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個字!老毛的最愛牽出了他的最恨(多圖)
 
蕭良量
 
2008-11-25
 
【人民報消息】八個字加上兩個標點符號,就解答了老毛的最愛,並牽出了他的最恨。

轟動世界的著名歷史文獻《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全書分 58 章,共655 頁。這本著作的結尾語用了最精煉的一句話概括了前面的58 章,概括了毛澤東一生的行為準則。這就是: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十分,毛澤東死了。他的腦子直到臨終都保持清晰,清晰的轉動著一個念頭:「他自己,和他的權力。」

彭德懷犯了毛的大忌

毛澤東最愛什麼?「他自己,和他的權力」。那麼毛澤東最恨什麼、最忌諱什麼,就迎刃而解了──「反對他,和威脅他權力的人」。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都不行,都統統要消滅。


張聞天和彭德懷在文革被批鬥。
這就讓人很容易理解,為何「橫刀跨馬唯我彭大將軍」的彭德懷三次救了毛的命,毛還要置彭於死地。因為廬山會議,彭德懷上萬言書,道出毛給全國人民帶來的人禍,並希望毛停止他的錯誤路線。還有,毛入京後,每週在中南海組織舞會,來陪跳的都是年輕貌美的文工團員,看中的當場留下,陪毛過夜。彭德懷非常憤怒,當面要求毛停止這種「娛樂」活動,使毛耿耿於懷。

毛知道,不光毛知道,所有中共建政元老都知道,彭非常耿直,從來不會動威脅毛權力的腦筋,彭做事憑著良心,看著不對的就要說,只是對事而不對人。因此,在中共官場上,只有彭德懷敢當面向毛提出不同看法和批評。彭德懷雖然不是毛大忌中的「威脅他權力的人」,但觸犯了毛最愛的「他自己」。

毛教唆淫亂的後果

五十年代,為了怕高官們支持彭德懷對自己淫亂的批評,毛澤東要求把自明、清以來一直被視為“淫書”、“禁書”的古典文學糟粕《金瓶梅》當作高官的「內部讀物」印刷出版。

今天的中共官場,豈只是看《金瓶梅》,而是在用行為續寫《金瓶梅》。例如,今年57歲的重慶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重慶廣電局長張小川包養70個情婦,在重慶廣電系統內有「采花大盜」之稱;現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素有「咬乳能手」匿稱。

對父母冷酷無情

有些權力把持者不允許別人挑戰或威脅他的地位,但對於那些能夠鞏固他政權的意見還是採納的,但毛是個異類。他不允許任何人有不同意見,包括他自己的親生父親。

毛的父親毛貽昌生於一八七○年,勤儉、能寫會算,又有生意頭腦,毛是第三個兒子,但卻是第一個活下來的。為了求菩薩保佑他不再夭折,毛的母親到處燒香拜佛,還吃上了觀音齋。毛澤東在將他視為心頭肉的外婆家住到八歲,一九○二年,毛回韶山父母這裏進私塾。十歲時他就逃學,至少有三間私塾因他的倔強不服管教而委婉的請他父親“另找高明”。父子倆常發生衝突。 對父親,毛沒有感情,一九二○年一月二十三日毛貽昌死於傷寒,死前想見兒子一面。但毛沒有回去,也沒有對父親的死表示任何悲傷,準確的說,簡直就是冷酷。

對待父親如此,對待溫和寬容、從不訓斥他的母親亦如此。母親得了當時被判死刑的絕症淋巴結核,在臨終之際,毛對母親說不想看到她死的樣子,要求提前離開。母親忍著錐心的痛苦同意了。不久,便於一九一九年十月五日去世。

對於父母親尚且如此狼心狗肺,可想而知毛對待其他人會怎樣冷酷無情。

對毛的忠心帶來的悲慘結局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記錄了這樣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一九五五年六月中旬,中央警衛局長汪東興突然要中南海門診部主任兼職毛的禦醫的李志綏火速趕往北戴河。毛和他的隨從幾天前就去了北戴河。陪毛同行的是另一個專職禦醫周澤昭醫生。李志綏想,「這麼緊急的召我去,一定是有很嚴重的事」。

於是,李志綏乘坐一列由北京直開北戴河運送公文往返和政府官員的專車,當天就到了。

到了北戴河後李志綏才知道,出的事情讓人哭笑不得。

書中寫道:當天凌晨時,一次寒潮引來狂風暴雨,湧起的海浪有一層樓高。毛一夜失眠,沒有睡覺,要下海去游泳,風浪太大,衛士阻擋不住,打電話給汪東興。汪匆忙趕到海灘,毛已要下海。汪勸阻毛不要下海,毛沒有理汪,走入浪中游向深處。衛士、警衛員和一中隊隊員紛紛向毛周圍遊去。


