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深深地三鞠躬 讓江澤民三天睡不著覺(多圖)
 
姜平
 
2003-10-18
 
【人民報消息】8年前,被稱為中國影后劉曉慶在自己的書中寫道:我陡然發現自己的人生是一次次的危機和一次次的災難所構造的。這是她的感言,也像是個預言。

由於江澤民的妒嫉報復,從1993年劉曉慶就在地雷陣裡行走,2002年6月江澤民的陰謀終於成熟了,劉曉慶經歷了她人生當中最大的一次危機,她被拘留審查了422天。由於江澤民現在處於敗勢,檢察院兩次以證據不足駁回了起訴。現在劉曉慶「取保候審」,離開了監獄。這樣她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究竟她經歷過什麼?她現在生活得如何?她是怎樣看待這一次事件的?

據新浪報導,劉曉慶在受訪中說,我現在覺得我的人生就特別像一個戲和電影,過去我覺得其實只有在電影裡才看得到的鏡頭,我現在全部親身體會到了。真的體會到了,我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了,感覺特別的豐富,好象酸甜苦辣什麼都有了。經歷了好多不同的東西,對我今後的生活會變成一筆財富。本來很多事情就是不能用語言表達的。

確實很多東西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尤其江澤民還時時猖狂,劉曉慶還處於「取保候審」階段,只有江澤民徹底完蛋,劉曉慶才會真正有安全感。

報導說,據悉,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訪問過程中,劉曉慶態度收斂,出言謹慎。她對自己的經商能力提出質疑,也坦言對國家的法律法規缺乏了解,劉曉慶表示自己在順境和讚揚聲中頭腦發暈,而目前她對許多問題的看法已有所改變。

是的,如果當初不是她的頭腦發暈就不會拿江澤民耍笑,在她的人生中耍笑過的人裡江澤民是職位最高的,但她萬萬想不到的是,職位和度量往往不成正比,在鼠肚雞腸的江澤民這裏更是成了反比。

現在的劉曉慶是一個經過了巨大的人生波動之後,非常珍惜現在生活的女人。有人說,像她這樣的一個公眾人物從雲端跌落到谷底,能夠經受住巨大落差的打擊,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歷練了。

幸福和快樂只要一點點就夠了


劉曉慶
在問到劉曉慶如何看待已成過去的監獄生活時,劉曉慶說,我覺得我已經有足夠的時間來反省自己。有一個關心我的朋友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他說在英國國家的船舶博物館收藏了一條船,這條船自從下水以後,138次遭遇冰山,116次觸礁,27次被風暴折斷桅桿,13次起火,但是它一直沒有沉沒。這個故事給我特別大的啟發:實際上沒有不犯錯誤的船,也沒有不受傷的船。不論遇到什麼事情,一定要堅強地去面對。

在問及出來後的生活狀態時,劉曉慶說,我覺得挺好的,我覺得現在生活非常平實,而且很安靜,不管外界多麼喧鬧,事實上我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營造自己的生活。以前由於我是一個公眾人物,有的時候多多少少會受到外界的影響,比方自己做一件事情會考慮到別人怎麼看,但現在我覺得其實自己的感受是最重要的,所以就靠自己的感受,這樣很輕鬆,而且確實是很快樂,我覺得這個階段反而挺好的,幸福和快樂只要一點點就夠了。

人生只有三件事情是屬於自己的

劉曉慶曾對媒體說過,我覺得人生只有三件事情是屬於自己的,知識、健康和親情。實際上,在劉曉慶經歷的無數風浪中,正是她身邊的親人和朋友為她構築了一個可以歇息的避風港,而在經歷了這次事件之後,劉曉慶說,我更加體味到親情和友情的重要。

當今社會恰恰缺乏這三樣東西:知識、健康和親情友情。現在人們對知識的貧乏還感受不深;但當自己和自己親人的健康發生問題而沒有錢醫治時,或有大把大把的錢可以醫治但又醫治不好時,那種無奈和痛苦是撕心裂肺的;還有,當自己摔倒、落魄時,不被落井下石已經是謝天謝地了,薄熙來在文革時期就是用對自己父親薄一波大義滅親來表白自己堅定的革命立場的。

一切都在這深深的三鞠躬之中

劉曉慶說,因為我出名的時間很早,大約在1976年拍了電影《小花》之後,大家就知道我的名字,從那個時候起,就有很多讚揚的聲音,我也是在這種聲音當中長大,後來又當了老板,有了一定的錢和能力,更加搞不清楚人家為什麼說你好話。而此次事件,才覺得最重要的是親情,知識和健康,覺得親情和友情真的特別溫暖。我現在覺得我最在意的就是生命和生活。我過去這樣覺得,現在我覺得更加是這樣,我出來之後對著我的一個好朋友,深深鞠了三個躬。因為他們在400多天當中,每分每秒都在幫我。在一定程度上來講,我覺得生命都是他們給的。現在和他們在一起特別特別的幸福,因為他們實在對我太好了,他們給我一種生命的信心。有時候覺得活著就是一種奢侈,但一定要活下去,而且一定要為他們活著,而且要活的特別健康。如果沒有他們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狀態,真的。其實好多人都說,我現在的狀態比原來更好了,其實就是他們的結果。

