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方舟子靠撒謊名噪一時(圖)
 
鄂新
 
2003-10-22
 
【人民報消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方舟子傍著江澤民,靠撒謊名噪一時,現在無人不知道「方舟子」是誰,他的“成名作”是什麼。對於中共來講「方舟子」這個名字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海外《僑報》再刊登方舟子的文章時,改名「方是民」。

大紀元記者徐竹思10月22日康州報導/全美家庭基金會(簡稱AFF)是美國民間的一個研究邪教和心理控制的非營利機構。AFF10月17日至18日在康州恩費爾德鎮(Enfield)舉辦題為「理解教派及新宗教運動」的國際研討會。這次國際研討會期間,以反法輪功著稱的海外網上人士方舟子盜用AFF之名撰文誹謗法輪功的事件被曝光,美國一些中文媒體詳細報導了新華社如何將假新聞轉內銷。

海外《僑報》先刊登了方舟子撒謊的文章,再把這條新聞內銷到大陸,欺騙中國老百姓“國際全面反對法輪功”,此文並被“610”印刷成文件,送到中國監獄去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


圖片說明:來自新澤西的法輪功學員陳剛在全美家庭基金會(簡稱AFF)的國際研討會上介紹了他2000年6月至2001年12月間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強迫洗腦的慘痛經歷及中共施用的種種洗腦手法。

據悉,受害團體正計劃將事件報到美國聯邦調查局,呼籲全球關注中國利用海外別有用心者和中國在海外控制的媒體製造假新聞,然後將這些假新聞轉內銷,煽動中國大陸民眾對其他群體和對西方社會的情緒和仇恨。目前,大陸老百姓在新聞封鎖的環境下,被迫接觸到這些假新聞,無法辨別真偽。

自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中國政府及海外一些想利用誹謗法輪功出名的人一直在AFF內進行一些不實的宣傳,希望AFF與中國政府一起反對法輪功。

● 害人害己

《僑報》曾於2001年7月28日發表了一篇名為:“方是民(方舟子)、鄧子閑幫助美國主流社會認清法輪功本質;全美家庭基金會已將法輪功列入邪教”的文章。今年六月AFF在加州橙縣舉行會議,法輪功學員首次應邀出席並在會上發言,向AFF的工作人員、與會者講述法輪功被鎮壓的真相後,全美家庭基金會主席致信法輪功學員並鄭重指出:從未把法輪功列為“邪教”。並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已得到我們的授權:代表AFF,澄清那些聲稱AFF把法輪功列為邪教的說法。”

中國網站曾廣泛轉載新華社報導「方是民(方舟子)、鄧子閑幫助美國主流社會認清法輪功本質;全美家庭基金會已將法輪功列入邪教」。陳剛證實他曾在勞教所的洗腦材料中見過稱美國反邪教組織支持鎮壓法輪功的文件。就此AFF主席赫伯特-羅斯戴爾(Herbert Rosedale)澄清:「AFF從未把法輪功列為邪教。」

全美家庭基金會10月17日至18日在康州恩費爾德鎮(Enfield)舉辦題為「理解教派及新宗教運動」的國際研討會,並在18日下午就法輪功問題進行了專題討論,與會者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研究專家、人權活動家、律師、醫生、邪教受害者及家人等。

Drexel大學市場學助理教授謝田應邀以「古老的智慧解決當今社會的危機── 圍繞法輪功的真相和謊言,及法輪功對邪教受害者的有益幫助」為題發表演講,詳細探討了什麼是法輪功及為什麼在中國被迫害,法輪功為什麼可以幫助誤入邪教的人,以實證主義方法進行氣功研究的侷限等等,並放映了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錄相短片。

來自新澤西的法輪功學員陳剛含淚介紹了他2000年6月至2001年12月間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強迫洗腦的慘痛經歷及中共施用的種種洗腦手法,聽眾反映強烈。陳剛最後呼籲全美家庭基金會的各位專家幫助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 萬延海替政府鎮壓法輪功辯護

正在耶魯大學訪問的萬延海與北德州大學的政治學研究生鄧子閑也就法輪功問題進行了發言。萬延海曾因在網上公開了一份關於河南省愛滋病問題的內部文件遭到大陸國家安全局的拘捕,他承認中國政府在處理法輪功問題上有「不當」之處,但認為法輪功也有違反法律的地方。

