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厚肩膀成廢棄碼頭!陳至立的老公如何成了大亨(多圖)
 
青晴
 
2003-11-3
 

死心塌地破壞中華教育的陳至立
【人民報消息】在能叫得出名字來的那幾個和江澤民關係曖昧的女人中,陳至立與江的關係維持得最久,已達十幾年。如果要仔細分析陳至立這些年所做的事,確實很駭人,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陳傍政治大款江澤民還不是為了青雲直上,她似乎在認識江澤民的那瞬間,就把自己的生死和血腥的獨裁者綁在了一起。有人甚至說江澤民的前世是秦檜,而陳至立的前世是出壞主意害死岳飛的王氏。

國務委員、前教育部長陳至立在江澤民的強令下成了中國政壇最有權勢的兩個女人之一。(另一個則是副總理吳儀)吳儀是靠自己的實力,陳至立則是倚靠江澤民。

十六大選舉的一百八十九名中央委員中,吳儀得票高居榜首,陳至立則排末座。今年三月人大,國務院選舉的四名副總理中吳儀得票最高,而陳至立則在四位國務委員中得票最低。

無恥的表白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陳至立首次與教委官員見面時的八卦。

陳至立在首次與教委官員見面時,在會上莫明其妙地大談她個人的私生活,說她婚姻很幸福,與丈夫的感情很好等等,這種文不對題的表白使在座眾官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其實,陳至立對自己的感情生活已作了不止一次的「澄清」。她曾對女記者于麗說,我「十分珍惜自己的家庭,十分熱愛丈夫和孩子」,而且曾滿懷熱情地說:「我感到慶幸的是,我有一個理解我,用寬厚的肩膀支持我,給我安全感的丈夫。」

不知這個被江澤民戴了綠帽子的男人,他的肩膀要寬厚到怎樣的程度才能「理解」、「支持」陳至立倒進江澤民的懷抱,默許江澤民給陳至立「安全感」?

這個藉藉無名、寬厚肩膀常常空等陳至立的丈夫名叫喬林,英國BBC報導說,陳至立丈夫的地位遠比她低。


冷酷無情的陳至立
據《開放》雜誌11月刊報導,陳至立丈夫,據陳接受記者于麗採訪時透露,部隊轉業後曾任《探索與爭鳴》雜誌總編輯、上海市社聯(上海哲學社會科學學會聯合會)的副主席,本人不是學者,僅屬行政幹部。六四之前上海社聯與隸屬於社科院的《世界經濟導報》在同一棟大樓,因此現流亡海外的《導報》同仁如張偉國、朱杏清等都見過這位被當市委宣傳部長的妻子的光芒照耀著的「低調丈夫」。

現在喬林已和黃麗滿的丈夫一樣下海經商,任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副總經理,中國保險協會副會長,並兼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是中國保險業的大亨。中國保險業才起步,其市場潛力廣闊,因此業界中人認為喬林的事業也無可限量,但業中人很少知道這位保險業大亨之所以能成為大亨是因為老婆陳至立與江澤民是密不可分的「戰友」。

與曾慶紅同為江澤民的左膀右臂

陳至立是福建廈門人,出生教育世家,父親是中學副校長,母親也是小學教師。按理來說應該受到正統的教育,忠奸分明、善惡分明,但陳至立當教育部長後卻要篡改歷史,把文天祥和岳飛從民族英雄中趕出去,把賣國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

一九五九年陳考進復旦大學物理系,次年即加入共產黨,為學生積極份子,但機會主義的陳至立在北京當教育部長時為否認自己思想左傾,竟然對記者說自己當學生時曾被視為右傾份子,背有政治包袱,公然說謊。這樣的人統帥教育界實在是匪夷所思。

據《開放》雜誌透露,文革結束後,陳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為中共培養的第三梯隊幹部,因此曾官派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作訪問學者。一九八四年調上海市科委任副書記。次年江澤民從位於北京的電子工業部調往上海任市長成為陳至立的頂頭上司,兩人一見如故、如膠似漆。陳使離開了電子工業部黃麗滿的江部長遠離了寂寞。

陳至立一九八八年被江澤民委以重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長,與曾慶紅並稱為江澤民的左右手。如果說曾慶紅是江澤民的狗頭軍師,陳至立就是江澤民的忠實馬前卒。

不能不提的江澤民的最大政治資本

江澤民之所以能夠被八老看中是因為他在整肅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中表演漂亮,導報事件是上海一九八九民運的焦點,在導報事件的翻覆波折的整個過程中,陳至立始終站在江澤民一邊,無論江澤民怎樣做,她都積極配合與參與。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日江澤民上京,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回到上海後失魂落魄,上海幫亂作一團,陳至立即挺身而出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的話,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從這一點上看,陳就和黃麗滿、宋祖英就不一樣了。那兩個人只能和江澤民同榮華,而陳至立卻要與江澤民共生死。

那麼陳至立是不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情種呢?恰恰相反,她是個非常冷酷無情的人。

陳至立是個什麼東西?

