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震驚八十八國首腦的照片(圖)
 
鮑光
 
2003-11-4
 
【人民報消息】我看到一則小消息,甚至連作者都不知道,報導說的是一個開中巴的漂亮女司機被車上三名歹徒拉下車去蹂躪,車上共14名乘客,只有一名瘦弱的男子應聲奮起,卻被打傷在地。男子氣極,奮起大呼全車人制止暴行,卻無人響應,任憑女司機被拖至山林草叢......,回來後女司機強行要那位瘦弱的男子下車,後來她開車沖下萬丈懸崖,與那10名見死不救的乘客和強姦她的那3名歹徒同歸於盡。

這新聞雖短,卻強烈地震撼著我的心。在看完那則小消息後,我又看到另一則小消息,它刊登在11月4日的新華網的「新華聚焦」裡,發表時間是16點47分36秒,題目是《江澤民胡錦濤等領導會見全軍院校會議代表》。我從這個女司機想到了她的父母、家人的哀痛,不知怎的我覺得她就像我的祖國母親現在的處境,我想啊,想啊,想到很多、很深、很悲、很痛,......,淚水終於從我的面頰流淌下來,我知道這些淚水已經匯合在中華民族那哀傷的淚河之中。

請看看下面這張來自新華網的照片吧,照片上的江澤民是不是就像那蹂躪女司機的歹徒?在強姦全國民意、在強姦胡錦濤?從中央到地方,從高層到百姓,十幾億人哪,有多少是那些歹徒?有多少是袖手旁觀、見死不救的「乘客」? 有多少是勢單力薄的正直人?有多少是不甘被侮辱的「女司機」?


新華網圖片說明:11月4日,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中央軍委副主席胡錦濤在北京會見出席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代表。 新華社記者 王建民 攝

您仔細看看,在第一排滿視野的軍官中間不倫不類地夾了一個著便衣的女人,她就是有夫之婦、江澤民的姘頭陳至立,陪江澤民上床的是這個女人,被江澤民強姦的是全中國人民!

不是嗎?在民主國家,因為生活誹聞而辭職的國家領導人時有出現,而在中國,在江澤民明知道全國都在議論他們的不正當關係時,居然攜情婦出現在軍事活動中,這不是公然和全國人民叫板?豈不是在世界面前羞辱國民?我相信被震驚的決不止是八十八國的首腦!

和這張侮辱性照片配在一起的是同樣內涵的新聞報導:

新華網北京11月4日電(記者曹智)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中央軍委副主席胡錦濤(在這篇報導中,胡錦濤的名字僅僅出現這一次)4日上午在京會見了出席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代表。江澤民強調,我們一定要堅持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十六大精神,切實把院校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堅持與時俱進、改革創新,逐步建立起符合中國國情、具有我軍特色的新型院校體系,加速培養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

報導說,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曹剛川,國務委員陳至立,中央軍委委員徐才厚、梁光烈、廖錫龍、李繼耐參加會見。

陳至立有什麼資格排在四位上將前面?有什麼資格參加軍事方面的會議?

您再仔細看看那張照片,第一排共九個人,中央軍事委員會共八人,全部到齊,加上陳至立一共九人。如果沒有陳至立夾在中間,那第一排的八人座,必然是江胡平分秋色,兩邊各坐三人。平起平坐?江澤民不幹,他要當中共的「阿公」,所以第一排非九人不可!是誰這樣縱容「歹徒」江澤民?

在新華社這篇報導中,除了在第一句交代了胡錦濤出席了會議以外,整篇報導都是江澤民強調說: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十六大精神」,那些都是江澤民的歪理學說,怎麼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三民主義提都不提呢?十六屆新領導班子怎麼都癟下去了?任由江澤民在世界鏡頭前胡折騰!

多少事實已經表明胡錦濤對三個代表的吹捧不但沒有感動江澤民,反而使江更加有恃無恐地貶低胡、羞辱胡溫新班子。令人不解的是,常委會那幾位江家幫常委登基之後,不和胡溫同心同德搞好國家,偏偏要繼續做江澤民的奴才「小李子」,任由江放肆地吆喝支使,這些常委也太自賤了,明明是個正房,偏要拿出小妾的賤相!

報導說,經中央軍委批准,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11月1日在京召開。會議的主要任務是,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學習江澤民主席關於院校建設和人才培養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研究部署全軍院校和訓練機構體制編製調整改革任務,全面推進軍隊院校在新世紀新階段的創新發展。

既然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在京召開是經「中央軍委」批准的,可見前十四次都沒受重視,也不是在京召開的,都沒有經「中央軍委」批准。現在一個小小的全軍院校會議在京召開還要經「中央軍委」批准,看來中央軍委真沒有正事可幹了。有人置疑,江澤民當軍委主席也有14個年頭了,怎麼前十四次都不理不睬?難道這次全軍院校會議比八一建軍節的招待會更重要,比十一的國慶招待會更重要?沒有那個事,純粹是小題大作。

從江澤民今年數次表演中可以發現一個規律,每當黨政軍有大的活動,江都露不了面,江確實失勢了,十一晚上孤孤單單出現在天安門前是最好的明證,這可不是今天坐在中間照張相就能夠挽回的損失。

從這張照片和新聞報導看,真讓人不能不相信傳聞,江澤民真的神經系統發生了問題。一個正常人能把情婦帶到軍隊裡拍張照片嗎?這能起好作用還是起壞效果?神經正常的當事人、旁觀者一想就明白,可是江澤民居然自鳴得意。江以為這張照片可以說服世界,他還是中國的主宰,恰恰相反,世界的評論是:中共高層權爭沒有落幕,政局不穩,來往要極其慎重。

我今天想說的不是世界怎麼看我們,而是我們如何看待、對待我們自己。別忘了血淚中巴給我們的啟示:歹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全體的縱容,這種縱容和姑息就是墮落,一個墮落的群體,一個墮落的社會,一個墮落的國家,最後的命運將會走向哪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