「友好報刊」倒抽一口涼氣,他們私下說,他怎麼傻到跑香港玩兒這一套,這不是等於在證實那些不利傳言是真的嗎?還有人說,幸虧不是在大陸,不然問這話的記者也要被抓去判刑了。不過,如果「全球華人營救記者姜維平委員會」知道薄省長來,整個委員會成員都到招商會來要求釋放姜維平,那幾個彪形大漢夠用嗎?

由於心虛造勢不夠,知道薄省長率龐大招商團來港的人很少。薄省長二百四十五億美元的招商額不知還剩多少,薄省長曾邀請香港富豪李嘉誠、鄭裕彤、馮國經出席招商會,但這些富豪都「腳惠而實不至」,沒聽到他們向遼寧投資什麼項目。薄省長五百人招商團變成超級香港旅遊團,恐怕又要花去遼寧人民上千萬元的血汗錢!

中央委員、遼寧省長薄熙來對這點兒錢並不在乎,他心裡惦記的是如何能象整治姜維平那樣整治這個香港記者。

大陸各地來港招商絡繹不絕

好象成心跟薄熙來過不去,在薄熙來去港招商時,大陸各省市也絡繹不絕往香港奔。四川省幾乎和薄熙來同時來港招商,四川省樂山市也來招商。十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財大氣粗的上海市長韓正率領市政府代表團訪港,與港府舉行滬港經貿合作會議。十一月上旬,上海黃浦區區長陸曉春又率黃浦區招商團來港。十月初,廣東、北京也先後派遣代表團、考察團來港尋找合作。和他們相比,薄熙來更加不被重視。

我們無從知道以上措招了多少商,但據大陸傳媒報導,某市前兩年到國外招商,花費三百多萬元,引進的資金也是三百多萬元。這說明,招商根本是共幹遊山玩水的籍口。怕的就是薄熙來此次引進的資金還不如花費的多。

以土地每畝二三萬元招商


獨裁政府誰敢投資?
據透露,由於江澤民父子帶領貪官們成千萬成億地盜竊國庫,所以中國急需外資輸血,否則經濟血脈就要斷流。

為此,中共高層逼著各級官僚四處招商,不但到香港和國外招商,在大陸各地也大搞招商騷。由於各地互相競爭激烈,有的在土地、稅收上以「出血價」招徠客戶,他們不知道為什麼要招商,所以國家資財成了他們招商的代價。

例如在蘇州,土地開發成本在每畝二十萬元左右,而目前的地價已降至每畝十五萬元以下。江蘇吳江以及浙江寧波和杭州,則將地價直接壓到了每畝五萬元,無錫甚至降到二萬至三萬元,就是上海一些郊區也拿出了每畝五萬至六萬元的低價。稅收政策也是爭取外資的主要「繡球」。國家規定,外資企業可享受基本稅百分之十五及「兩免三減半」的優惠政策,但許多城市都以各種方式突破了這一政策底線。

一些地方還出現「零地價」或者「土地買一送一」,也是採取了類似「稅收返還」的辦法,每年將新增稅收的地方留成部分,全部或絕大部分返還給工業園區的建設主體。有的地方財政不怛補貼土地差價,還補貼各種規費,廣東清遠市去年單補貼電價就拿出了一億多元。

即使在蘇州這樣外資密集地區,直接引進國際資本帶來的高增長也是通過耗費大量的土地資源和勞動力的低成本為代價的。工業用地周期長達五十周年以上,是不可替代的短缺資源。一份關於蘇州引資情況的調研通報指出,按照蘇州目前經濟的增長要求,每年需新增項目用地六萬畝左右;國民生產總值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就要消耗四千畝土地,以目前百分之十四的發展速度,到二O二O年蘇州工業用地就耗盡了。

江蘇某縣教師有五萬招商任務

連教師都分配五萬招商任務,可見國家經濟危急到何種地步!

各級政府知道很多事情他們做不到,比如招商,就是把人家口袋裡的錢拿過來裝在自己口袋裡,人家能輕易這麼做嗎? 但沒有辦法,各地政府的工作績效仍然以經濟總量和增長的速度作為主要指標,做不到就是無能,就要下臺,所以為了體現政績,最易見效的方式就是通過拚命引資拉動國民生產總值等指標增長。實際上這都是虛的,和上報畝產萬斤糧沒有任何兩樣。

與此同時,一些地方級級下任務、層層壓指標,使招商競賽進一步加劇。一些地方政府把招商引資當作第一要務,稱為「一把手工程」;甚至將機關幹部的工資與招商引資數量掛鉤,給每個機關幹部下指標,完不成任務就取消基本工資。江蘇某縣連教師都有五萬元的招商任務。山東某市的組織部長,為完不成招商任務發愁。蘇北的一個縣還制定了一整套的獎罰辦法,完不成招商任務就要面臨通報批評──誡勉──離崗──引咎辭職的被處理程序,今年六月該縣已有九個鄉鎮局辦的「一把手」受到離崗處理。


姜維平的遭遇讓香港人記憶
猶新
北京每年有數百場投資發佈會,各省、市、縣很多官員紛紛跑來,表面文章總是要做的,雖然真正引資額不多,又花費幾十萬會議費,但踏實的是能向上面有個交代。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員們就是這樣心知肚明地欺騙和被欺騙。

昆山市委書記曹新平說,招商要講究成本,防止把「招商熱」變成「招災熱」。他只說對了一半,他不知道為什麼要招商,為什麼要這樣用百姓的血汗造勢作騷,因為中國經濟已經沒有成本,中共這個八十多歲的老人的造血機構已經全部失靈,其血管裡流淌的都是別人輸進去的血,沒有一點兒是自己的!

薄熙來手裡的兩大富豪的血都榨乾了,一個已經送進了監獄,另一個送進監獄之前逃脫了,香港的媒體消息那麼靈通,哪個富翁皮肉癢癢想要讓薄熙來拿刑具給自己撓一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