陳至立無德無才無貌這在上海是公認的。上海官場中說,她的才能低於一般水平。在講究儀表的漂亮上海人看來,陳至立不但長相平平,毫無姿色可言,而且打扮得就像「家庭婦女」一樣。江為什麼單單看上她?這是上海灘難解之謎,不過上海市委的人不能不承認現實:陳至立確實深得江澤民的信任和眷愛。


欽本立(右一)和《導報》的同仁
陳至立在上海時以整人著稱,世界經濟導報的同仁對此還有難忘的切身感受。據導報駐北京記者張偉國說,六四鎮壓後,導報所有人員被遣散,陳至立還特別下了條命令,不許導報的人再從事新聞工作,不能再去當記者。而更殘酷無情的是,導報總編輯欽本立是共產黨的高級幹部,六四後因精神痛苦患了胃癌,晚期胃癌是非常疼痛的,在他生命的最後時期,陳至立不但沒有放過對他的精神折磨,而且還故意親自到他病床前宣布對他的黨紀處分,這對愛黨愛國的欽本立打擊之大是現代人無法想象的,五日後萬念俱灰的欽本立即含恨而終。張偉國說,「我感到很可悲,作為一個共產黨的老幹部,老同志,最後共產黨用這種方式為他送終,實在是令人髮指。」

陳至立願為江澤民作出犧牲、把江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甘願為江背黑鍋而毀掉自己的仕途,那麼為何她對垂死的病人、正直的導報總編輯沒有一絲惻隱之心呢?一個正常的人不可能又善良又凶殘,所以還不能把陳江的淫亂當成簡單的霸人之妻和亂搞男女關係。

從陳至立近幾年的表現來看,她是從教育入手幫助江澤民徹底毀掉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歷史和道德觀的忠實幫兇。說罪惡深重的陳至立無辜替江澤民背黑鍋,實在是冤枉了她。

陳至立進京的必要性

一九八九年江澤民進北京入中南海後,上海就盛傳江澤民一直想方設法要把陳至立調到北京,但直到一九九七年陳至立才如願進京。

據說,陳至立長達八年不能進京,是遭到中共元老們的否定,特別是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堅決反對。據說宋平對社會上有關江澤民與陳至立的種種流言蜚語聽到了一些,因此從中作梗。傳聞有一年春節江澤民到宋家拜年,宋平突然說了些做人不要忘本,「糟糠之妻不下堂」之類的話,讓江澤民大過年鬧了個大紅臉。

陳至立是在什麼情況下進京的呢?,江澤民把政敵北京幫打敗,把陳希同送進監獄,最重要的是婆婆鄧小平病重不能視事,小媳婦江澤民在終於大權獨攬後,陳至立才如願進京,立即任教委主任。在十五大成為中央委員,一九九八年任教育部長掌管中國教育大權。從此中國的教育領域迅速腐爛,到如今已經不可收拾。

陳至立不可饒恕的罪行


篡改歷史美化江氏
中國幾十所大校的校長提出讓教育部長陳至立下臺,說她主管中國教育後,從教育入手顛倒歷史、篡改歷史、毀掉中華文明,危害中國教育,遺禍子孫後代。

陳終於從教育部長職位上退出去了,很多教育界的人歡欣鼓舞,結果十六大後她升任了國務委員,仍主管教育,比教育部長職位更高。

陳至立出身教育世家,從小受的是正統教育,可是為了配合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她組織人篡改歷史,美化歷史上的賣國賊,抹黑民族英雄,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讓我們的子孫後代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歷史是什麼,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邪惡。

有人說歷史已經過去了,混淆就混淆、顛倒就顛倒,有啥關係,關鍵是現在如何做。其實不然,真實的歷史對於後人非常重要,它就像一把尺子,讓人類以史為鑒、以史為鏡,告訴人類道德的標準和歷史的教訓。告訴人們正義終會戰勝邪惡,善惡確實有報,天災人禍不是偶然的,這一切在歷史中都有真真實實的記錄和血的沉痛教訓。

但陳至立秉承江澤民的旨意,顛倒歷史、混淆黑白、誣蔑善良、歌頌賣國,這樣下去,岳飛將成奸臣,秦檜將成英雄,現在人們覺得可笑是因為人們還沒有忘記歷史的真實,以後怎麼辦?以後的中華民族子孫會知道嗎?一個不知道歷史教訓的民族將會重蹈歷史的懲罰。

把善良誣蔑為邪惡,把惡鬼美化成天使,這就是陳至立對中華民族、對我們子孫後代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陳至立搶背江澤民的黑鍋是因為她把黑鍋當成金鍋,她把地獄當成天堂。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