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命運的大決戰(圖)
 
袁紅冰
 
2008-12-5
 
【人民報消息】今天,我受大紀元和悉尼退黨中心朋友們的邀請,到這裏來參加這次焦點論壇(悉尼焦點論壇)。我發言的主題是“中國歷史命運的政治大決戰”。

呼喚當代的民主大革命,一直是我的一個堅定的意志。因為我從89年“六四”之後就不再相信中共暴政有可能走上良性改革的民主之路。而中國的自由民主必須靠起自於民間的人民起義。歷史發展的今天,我們可以說,在中國的命運,關係到中國的重大歷史命運上發生一次重大的政治決戰已經是不可避免的前景。現在這次政治大決戰的序幕其實已經拉開,其主題就是中國人用當代的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許的一切方式和方法,徹底地否定中共暴政,徹底地否定中共暴政這個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在東方建立的巴士底獄,從而創建自由民主的中國,從而創建聯邦中國。基於這樣的一種認識呢,我今天的發言主要想講如下幾個問題。

中共暴政的本質

第一個問題是中共暴政的本質。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多次,但是,在中共暴政徹底解體之前,我將不斷地講述。我從如下幾個方面來討論中共暴政的本質。

第一,中共暴政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集團。

從中共暴政建政到今天,它們一直想要扮演中國救星的角色。而實際上,中共暴政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集團。 
 
至少有兩個角度可以為我這個結論提供證明。其一,中共暴政參與了把大片的中國領土割讓給外國的行為。滿清的末年,由於中國國力的衰微,15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土地被俄羅斯用武力占領。而在幾百年之後,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們最終完成了把這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讓給俄羅斯的法律手續。另外,中共當局配合當年的蘇聯,把外蒙古從中華民國的版圖上割裂出去。當時,中共中央曾經給蘇聯發賀電,祝賀外蒙古從中國分裂出去。

這是從領土的角度看,更重要的是中共暴政在本質上就是一個外來的政權。中共建黨之初,不過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它們最初提出的政治口號就是保衛蘇維埃。現在中共暴政的憲法裏明確地規定,馬克思主義是中國人必須遵守的指導思想。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中共暴政要用鐵血的權力迫使中國人把一個來自德國的邪惡的理論——馬克思主義奉為絕對真理。要對中國人實行西方極權主義文化的絕對的精神、政治和文化統治。

中共暴政統治中國的不到一個甲子的時間,實際上是中國淪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殖民地的過程。中國人實際上已經是精神上的亡國奴。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能夠自由地言論、自由地思想、自由地表達、自由地信仰,就因為中國已經變成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殖民地,而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它並不是中華的兒女,而是馬列的子孫。它們背叛了自己文化的祖國。它們統治中國以後的 50年間,每一次的思想整肅和政治迫害,幾乎都把迫害的鋒芒最終指向了中國文化精神。中國文化精神其實已經死亡了。
  
中共暴政的第二個本質,那就是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是人類有史以來罪惡最為深重的反人類罪的犯罪集團。

中共建政之初,也就是上個世紀的50年代初,就以肅清反革命的名義殺害了2百多萬的已經放下了武器的國民黨人,也就是殺害了2百多萬平民;然後是57年,把大量的知識份子以反右的名義推入了地獄之中。那一次對知識份子的摧殘,幾乎把中國的自由的靈魂全部消滅掉;接著是59年,殘酷地鎮壓了藏民的為維護自己宗教信仰的自由而舉行的大起義。在那次鎮壓當中,將近1百萬藏人被殺害;然後,為了建立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集中營,就是人民公社,中共又造成了至少3600 萬農民餓死的悲劇。隨後就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中的悲劇如山,怨情似海。由於中共的封鎖,我們到現在還不能夠清楚知道文化大革命中的所有怨案、悲劇;之後,又迎來了“六·四”血案。中共暴政居然出動野戰軍,出動幾十萬大軍占有了自己的首都,把學生運動淹沒在血泊之中;然後是從99年開始,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發動了一直到今天仍然沒有停止的政治大迫害。這場政治大迫害已經構成當代人類史上最大的人權悲劇之一。中共暴政對地下基督教會的迫害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從這些歷史可以清楚地證明,中共暴政是人類歷史上罪惡最為深重的反人類罪的犯罪集團。它們所犯下的罪行超過了希特勒,超過了德國納粹,超過了日本帝國主義。
  