中央警衛局長汪東興
汪看風浪太大恐怕出危險,焦急之下打電話給周恩來和羅瑞卿、周、羅二人趕到海灘,毛已遊到遠處。周感覺責任過大,又無可奈何,於是報告了中央書記處的劉少奇。周希望劉出面阻止毛冒險,但被劉拒絕了。劉少奇也許只是識時務,不願犯上大不韙的罪名來阻撓毛的一意孤行。

就在毛下海游泳的時候,江青也趕到海灘。她叫當時在場的周澤昭醫生下海照顧毛。無奈周醫生已經五十多歲,年事已高,不會游泳,不敢下海。江斥責他說:“主席遊到風浪裏去了。萬一出事,你站在這邊有什麼用處。”於是周醫生坐上一條小船追上去,可是風浪太大,顛簸之下,在船上根本坐不穩,他又暈船。等到毛回到海灘,周醫生由警衛人員擡扶到岸上,只能躺在沙灘上嘔吐。這更使江青大不滿意。原來這就是要我立即趕到的原因。

毛遊了一個多小時以後,回到海灘,對汪東興極不滿意說:“你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游泳。你自己橫加阻撓還不算,還想用中央壓我。”

汪東興和羅瑞卿負責毛的安全工作,是毛忠心耿耿的追隨者。但他們面臨了棘手的難題。如果毛出了事,不管他們有多忠心,也不管這是不是毛本人的意思,下場不但是被撤職,還會送命。(節選完)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毛澤東這是「好心當作驢肝肺」、「不識好歹」,但毛卻認為汪、羅兩人想限制他的行動自由。更荒唐的是,毛進一步覺得政治局委員想控制他。毛的這種個人素質在常人中都很難與人和諧相處,坐在領袖位置上,那對於國家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羅瑞卿大將去西德治腿,
死在手術臺上。
這次的北戴河事件在毛與汪、羅兩人關係上投下一道陰影。毛的憤怒隱藏到文革時期才終於爆發,羅瑞卿為此飽受折磨,並斷了一條腿,而汪東興被毛斥為「有野心的人」,跪下發誓也不被毛信任。

李志綏寫道:北戴河事件也是我生活的轉折點。夏季將盡,周醫生被悄悄撤了職。周離開中南海,前往北京醫院任院長,我成了毛的專任保健醫生。

周醫生解脫了,而李志綏多年後為出版回憶錄而被國安特務暗殺於美國兒子家。

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壓倒《毛澤東選集》

上世紀60年代初期,全國掀起了學習《毛澤東選集》的高潮,還有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

劉少奇在書中論述共產黨員為什麼要進行修養時,引用了孔子的名言「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和孟子的名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劉少奇在論述共產黨員怎樣進行修養時,引用了儒家思想中的許多名言。《孟子》的「人皆可以為堯舜」,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和《詩經》上的著名詩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劉少奇解釋說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助,互相批評。並說古人的意思是,即使在他個人獨立工作、無人監督、有做各種壞事的可能的時候,他能夠「慎獨」,不做任何壞事。

從這個學習高潮的外表來看,中共造的「神」是毛澤東,起碼老百姓這樣認為。但在黨的最高層,劉少奇的威望越來越高,開會時毛成了少數派。毛感到了權力受到威脅。

毛澤東最愛什麼?「他自己,和他的權力」。毛澤東最恨的自然是「反對他,和威脅他權力的人」。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都不行,都統統要消滅,劉少奇此時成了毛要消滅的第一人。

赫魯曉夫莫名其妙在中國挨罵

劉少奇是毛網羅的人才,劉少奇比毛澤東小五歲,出生地離韶山只有幾公里。他一九二一年去莫斯科,二十三歲時在那加入了共產黨。劉認識毛是在一九二二年回到湖南後,兩人並非一見如故,也沒有特別的交情。直到三十年代後期,因支持毛利用日本人打垮蔣介石、擴張共產黨的主張,他們才成了同盟。毛在一九四三年把他提拔成自己的主要助手,一九四五年去重慶、一九四九年去蘇聯時,都依靠劉看家。劉的能力是最全面的。最令毛寬心的是,劉歷來守口如瓶,謹慎小心,沒有取代毛的野心。所以,建政以後,毛讓劉少奇當了「國家主席」。

