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曉慶送錢惹出癡呆兒說起(圖)
 
肖慶慶
 
2008-11-16
 

謝晉與劉曉慶在《芙蓉鎮》劇組。
【人民報消息】謝晉在六十年代初期,文革之前,是最當紅的電影導演,那時候幾乎沒有人沒看過他導演的《女籃五號》、《舞臺姐妹》等。文革後,謝晉又拍了不少電影,例如上座率甚高的《芙蓉鎮》》,讓「豆腐西施」劉曉慶一舉成名。在2006年,謝晉又導演了話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女主角也是劉曉慶。《芙蓉鎮》使劉曉慶連奪金雞百花雙獎;《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轟動內地和中國臺灣、新加坡,票房連連爆滿。

今年謝晉去世了,劉曉慶去靈堂給他年邁的遺孀送錢。劉曉慶說,你不收,我就灑在地上。要是在五六十年代,有人會說劉曉慶多仗義啊,多知恩圖報啊。但現在,不。

現在,淫亂之首的江澤民的小姘頭可以出國辦走調個唱、去北京奧運上大出風頭,正式大劇院裏上演春宮舞蹈;推銷個洗浴液都要在露天搭臺子,讓幾個一絲不掛的年輕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表演;重慶大學表演系的20歲女生公開上網表明,希望得到裏外都醜陋不堪的御用導演張藝謀的潛規則;還有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孩子發愁自己拍好的裸照沒有地方刊登;中學生用避孕套當耳環;幾個十來歲的女孩子結伴去打胎,說是「酷」;……。

在這種情況下,劉曉慶的送錢就走了味兒,她到底送了多少錢?這個錢數成了許多網民們最感興趣的焦點。中國祖訓「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和「知恩圖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從共產黨建政以來就一直被抹煞、扭曲,現在誰再提這個,會被人看成白癡。中國幾千年的美德在人們頭腦中已經消失殆盡。於是,劉曉慶不送錢還沒事,送了錢倒傳出「謝晉和劉曉慶生過癡呆孩子」,等等等等。以後誰還敢動點對他人有利的心呢?

今天看了一個筆名叫野航的網友在論壇上貼了一篇文章《盤點謝晉:女藝人與潛規則──萬惡的舊社會和十萬惡的xx社會》,感覺文章挺貼題。


60年代《舞臺姐妹》宣傳畫
文章說,當年的謝導,因那部鞭撻演藝界「潛規則」的電影《舞臺姐妹》而遭遇了萬人大批鬥。

電影《舞臺姐妹》的三個女主角由謝芳、上官雲珠和曹銀娣扮演。謝芳是歌劇演員,上官雲珠是三十年代的老牌大明星,在《一江春水向東流》裏有出色表演,文革被批鬥毆打被迫自殺。曹銀娣是越劇演員,主演很多名劇。

電影《舞臺姐妹》說的是舊社會一對鄉下越劇女藝人到上海唱戲、走上了不同道路的故事───性格倔強的女藝人竺春花(謝芳扮演)最終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而愛慕虛榮的女藝人邢月紅(曹銀娣扮演)則成了舊社會演藝界“潛規則”的俘虜而墮落了。這部中共建政之後拍的電影的用意當然是為了鞭撻「舊社會」演藝界的黑暗現實的。

野航說,看完了這部電影,自己卻有著那麼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好像電影裡的舊社會,其實夠不上那麼的「黑暗」。

文章寫道:比如:女藝人竺春花和邢月紅為還債到上海的戲院唱戲,被劇院經理捧成紅角。令我匪夷所思的是,在她們出道的頭三年裏,那位劇院經理好像特別的善良守份,並未向兩位如花似玉的女藝人提出「潛規則」的要求。聯想到今天的女藝人們如果不「導演睡了制片睡」,根本就拿不到角色之現狀,真是令人唏噓不已。倘若那位經理知道了今天演藝界之風氣,而自己卻被當成了搞潛規則的典型,恐怕未有不大呼其冤者。

影片中,女藝人竺春花是個頗有些傲骨的女子,為了守住她那點做人的原則與氣節,根本不買老板、江湖黑勢力和有錢有勢的人的帳;根本就不把那些決定著她的飯碗的人放在眼裏。象她這樣公然和潛規則作對的人居然也能夠混的下去,還成了紅角,這還是「萬惡的舊社會」嗎?這樣寬鬆的社會生態放在今天,不也是十分難能可貴的嗎?