中共暴政的第三個本質,那就是數千萬的中共貪官污吏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厚顏無恥而又最為龐大的貪污受賄的犯罪集團。這個貪污犯罪集團不僅是中國身上的政治癌變,而且是中國身上的經濟癌症。中國底層民眾生活的苦難很多都是由於他們負擔不起這個龐大的貪官污吏集團。有人說,中共暴政現在是無官不貪,無吏不腐,這是一個基本事實的描繪。我們從國內得到的信息,做過一個社會調查,現在95%以上的中共暴政的處級以上的幹部都在海外由他的子女、親人或者朋友設立帳戶,都在不斷地把他們用腐敗的權力搜刮到的民脂民膏轉移到海外來,隨時準備做“鳥獸散”。
  
中共暴政的第四個本質,那就是中共暴政已經墮落為一個政治上的黑手黨集團。為什麼說它是政治的黑手黨?兩個理由。一個是從它的政治意志看,現在中共暴政的政治意志只有一個,那就是維護它的專制統治。而其目的就是為了用腐敗的權力攫取屬於權貴階層的經濟和社會的利益。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它任何的政治意志。說中共暴政是黑手黨,還有另外一個理由,那就是它維護專制統治的方式。

中共暴政現在維護統治的方式主要是兩個:一個就是無恥的謊言,一個就是發揮到極致的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有的人說,中國有暴力。有什麼暴力?只有一個暴力,那就是屬於中共暴政的,人民沒有能力有暴力。
  
通過以上四點,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中共暴政是中國人民的公敵,是中國一切苦難的根源,是中國一切罪惡的根源,是中國一切社會不公正的根源。只要中共暴政存在,中國就不可能迎來一個自由民主的未來。

民主大變革的主要動力和方式
 
那麼,用什麼方式來實現這次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最意義深遠的一次變革呢?讓我們談第二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民主大變革的主要動力和方式。民主大變革的主要動力和方式不是由人民決定的。是由中共暴政它的暴虐的統治所決定的。中共暴政的本性決定了它一定要以剝奪社會各階層人的基本權利作為它存在的政治基礎。因此,以中國各階層人民的維護基本人權,抗爭暴政的行動為基礎的人民大起義就將成為民主大變革的主要動力和方式。

在20年前,曾經發生了“六四”運動。那是一次人民的大起義。但是,由於當時缺乏堅定的政治意志,缺乏對中共暴政本質的明確的洞悉,因此,人民失去了那次機會。但是,在那不久,前蘇聯和東歐地區的人民就舉行了人民大起義。他們以明確的政治意志結束了他們所處地區的共產黨暴政的統治,把人類的歷史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

歷史當然不可能完全重演,但是,歷史的邏輯是不會改變的。因為自由和民主是人民心底裡的希望,心底裡的願望,所以中國走向自由民主之路是不可避免的。

走向自由民主靠誰?只有靠中國人自己,靠中國人自己維護自己的基本人權。抗爭暴政的行動,靠中國人自己創造人民大起義的機會,徹底地瓦解中共暴政。

有的人說,民主之後還允許共產黨存在。民主了嘛,這共產黨也要有一個席位。這是一種糊塗的認識。民主之後不允許共產黨存在,共產黨必須瓦解,必須從中國的歷史上清除出去。這是為什麼?我想至少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構成中國共產黨的各種機構和組織絕大部份都是犯下了重重反人類罪行的犯罪組織。中國共產黨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組織部、宣傳部、警察系統等等這些系統都是類似於納粹德國希特勒的衝鋒隊那樣的反人類罪的犯罪組織。因此,等待犯罪組織的應當是正義的審判以及法律的取締,它沒有資格繼續存在下去,因為人類不會再允許反人類罪的犯罪組織繼續存在。這是我們要徹底解體中共的一個理由。

