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渗透海外华人媒体之策略目的
 
作者:刘宁平(美利坚大学访问助理教授)
 
2004-1-9
 
【人民报消息】记得89年六四的时候,我还在上高中。当时我尽管知道中共在很多事情上是不说实话,但对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和节目还相信,对“反革命暴乱”,“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人”,“共和国卫士被暴徒烧死”等新闻都相信。

出国以后,当我看到当时的照片、录像,尤其是看到被坦克碾过的贴在路面上薄薄的人的尸体的照片时,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不仅仅是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的愤怒,更是对那些谎言宣传的愤怒,同时也为自己在这么大的一件事上被彻头彻尾地骗了这么长时间而警省。

这件事也让我看清中共媒体为政治目的进行宣传的迷惑性、欺骗性煽动性和不择手段,也使我看到了这种媒体宣传上的蓄意的误导、欺骗、甚至造假,对一个人、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伤害毒害有多么大,它甚至能扼杀一个民族的精神。

在六四以后,中共靠着淡化和欺骗宣传平息了国内的民愤,但在海外却受到了多方围堵谴责和制裁,包括在华人社区,很是被动。加上海外毕竟不是国内,武力暴政、专制统治封锁消息是不可能的,为改变善这种被围堵的局面,中共高层在海外大力加强了对海外意识形态和媒体上的渗透。他们对内封锁消息,对外输出舆论宣传,不仅操控了国内的新闻,也试图操控国际媒体。在海外,大家可以注意到在许多重大事件上许多华文媒体的报导与西方主流媒体有异,这都与中国共产党势力的渗透有关。

一,媒体披露中共海外渗透华语媒体

1、北美

据美国独立非盈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发表的2001年11月21日一期中国简讯(China Brief)的一篇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的文章披露,中国政府做出了巨大努力介入北美的中文媒体。

这篇文章说, 目前美国主要有四种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发行总量约七十万份,这四种报纸都受着中国大陆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侨报:九十年在纽约成立,直接受控于中国政府,该报的特点是大量及时地报导来自中共的消息。它代表着中共官方的声音和观点。

在此仅举一例,可看出侨报的这一特点。《侨报》自99年7。20,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以来直到2002年5月,在两年零十个月中,共刊登法轮功反面文章300多篇,几乎平均三天一篇,除了转载大量官方媒体的文章外,还有很多该报的述评文章,观点与国内的官方媒体同出一辙。
作为一个媒体,没有一篇法轮功的正面报导,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它的目的性。

星岛日报:一九三八年于香港创立,六十年代进入旧金山、纽约和洛杉矶。八十年代后期,星岛日报遇到财务危机,借中共政府资助摆脱了危机。于是,十年内该报转变倾向,成为支持共产主义的报纸,报纸的老板Sally Aw Sian 已成为中共政协委员。 

海外星岛日报总编辑里戈今年8月突然辞职返京,引起海外媒体高度关注。 今年41岁的里戈来自北京,据说他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陆人士在海外中文媒体中担任职务最高者之一。里戈曾担任人民日报编辑,11年前加入星岛日报。据悉,里戈曾多次申请入籍美国遭到美国政府拒绝。

明报:中共为准备香港九七年回归,从九十年代初就花大力气在香港通过第三方购买一些重要的新闻媒体,明报就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五年十月,一马来西亚木材业富商购买了明报,该商人据悉和中共有密切的商业往来。

世界日报:世界日报开拓中共大陆市场。中共领事馆的官员曾向世界日报纽约分部施加压力,要求其不要发表与法轮功有关的文章。

我的一些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告诉我,由于海外华人媒体很少公正报导有关法轮功的新闻,他们曾经自己掏钱去世界日报刊登法轮功的广告,如果广告本身是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世界日报通常给登,但如果是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很难给登了,来自国内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除传统的媒体报纸外,中共还广泛涉足电台,电视业。在北美用号称“小耳朵”的接收器可以免费观看CCTV-4的卫星电视转播。中国政府在美国推广其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央四台在美国个主要城市都租了频道时段。还有一些当地的电台,电视,后面均有中共的影子。

中央电视台第九频道英语节目(CCTV-9 )24小时不间断通过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公司的有线电视网在美国纽约、洛杉矶和休斯顿三城市播放,这是央视与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公司达成的协议。 中国官员希望在美国播放第九频道,有助于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态度。时代华纳旗下的CNN 对中共的态度马上转了180度。

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据报也在和中国政府谈判,以一系列行动讨好中国政府以争取达成类似的协议。

在互联网方面,YAHOO屈服于利益承诺过滤对中共不利的言论观点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前一段GOOGLE 的被封就被一些网络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对YAHOO的回报。

2、台湾

大纪元网站2003年10月28日报导,金门晚报发行人彭垂滨,涉嫌利用报社掩护,刺探收集国防军事机密,被检察官依〈妨害军机治罪条例〉及〈刑法刺探国防秘密未遂罪〉起诉。这事件使中共以金钱渗透、操控台湾媒体的做法曝光。