一位聽眾問:「請就您所知舉例法輪功學員對自己或社會造成的危害。」萬延海卻顧左右而言它,在現場多位觀眾及主持人的一再催促下,他坦承自己舉不出例證來。他說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的上萬人上訪是「觸犯了國家法律」,但又無法說明為什麼中共沒有在萬人上訪之日逮捕和鎮壓法輪功,而逮捕和鎮壓發生在三個月之後。一位聽眾指出,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力,並不能說人多上訪就違法。

● 中共是個不折不扣的邪教

AFF是一個反邪教組織。這次年會中,與會者分析了一些邪教的共性如斂財、暴力、及通過洗腦使其成員喪失自己等,一些曾誤入邪教的人也紛紛述說不堪回首的精神創傷。一位來自中國的聽眾發言說,「我今天猛然意識到中共的性質正像這裏聽說的邪教一樣,而我自己卻原來是一個前邪教徒,從小就被中共灌輸宣傳,已喪失了自己,想到政治就心驚肉跳,來到自由社會才慢慢醒悟。」

宗教自由同盟(Coalition for Religious Freedom)的行政主任丹-費佛曼(Dan Fefferman)說:「這次年會能讓法輪功學員正面介紹自己是很有意義的,這說明AFF在進步。」往年的年會都只能聽反對法輪功的一面之詞,中國駐舊金山領事楊效忠還在2000年的西雅圖年會上放映了反法輪功電影。

AFF協調負責人及年會主持麥克-朗崗尼((Michael Langone)表示楊某的電影讓西方人一看便知是中共的倒胃宣傳。後來AFF就沒再邀請中共官方人士,而只是與研究法輪功民間團體或個人來往。

● 在中國研究法輪功的民間團體或個人都是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服務的

與會法輪功學員表示這是法輪功學員第二次參加AFF的年會。AFF並不了解的是,在中國研究法輪功的民間團體或個人都是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服務的。

據人民網報導,「中國反邪教協會」在2000年11月的成立大會上就宣布其目的是「期以民間力量與法輪功進行鬥爭」。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的王文忠曾幾次在AFF的年會上發言。據心理所網站報導,「北京反邪教協會」曾致信心理所中共黨委,感謝王文忠在其協會及「北京防犯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即610辦公室)開展的對法輪功學員洗腦的工作中的「積極貢獻」。

朗崗尼說,今年受AFF邀請的中國代表團兩次都因故未能成行。位於加州、鼓勵信仰自由的「認識教派網絡」(The Cult Awareness Network)的南茜-奧米拉(Nancy O'Meara)一直主張AFF應多聽聽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她認為中國代表團代表了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AFF不該邀請它到美國來。

● 人大是江澤民手裡的橡皮圖章

1999年7月中國鎮壓法輪功後三個多月即99年10月,江澤民在接受法國《費加羅時報》記者採訪時第一次提到“法輪功”,並作攻擊、誣蔑。10月26日,中國各大喉舌報紙在頭版轉載江的講話。10月27日,新華社以同樣的標題發表了《人民日報》匿名特約評論員文章,這篇文章反覆引用了7月22日《人民日報》文革式批判文章中所炮製的對法輪功的謠言來論證江的講話如何“言之有據”。三天以後,也就是99年10月30日,有“橡皮圖章”之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了《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

● 美國反邪教組織逐漸明白中共才是邪教

同時,中國官方也開始在發達國家的反邪教組織中進行宣傳。“全美家庭基金會”是目標之一。從2000年起,每年的AFF會議都是中國政府和海外幾個想利用誹謗法輪功出名的人所熱衷的。每一次他們都極盡歪曲、誹謗法輪功之能事,參與者中曾有中國駐舊金山市的領事,中科院心理所人員和中國反邪教協會(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成員等等。2002年AFF的主席還被邀請到北京參加所謂“反邪教”會議。

陳剛希望AFF能夠明白它與中國代表團的「學術交流」可能會被美國社會看作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認同,而這種交流本身也一定會被中共用來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表示AFF是被中共蒙蔽了,據悉,AFF也在逐漸認識到這一點。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