另外一個理由就是,一個政治組織的生存要以尊重別的政治組織的生存為前提,當你國家的暴力取消了其它政治組織生存權的時候,你也就首先取消了自己的政治生存權。而中共暴政現在是只允許自己活,不允許其它政治組織活的一個專政的政黨。因此呢,它也首先取消了自己的政治生存權。

有人會說,中共暴政統治之下,也有許多所謂的民主黨派。那是什麼黨?那是中共暴政豢養的奴隸黨,那是一個個謊言,它們存在的前提是你要比中共暴政自己更加無恥地吹捧中共暴政,來換取它們的政治存在。那樣的政黨是虛假的。

所以,基於上面的兩個原因,在中國民主之後是沒有中共暴政生存權的。

那麼人民為什麼擁有起義的權利?在幾百年前,出現了一個偉大的思想家盧梭,他在論述人民主權論的時候,在論述主權在民的時候,就已經明確地提出:人民在暴政前有起義的天然權利。

什麼叫起義?我想呢,那就是為了實現社會正義,人民按照自己確定的方式,按照主權在民的原則,對於剝奪了人民基本人權的政府進行徹底的政治和法律的否定。並且根據主權在民的原則,從新建立保護人民權力的政府。我想呢,這就是人民起義的基本的內容。

一定要認清一個歷史的邏輯:先有暴政的鎮壓,先有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才有人民的維權抗暴活動。在這裏,人民的維權抗暴不是什麼以暴易暴。在中國,現在只有一種暴力最猖獗,那就是屬於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

人民的抗暴活動是什麼性質的?是正當的防衛,是人民擁有的天然的起義權,是合法的政治強制力。把中共暴政利用國家恐怖暴力對人民的鎮壓、對人民權利的剝奪和人民的抗暴活動都說成是暴力,顯然是在混淆正義和非正義的界限。正義和非正義之間的界限必須明確,那就是暴力只屬於中共暴政,而人民的抗暴活動不存在暴力,它是合法的政治強制力,它是天然的起義權,它是對中共暴政的正當防衛。

這不是文字遊戲,這是一個必須劃清的正義和非正義之間的界限。那麼,人民的維權活動也是一種不受中共暴政法律制約的爭取自由的活動。為什麼這麼講?幾千年之前,亞里士多德先生就已經對惡法和良法作出了區分。他認為只有良法(良好的法)才是值得遵守的,而惡法是對人性的反動,是對人性的一種束縛。

那麼我們看看中共暴政的法律是什麼法律呢?是良法還是惡法呢?中共暴政的法律所代表的只是中共權貴階層的利益,它維護的是中共一黨專制的統治,它是人民的權利被剝奪、被踐踏的法律根源。中共暴政50多年來,以它的法律的名義奪取了多少中國人的生命和自由?包括現在正在進行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政治大迫害,依然是以中共專制法律的名義在進行。這樣的專制惡法是必須廢除的。因為它是中國社會不公正的法律根源,所以中國底層各階層民眾的維護基本人權,抗爭暴政的社會歷史運動,不受中共專制惡法的限制。
  
退黨和維權抗暴運動的關係

下面我想簡單談一下退黨和維權抗暴運動的關係。

2005年1月,發生了一個重大的事件,那就是退黨運動,退出中國共產黨的運動。當時我就講,退出中共的運動是一次偉大的精神覺醒運動,是在精神領域裏爆發的一次奴隸的大起義。

我們今天需要對退黨運動有一個更深刻的理解,是不是退黨活動只和中國共產黨員有關,它和全體中國人民有沒有關係?退出中國共產黨是不是只是為了自己的靈魂得到拯救,還是為了拯救中國的命運,拯救中華民族的命運?