看中国网站2003年10月19日报导, 不同的消息来源显示,中国涉台事务单位去年曾特建立「台湾媒体监控中心」,二十四小时监控台湾各类型媒体新闻报导,除研究如何散播有利中国共产党的新闻议题,并透过部份在台的中资媒体,企图操控亲中议题。

据南方快报报导,台湾目前有17家媒体有巨额中资介入,其中包括平面媒体8家、电子媒体4家、周刊3家、出版社一家及科技杂志社一家。

其中一家历史悠久、颇具规模的平面媒体,曾在2001年9月间获得中资间接投资新台币十亿元。中国认为这家平面媒体的立场较为「骑墙」,才将它列为争取的工作重点,并透过一位曾经任职这家媒体、现在中国的高层媒体人积极建立双方合作关系,企图影响这家媒体的走向。

电子媒体方面,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利用台湾一家电视台负债多、资金缺口大的弱点,以旗下两家境外网际网络网站名义,资助台湾这家电视台及一个网站总计五千万美元资金。

《TaiwanNews总合周刊》报导,新生报董事长叶嘉扬 ,曾任北京大学校办企业——北大方正控股公司副总裁。新生报另一名董事包心萍曾任职联合报系,多次以联合报系电脑技术部门主管名义访问北大方正集团,因此,尽管新生报董事会人员澄清叶嘉扬和北大方正的关系,宣称叶所拥有的新生报股权全为个人所有,不代表任何团体,但是仍难免让人起疑: 中国政府是否采用迂回手法参与经营新生报。

自由时报2003年4月18日报导说,台湾情报机关发现,中国大陆已将渗透台湾媒体列为对台重点工作之一,且有多笔数千万元新台币不等的中资,秘密透过几个国家和地区,层层转汇投资台湾几家报纸、电视台。而这些中资入主的多家报纸、电视台,被发现其报导方针迥异于中资入主前的报导走向,增加很多关于中国政经民情报导,且报导立场明显亲中共,例如中国十六大全国代表大会、长江三峡大坝工程、高科技业发展等报导,都有极为有利中共的报导。

台湾文化复兴总会秘书长、前台湾国安会谘询委员苏进强,日前在接受北美新唐人中文电视台采访时,谈到中国可能透过两岸文化媒体交流对台湾施行统战的问题。苏秘书长说:「他们[中共]买台湾电视台的某些时段,来宣传中国大陆这几年来经济改革开放的进步。但他们掩盖下岗工人,掩盖失业率,掩盖国营企业的倒退,掩盖整个金融体系的呆帐。他[节目里]出现的都是那边[大陆]又建设了多好多好。但相对地,他们却讲台湾的失业率、台湾的劳工抗议、台湾的社会动乱等等。」

中国政府借台湾的民主开放及放宽外人投资等政策,加上媒体遭遇经济不景气,营运普遍陷入困境的时机,以直接或间接方式支持台湾媒体所需资金,甚至入股投资。长此以往,台湾媒体渐失自主权,不能自由发声,将严重影响台湾的自由、民主,后果令人担忧。

3、在香港

在香港,有一些貌似中立的传媒巧妙地为中国政府说话。对香港的传媒来讲,一边有政治上的压力,另一边也有商业利益的压力和诱惑。中资机构选择性地落广告,已是公开的秘密。

4、欧洲

在欧洲有国务院侨办出资的报纸,叫做欧洲时报。虽然它的面貌扮演得似乎是华侨的民间报纸,但它是中国共产党的喉舌,为共产党的统战工作效劳。可是毕竟在海外,所以它的口气又不便于过份官腔十足。

二、中共在海外渗透华语媒体的策略

中国共产党做华侨工作有统战部,港澳有港澳办公室,中共控制海外中文媒体在国内也有相应的协调机构。 据报导, 今年三月份,北京召开了一个内部会议,由中共内部十四个部委,组成了一个海外宣传工作联合工作领导小组,包括外交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公安部、安全部、中宣部、统战部、中联部等等部门全数加入,还有解放军的情报部门,也加入了这个规模颇大的「小组」。这个领导小组不断地将海外中文媒体”请”到中国大陆聚会。

2003年九月下旬,「第二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湖南长沙召开,前任外交部长现为国务委员的唐家璇出席。

11月3号,海外中文报业协会第三十六届年会在北京召开,来自海外的华语传媒人物,有数以百人参加。中共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亲临会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还要求海外中文媒体们,要“正确报导中国的新闻”,他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愿意为海外中文报业服务。实际上,中共就是利用这种高层会见来营造一种气氛,使得海外华文媒体重新选择他们的立场,但对那些与中共调子不一致的媒体就孤立,如<苹果日报>就不在邀请之列。

据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这篇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的文章披露,中国政府介入海外中文媒体的主要策略有4种:

其一,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

其二,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突出的表现是任何对中共不利的消息都被删除。

其三,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

其四,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于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对海外华语媒体的渗透无外乎两种方式,一是威逼, 二是利诱。海外华人中仍有很多人有亲属在国内,经历过几十年政治运动的中国人对共产党在政治上的压力大都心存畏惧,在经济上很多人在国内有投资,商业往来,也害怕自己的在国内的生意受影响,再加上共产党不惜血本的经济利诱,很多华语媒体都难以抵御,以至于出卖了自己的职业道德,或多或少地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工具。

在影响媒体报导的导向上,中共特工部门还拟定了一套策略,主要包括:「围绕目的,强化宣传」、「抓住热点,大做文章」、「众说纷纭,鱼目混珠」、「无中生有,空穴来风」、「渲染局部,掩盖全局」、「顺其心理,推波助澜」、「封其喉舌,唯我独享」等手法。

三、中共对海外华语媒体渗透的目的

1、对海外华人延续国内的共产专制的意识形态宣传,防止他们受自由,民主的理念的影响。

其实,现在已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了,就连江泽民自己也在美国CBS电视台 的专访中承认已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了,它只是共产党维护统治的一个工具而已,这种宣传是虚伪的。而一些在这种宣传灌输下长大的中国人,或多或少还在受着它的影响,我甚至还看到一些海外华人虽已出国多年,却还在订阅人民日报海外版,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着他们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

2、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宣传,把共产党和中华民族混在一个概念里,用国家、民族作它的遮羞布。

身为炎黄子孙,我们都热爱自己的祖国,尤其身在海外时,这种爱国和思乡之情更甚。但我们爱的是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中国的土地,中国的人民,而决非某一个政党,某一个领导人。

然而共产党却在宣传中把党和中国混在一起,把国人的爱国之心转嫁到爱党上,于是无论它犯了多大的错误,似乎还依然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回首建国以来的五十几年,在历次运动中,差不多有一半的中国人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过共产党的迫害。然而在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宣传和煽动下,不少人都淡忘了这一点,甚至在不理智的感情带动下,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都不能清醒地判断。

比如,一些海外华人的爱国之心被中国共产党的海外宣传所利用,甚至加入到为镇压法轮功呐喊助威的行列中。殊不知,法轮功学员也是爱国的,而且正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心,他们才以和平方式竭力停止这场对众多中国人的迫害,他们反对的只是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迫害。其实只要冷静下来想一想,是继续这场迫害对中国好呢,还是停止这场迫害对中国好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3、利用海外中文媒体的报导,再在国内进行反宣传,以达到蒙蔽国内的老百姓,以此加强它的独裁统治的目的。

比如我听说过一位西方法轮功学员去中国请愿的故事,抓他的警察甚至认为国外也都禁止炼法轮功,可见在国内进行的反宣传的后果。

从以上引述的媒体报导中,可以看出,共产党在对海外华人媒体的渗透是不惜血本的,花的钱是巨大的,真可谓是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来骗老百姓。

4、减轻海外对大陆一党专制,迫害异己人士的舆论压力,以达到随心所欲的目的。

作恶的人最怕自己的恶行被暴光,也最怕舆论的谴责。而众多海外华人媒体对共产党迫害异己人士的鸦雀无声,就是对这种迫害的推波助澜。

四、希望

在众多海外华人媒体被共产党逐一渗透时,却仍有腰杆挺直,不畏威逼,不受利诱的华人媒体,如苹果日报,大纪元时报,自由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等。这些媒体象一股清流,以客观、公正、深入即时的、独立于任何政治势力的报导服务着华人社区。

共产党对海外媒体的渗透也逐渐地被西方了解,前不久两名美国国会议员提交国会《304》号法案,就是表达美国会关于中国在美国和中国对法轮功的压制所持的意见。议案要求 中国停止用外交使节散布歪曲法轮功的谎言。另外,法轮功学员以法律手段控告某些散布谎言诽谤之辞的中文媒体就是很好的制止这种渗透的方式(纽约对侨报,星岛日报的起诉;加拿大对华侨时报的起诉)。

在媒体渗透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而且是在不知不觉的受害。反过来,每个人又都有一份力量,来抵制这种渗透。比如拒绝买那些刊登不实报导的报纸,我们就能抑制住共产党的黑手在海外的延伸,我们也就能自己保护自己,我想那些媒体最终会没有市场。 我们还可以告诉装有CCTV4各个郡县的有线电视台,撤掉这一已沦为共产党的宣传喉舌的电视台。

也许有人说,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媒体不是应该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权力吗?的确,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天赋人权,但如果一个媒体不持客观,公正,真实的态度,而是沦为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宣传工具,这实际上是滥用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 这是对美国宪法的亵渎,那它就不应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新闻自由的前提是客观事实,而不是随意捏造。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抵制中国共产党这种对海外华人媒体的渗透,支持那些客观、公正、独立于任何政治势力的华人媒体。涓涓细流可汇成江海,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这样作,那华人世界中的客观、公正的新闻环境将不再遥远。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