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組織搖山動地!中央緊急召開全國電話會議 (多圖)
 
嶽山
 
2003-12-17
 
【人民報消息】十月至十一月中旬,十二個省市,有近二百多萬農民掀起抗爭潮,成立了三百多個農民組織,抗爭的口號是:農民是土地的主人,反壓迫、反剝削、反欺榨。

農民組織遍地開花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
《爭鳴雜誌》12月刊報導,自十月份以來,大陸的十二個省區、直轄市,發生了新一波的農民抗爭潮,參加的人數約二百萬。其新特點是紛紛成立自發性的農民組織,這說明了大陸的農民抗爭潮進一步激化和升級。

近期的新華社《內參》和國務院辦公廳《簡報》,對此連續作了報導,稱:有十多個地區、近百個村的二十多萬農民和鄉村幹部,大規模地向縣、市進軍遊行。有的還宣布成立各種農民組織,名稱有:「農民民主政府」、「農民土地委員會」、「農民自救委員會」、「農民聯合政府」、「農民自救自治政府」、「農村農民土地改革委員會」、「農民革命政府」,還出現了一個「農民之聲電臺」。

據《內參》披露:在二十五個省(區)的農村,公開宣布成立以農民為主體的團體,有三百五十多個,基本上都沒有外界政治勢力或宗教勢力操控。這些農民組織發展很快,目標、訴求都明確:農民是土地的主人,反壓迫、反剝削、反欺榨。

(內參》還披露:河北、河南、山東、安徽等地的農民組織,能發動十萬以上的農民包圍占據縣市黨政機關,最長達八天,直至上級領導出面作出若干承諾才撤走。

中南海震驚

十月下旬,中共中央、國務院已對矛盾激化的九個省區,派遣了調研組進駐。這九個省區是:遼寧省、黑龍江省、河北省、河南省、山東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北省、內蒙古自治區。

十一月十日以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又從各部委、中央黨校、總政治部抽調了一千二百多名處級以上幹部,組成四十多個小組,分批到十六個省區、四十多個縣市屬下的鄉村考察,任務是了解農民的實際處境、農村的主要問題、農民的主要訴求和抗爭活動升級的原因,並用調查所得與地方上報的情況相比較。

緊急召開全國電話會議緩解矛盾


曾慶紅親民秀是騙老百姓的
十一月二十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了全國省市黨政主要負責人電話會議。會議有三個主題:嚴禁借年終評比以各種名目發放「獎金」或「福利」等,嚴格按照中央有關政策,保障下崗職工、困難職工基本生活和醫療,處理好社會矛盾,避免激化、爆發,認真落實農村政策,堅決嚴懲危害農民利益的事件,維護農村正常局面。會議並要求省委、省政府派工作組進駐問題集中、矛盾激化、危機待發的地區。

胡錦濤的五個「始終」

十一月二十日的電話會議傳達了胡錦濤在中央政治局就當前農民抗爭激化問題的講話。胡在講話中用了五個「始終」。他說:無論是建國以來五十多年的歷程,還是改革開放二十多年的歷程,農村農民問題始終是黨和政府的頭等重大問題;始終沒有從中國在相當長的期間內都是農業大國的角度思考,作出中長期的決策;始終沒有從占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的利益出發制訂和落實好方針政策;始終沒有從國家社會制度、社會政治安危,處理好農民利益問題;農民始終在國家社會、政治、經濟、教育等領域,處於極不恰當的地位。

溫家寶坦率地承認說:我們給農民的太少,而欠農民的太多、太沉重。

中國大陸農民的處境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務院研究室一份調研材料表明:八十年代中期至二OO二年底,國民經濟綜合實力提升十二點三倍,城市職工、幹部收入增加了十五點二倍。而農民則被遠遠拋在後頭,不但有幾千萬人不得溫飽,而且日益沉重的稅費壓榨,已經把安份守己的農民逼上梁山。近兩個月來的斗爭升級就是預兆。

以下是十月至十一月中旬,十二個省市農民抗爭活動簡表:


事情起變化了──農民正在紛紛起來抗爭,而且紛紛成立組織,他們要當土地的主人。農民本來就是土地的主人,可是「社會主義」把他們「組織起來」以後,那入了股的土地就變成「公有」。他們不但失去了土地,也失去了人身自由。改革開放以後,他們打破了「公有」的牢籠,但也只是爭回了部份的土地經營權,並沒有爭回土地所有權。他們擺脫了「公社」「生產隊」的束縛,並沒有擺脫「人民民主專政」的壓迫,那名目繁多的苛捐雜稅和各式各樣的「費」,以及二等公民的屈辱身份,使他們終於覺悟了:原來自己受了幾十年的愚弄,八億農民不過是這個政權壓迫、剝削和欺詐的「人料」,於是才發出反壓迫、反剝削、反欺詐的怒吼,喊出要當主人的政治要求。

編後議:基礎就要崩潰了


農民在北京幹著廉價苦工
中國共產黨說自己的政權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其中的「無產階級領導」和「人民民主」,都由共產黨一手「承包」,或者用江核心的「三字經」來說,是由具有「三個代表」身份的共產黨給「代表」了。也就是說,領導權也好,民主權利也好,老百姓是沒有份的。於是他們便只有趴在「領導者」腳下充當「基礎」的份兒。

現在農民已經不想再給別人當「基礎」了,他們要爭取自己的權利,要當土地的主人。

於是,中共五十多年在農民身體上建立起來的統治大廈,現在已發生動搖。這是中共一黨專政統治危機中最嚴重的裂縫。要知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淳樸的農民被逼上梁山的時候,那力量是可怕的。千萬不要走「六四」的老路!如果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那麼農民一旦造反,就是另外一副情景。

靠農民打天下,把天下拿到手以後又把農民踩在腳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共產黨,現在應該認真改弦更張,因為你們立足的基礎就要崩潰了。這不是作點親民舉動,緩和一下矛盾就能解決的。這是整個中共統治危機的一個組成部份,毛澤東的「用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戰術正在實施中,危機的爆發不會很遠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