要想回答這兩個問題,我們就必須對退黨活動的靈魂、精神實質有一個明確的理解。簡單地講,退黨活動的精神本質就在於同中共暴政進行最徹底的思想決裂。這就是它的精神本質。基於這一點,我認為,退出中共的運動不僅僅是跟中國共產黨員有關,共產黨員畢竟在中國人口中占有很少的部份。退出中國共產黨的運動是和全體中國人有關的一場拯救中國命運的運動。通過退出中國共產黨,同中共暴政實行最徹底的精神決裂,中國人、中國未來的命運才能得到拯救。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全國各階層民眾的維護基本人權、抗爭暴政的活動就是同中共暴政進行徹底的精神決裂的一種具體體現。

在這裏呢,必須對法輪功學員表達崇高的敬意。為什麼?因為無論是退黨也好,無論是傳《九評》也好,法輪功學員都作出了令我們、令歷史感動的努力。那麼法輪功學員為什麼這麼做?我想他們絕不是為了什麼和平、理性、非暴力這樣世俗的觀念,他們是出於對真、善、忍的理解。他們傳播《九評》也好,他們呼喚退黨也好,是因為對中國命運的慈悲,是一個修煉人對中國的未來和前途,對每一個中國人盡他們的責任。
 
楊佳事件

最後一個問題,簡單地談一下楊佳。他已經被處決了。中國過渡政府已經宣布授予楊佳“維權抗暴英雄”的稱號。

楊佳這個事件,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它是一個典型的事件。首先他說明了中國民眾的一種精神上的覺醒,一種要做自由人,不再做政治奴隸的明確的意志。楊佳的維權已經不再是維護他個人的權利,也不再是針對哪一個具體的實際上對他實行了酷刑的人,他把抗暴的鋒芒直接指向了中共暴政的一個最兇惡的反人類罪的犯罪組織,那就是中共暴政的警察系統。楊佳的行為,實際上是代天行法,他對所有中共暴政的警察都是一個明確的警告:你們如果不退出這個反人類罪的犯罪組織,如果你們不退出中共暴政,你們一定要受到歷史的懲罰。

有人說,那些警察也是生命,那些警察也有妻兒、父母。是的,他們也是生命,他們也有妻兒、父母。但是希特勒也是生命;屠殺中國平民的日本侵略軍也是生命;薩達姆也是生命;在前蘇聯和東歐的人民大起義中被處決的獨裁者齊奧塞斯庫也是生命;日本的戰犯、法西斯戰犯也是生命。但是,這些生命必須受到正義的懲罰。為什麼?因為他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行。

楊佳所挑戰的絕不是幾個警察,他挑戰的是整個中共暴政的警察系統。而這個警察系統是人類歷史上最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行的實施者。這就是過渡政府授予楊佳“維權抗暴英雄”稱號的原因。
  
最後進行幾句總結。我們中國人啊,災難深重,但是現在面臨著一個歷史的決戰關頭。通過這次決戰徹底地否定中共暴政,中國就走向自由、民主。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所面對的不是甘地當年的情況,也不是當年的臺灣人所面臨的情況。臺灣人面臨的是什麼?是一個以自由和民主作為立國基礎的憲法,中華民國的憲法。正因為這一部憲法所蘊涵的精神才使得臺灣有可能發生自上而下的變革。當年的印度人民面對的是什麼?是英國的殖民統治者,而英國是一個以自由民主人權作為建國基礎的國家,所以它才可能在甘地那樣的溫和抗爭面前退出印度,給印度人民以自由和民主。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什麼?是人類歷史上最凶殘,最無恥,最狡詐的一個極權主義的犯罪集團。

上天給了中國人以艱難,但是我相信上天也同時給了中國人以光榮。當我們中國終於戰勝了極權主義的時候,我相信會帶領整個人類走入一個自由民主的新時代。

謝謝大家!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