按照黨文化的思路,影片展現了女藝人竺春花受左傾思潮影響,後來自立門戶,頂著來自國民政府的壓力,上演魯迅的《祝福》。而被中共斥為「獨裁」的國民政府在社會輿論的面前,表現的竟然是那樣懦弱,以至於為了阻止其上演,竟然雇人使小動作。事情敗露後,在輿論的壓力下,又不得不拋出與她分道揚鑣的弱女子邢月紅做擋箭牌,以期在法院贏得一點面子。

嗚呼,為什麼那「暗無天日」的國民政府的社會局局長不直接以「危害國家安全罪」把「持不同政見者」竺春花給抓起來呢?這樣豈不更省事嗎?作為掌權者如此的懦弱豈不被林嘉祥們笑掉大牙,「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敢跟我鬥,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文章說,如果,這部電影如實反映了當年的國民政府之行事風格,則這部電影對「萬惡的舊社會」的批判,簡直就像是用火柴棍兒撓癢癢,甚至難免有褒頌之嫌了。難怪謝導文革時為此挨了一頓萬人大批鬥。

讓我們再來看看那位被「潛規則」了的女藝人邢月紅吧,她不但沒有被那位「萬惡」的劇院經理玩兒完後扔掉,而竟然得到一個妻子的名分。被迫出庭與竺春花對質時,身穿貂皮大衣,儼然是一位闊太太。這在當今官場上簡直是開玩笑啦。宋祖英從1992年開始傍老江十幾年,最後老江下臺,她才和原來的丈夫偷偷復婚,到了39歲高齡才敢生自己老公的孩子。相比之下,哪個社會更「萬惡」呢?

文章說,其實,「潛規則」之可恨,還不在於「潛規則」所涉及的雙方之私下交易,而在於這種交易讓走正路的人無路可走。我有一位從醫的朋友,過去為了給患者治病,自己還倒貼錢。現在到了某個較好的職位上,只好順應某些「潛規則」而接受患者的紅包。他說,人一旦收了紅包,就很難將送紅包的和不送紅包的患者一視同仁了,為此,他常常為之反思。

其實,醫生收紅包這一「潛規則」,並不單純在於個別醫生收紅包的行為,乃在於送紅包已然成了風氣,讓不送紅包的反而變成了異類。

確實是這樣,前兩年某省紀委(時間太長記不得是哪個省了)聽說下屬的一個市領導班子全爛了,他們不敢相信,因為至少其中的一位市委領導應該是乾淨的,他公認憨厚老實。省紀委調查班子進駐後,第一個就找到他。還沒問話,他先跪下了,說,領導班子收賄分贓有他一份,起初他不要,可是那些人不放心,怕他告密,面臨暗殺他和他的妻兒老小的危機時刻,他屈服了,收下分給自己的那一份,和老婆合計單存在一個戶頭上,等上面查時全數上交。這就是中共官場的現狀。更何況像他這樣的官幾乎找不到了。

網友在文章中說,邢月紅在「萬惡的舊社會」因潛規則而得了好處,但並沒有因此斷掉拒絕潛規則的竺春花的路。此話說的真好。

在中共當政的今天,被潛規則的豈止是文藝界,整個中國,沒有一處、一地、一個部門,甚至一個人沒被潛規則的,你不同意潛規則,你就是反對共產黨,就是不想活。

寫到這裏,想起了人權律師高智晟。自去年9月22號晚高智晟神秘失蹤以後,高智晟就被很多警察帶到了一個秘密的地方,在那裏中共警察對他進行了近2個月殘酷的肉體和精神上的摧殘。用知情人話說,那種折磨的程度令外界人難以想像。

知情人在講訴高智晟受酷刑情況時說:「比如說把高智晟律師完全是讓他一絲不掛,把他扔在地上很多人用電棍電他,不讓他睡覺,這些都是經常的,打他就不用說了。他們都是用了很下流的手段。」多次電擊生殖器。這些酷刑折磨,讓旁觀者看了都覺得很心寒,以至高智晟被折磨到想自殺和自殘。

這樣做的目地是什麼呢?知情人透露,這樣折磨高智晟的目的是讓他做三件事情,第一讓他寫批判法輪功的文章,第二讓他寫批判法輪功創始人的文章,第三讓他歌頌共產黨。但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高智晟最終沒有接受潛規則。

能讓竺春花那樣反對國民政府的革命者「出道」,這個社會風氣,難道無可取之處嗎?從某種意義上講,《舞臺姐妹》裡的「潛規則」,比起今天來,簡直算不上什麼「潛規則」;至於那位「萬惡」的劇院經理,比起今天演藝界的某些導演編劇來,比起那些「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動輒用坦克車、達姆彈來對付國人,比起中共的指路者三呆婊肆意賣國來,簡直可以說是道德高尚了。

儘管當今媒體被中共「潛規則」到揮動筆桿子把黑顛倒為白,把是混淆為非的地步,但是有網友清醒的評論:「萬惡的舊社會」現在升級為十萬惡的「共黨社會」了 。

都「十萬惡」了,總不能再讓它發展到「百萬惡」吧?是吧?△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