劉少奇在高層的威望讓毛感到地位的威脅,於是毛開始了一系列的大動作,從輿論宣傳開始,從與蘇聯老大哥的分歧下手,從赫魯曉夫把斯大林的遺體從列寧墓中移出火化說起。


1958年7月31日,毛澤東在機場
迎接赫魯曉夫。
毛澤東提出要警惕「中國的赫魯曉夫」,親自制定接班人的五項標準,露骨的提出接班人「必須是黨的民主集中制的模範執行者」,而「不能像赫魯曉夫那樣,破壞黨的民主集中制,專橫跋扈,對同志搞突然襲擊,不講道理,實行個人獨裁」。

「黨的民主集中制」是什麼?說穿了就是任何事情都要集中到毛澤東那裏去,由毛拍板定案。「模範執行者」就更赤裸裸的表明毛要劉少奇當他的指示的執行者,如和毛平起平坐,不同意毛的方針政策,那就是「中國的赫魯曉夫」,那就是「破壞黨的民主集中制」,「專橫跋扈」,「對同志(毛澤東)搞突然襲擊」,「不講道理,實行個人獨裁」。

為了把在中共高層威望最高、對毛權力威脅最大的劉少奇揪出來虐殺,第一步當然就是把赫魯曉夫揪出來。於是赫魯曉夫莫名其妙的成了在中國挨罵最多的外國人,直到把劉少奇折磨至死為止。劉少奇的《論修養》也被扣上「鼓吹封資修的黑修養」的帽子批倒批臭,此時中國成了毛澤東「紅寶書」的海洋,毛澤東成了「萬壽無疆」。

毛澤東的威脅不存在了?

劉少奇終於被折磨死了,時間是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凌晨三時。 劉少奇的生日是十一月二十四日。還差十天,就是他的七十一歲誕辰。他沒有活到七十一歲生日。最後的時刻,這位中共國家主席躺在擔架上,蓋著一個白床單,屍體已經僵硬,頭上蓬亂的白髮有一尺多長,嘴和鼻子已經變形了,下頷有一片瘀血。


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倍受折磨而死。
遵照毛澤東的指令,劉少奇的遺體就地秘密火化。十四日凌晨一時,特派員指揮幾名軍人將劉少奇遺體抬出小院天井,塞進一輛小型軍用吉普車。車身容不下劉少奇高大的身軀,他的小腿和腳板都翹在車的後蓋外面,死了都不得安寧,一路顛簸著到了郊外的火葬場。

兩名工人開了電爐,但不准許他們接近屍體。屍體由幾名軍人推進了焚屍爐。當日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開封八一七二部隊政治保衛處處長張金貴遵命填寫了「火化申請單」上的各項欄目內容:姓名:劉衛黃;籍貫:湖南;死者職業:無業;……火化日期: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四日零時。

六年零九個月之後,毛澤東死了,死於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十分。

毛沒有勝利

在這不到七年的期間,毛又整死了一個人,是毛寫進黨章的副統帥、僅次於「萬壽無疆」的「永遠健康」林彪。按照中共中央文件上說,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乘飛機外逃摔死在蒙古的溫都爾汗。林彪的死距離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火化日期僅僅一年零九個多月。

毛澤東一生中的樂趣就是殺死自己的假象敵,但林彪是毛欽定的,全國人民開始懷疑中共神壇上的毛澤東並不是「高瞻遠矚」,毛的「一句頂一萬句」開始失去誘惑力。無法自圓其說的中央文件越解釋越等於抹黑毛澤東。在林彪死後不到三個月,一九七一年的十二月,毛澤東終於倒下了,躺在他平時的淫亂場「游泳池」的臥室裏,臥室的門窗大開。平躺在床上的毛澤東臉色發青,嘴唇發紫,彷彿已經沒了呼吸。張春橋、姚文元、江青等人已經到了,只是冷漠的遠遠站在旁邊。經過搶救、吸痰,毛的臉色漸漸恢復了血色,大口喘著氣;又過了一段時間,毛的眼睛慢慢睜開了。後來趕到的周恩來撲到毛床邊,雙手緊握著毛的手,沖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權還在您的手裏!」

一九七六年,天上掉下三塊隕石,中共政壇三巨頭,朱德、周恩來和毛澤東都死去了。在毛知道自己的死期不遠時,謀殺了朱德,延誤了周恩來的癌症治療,毛終於如願以償,死在了他倆之後。但是,這並不等於毛得到什麼勝利,因為除了劉少奇和林彪之外,除了朱德和周恩來之外,還有人活著,還有人會繼續把持權力,而年邁的毛註定會死去。△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