這種結果是江澤民始料未及的,真的始料未及,如果江看到劉曉慶坐牢一年多得到是這樣的結果,恐怕心臟上搭的橋兒即刻會崩塌。

在和平時期一生都得不到的收獲

2003年8月16日,是劉曉慶取保候審的日子,媒體聞風而動,但這一次劉曉慶卻悄然避開了人們的視線,這得益於她的一位親密男友,在422天的漫長日子裡,正是他默默為劉曉慶打理事物,不離不棄。

在問到要如何報答400多天來守著她的男友時,劉曉慶不禁潸然淚下。她坦言為男友願意做出一切。付出生命也可以。她說,我覺得我這一生還沒有在結婚的時候,特別發自內心的說出過我願意,我就希望能夠有這一天。

有人認為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我會給我的另一半,或者男性朋友帶來一些壓力?其實我本人並不會這麼做,可能是他們自己會有一些想法。其實對我來講,外界的東西一點兒都不重要,什麼地位,什麼金錢,一丁點兒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本身,我覺得這個特別重要。現在我有特別好的準老公。就是又有親情,又有友情,我覺得特別好。其實我剛才已經說過,在這個事件當中收獲特別大,可能是過去在和平時期一生都得不到的,而現在我得到了,作為一個女人還有什麼比這個這更寶貴呢,我覺得我現在特別是一個完整的,幸福的女人。

江澤民和劉曉慶對自身附加物的看法截然不同


江賴
說到選擇男友的條件,劉曉慶說,首先是我願意跟他在一起,他如果不具備一定的水平,或者是跟我不同步,可能我就不願意跟他在一起了。第二,過去我身上有很多的附加物,我就希望他能夠透過這些附加物,愛的是我本人。

而江澤民恰恰相反,他常常利用那些附加物引誘情婦和屬下對他增加忠心。

劉曉慶說,其實我原來一直就在追求,只不過原來有點分不清,我本來就不是一個看什麼東西看得特別清楚的人,而且何況也沒有花那麼多心思去看,所以經常看錯,這次沒有看錯,是因為事實本身告訴我,誰是我的朋友,誰是我的親人。所以我覺得真的很有運氣。

不管怎麼說,劉曉慶這次沒有看錯朋友和親人的機會是江澤民給的。

不會說假話

我覺得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一樣,沒有什麼不同。因為我這個人就是挺真誠的,讓我說假話,不會。可能我過去太不善於對付一些場面,不善於做公眾人物,儘管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公眾人物,仍然沒有做好,我想是這個原因。我現在在學習,在訓練,但我也不認為我會做得很成功,因為我比較真實。

她說的是實話,在我們中國,比較真實的人都不會太成功,因為不說假話不趟混水當不成大官、做不了大事、蒙騙不了大批的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江澤民。

很多事情本身我是不能左右的

30集電視劇《洛神》是劉曉慶在被稅務機關調查之前投拍的最後一部戲。投資千萬元但仍未殺青的《洛神》能否重上熒屏,成為劉曉慶擺脫目前稅務困境的重要籌碼。

劉曉慶說,公司的稅金我們已經繳納完了,主要還有一種滯納金,就是罰款,我們還沒有繳完,由於我們搬家,公司有很多的動蕩,所以現在場記單也找不到,還有好多鏡頭也有丟失,可能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補拍一些鏡頭才能補上,所以現在就想盡我們的努力,就是盡量賣一個好價錢希望能夠把滯納金還上。

現在百廢待興,因為我們的片子還有很多需要清理,而且我現在還要去掙錢,買菜,生活,我們的房子還有很多按揭款都沒有付,還有很多債務,財務狀況不是很好。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很善於規劃的人,有很多事情本身我是不能左右的,就只能夠盡我的努力去做,對於發生的結果就隨遇而安吧。

世界上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錢買不來的

劉曉慶說,出來以後,找我拍片子的比較多,九月下旬,我簽了第一部片約,而且收到了第一筆錢,特別高興,我覺得從來沒有像這筆錢讓我覺得是錢。還沒簽之前,知道要收到這筆錢,我馬上就在想先還誰的債,算了一下,這筆錢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根本就不夠,還得再去掙。

金錢是身外之物,我從來沒有因為金錢或者其它物質上的東西有任何的難過或者什麼,我覺得還可以再掙。其實我覺得金錢這些東西都是身外之物,而我這次所得到的好多才真正是用錢買不來的。我就覺得世界上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反而是錢買不來的。


江澤民
而整她的江澤民可不這麼看,《前哨》雜誌報導過,一次,一位高人被招進中南海給江澤民發功治病,回來後,對朋友大呼中國沒救了,經朋友一再追問才知道,江澤民的別墅內滿目國寶,金碧輝煌,簡直就是把故宮搬到他家去了。還有,軍隊裡的幹部說,江澤民打著王冶坪的名義到處搜刮價值連城的郵票,這還不算江澤民在海外偷存的二十多億美金和豪華別墅。

看來,江澤民認為世界上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錢,否則不會都成棺材瓤子了,還緊抱著錢不放。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