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揚國君的社稷之臣(圖)
 
黙安
 
2015-12-9
 



晏子說:「所謂社稷之臣,能輔佐國君決斷國家大事,使上上下下的人都懂道理;能統領百官各盡
其職,使他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很好地發揮作用;能發號施令,傳播到四面八方,讓所有的人執行。」

【人民報消息】為了讓炎黃子孫不要墮落下去,老祖宗留下很多歷史故事,下面介紹兩則齊國的小故事,是教誨當官的人如何做一個盡職盡責的好官。

罰酒晏子

晏子長期過著近似清貧的生活,與那些錦衣玉食的達官權貴們形成鮮明的對照。於是有人暗暗尋找機會,想整整晏子,讓他吃點苦頭。

有一天,齊景公飲酒,大臣陳桓子站在一邊侍候。恰巧,晏子有事來找景公,陳桓子眼珠子一轉,想出一條妙計:晏子不善飲酒,今兒個非逼他飲幾杯不可。

晏子來到跟前,陳桓子忙對齊景公說:「請罰晏子喝杯酒!」齊景公問:「什麼理由啊?」陳桓子說:「晏子故意裝窮。你看他穿的是布衣,坐的是舊車,拉車的馬又是匹老馬,這是隱沒國君的賜予嘛!」齊景公正在興頭上,笑道:「行啊!」侍從手腳麻利,即刻斟滿一大杯酒,端到晏子面前說:「國君罰先生喝酒。」

晏子一時見滿滿一大杯酒,心中發怵。不過,他很冷靜,發問道:「罰我喝酒,什麼理由啊?」陳桓子把話接了過去,得意地說:「罰你喝酒,理由多的是。國君賜給高官勛爵,使你尊寵;賜給你百萬錢財,使你富裕。朝中群臣的官爵,沒有比你高的;俸祿,沒有比你多的。而你卻故意裝窮,整天穿一件粗布衣服,坐一輛舊車,拉車的馬還是一匹老馬。你這是隱沒國君的賜予,難道還不該罰酒?」

晏子端起酒杯,離開座位,從容地對齊景公說:「我有話說。我是喝了酒再說話,還是說了話再喝酒呢?」齊景公隨口說:「就先說話後喝酒吧。」

晏子於是說道:「國君賜給我高官勛爵,使我尊寵,但我不是為了顯達才接受的;國君賜給百萬錢財,使我富裕,但我不是為了富足才接受的。我之所以接受官爵和錢財,只是為了執行君命和暢通政令。我聽說古時候的賢臣有接受了國君優厚的賞賜卻不顧國家、民族利益的,或臨事守職而不勝其任的,那是一種罪過。現在,國君的內侍和我的父兄若有流離失所、露宿荒野的,那是我的罪過;國君的外臣和我的部下若有缺衣少食、逃亡四方的,那是我的罪過;戰事不止、兵器不整,那也是我的罪過。唯獨這穿布衣、坐舊車、駕駑馬不是我的罪過。況且,承蒙國君賜予我的很多很多,使我的父族人都能坐車出門,母族人都能豐衣足食,妻族人沒有挨凍受餓的。還有京城裡的貧寒士人,等待我救濟後才生火做飯的,有好幾百家。請問我這樣做,到底是隱沒了國君的賜予,還是彰揚國君的賜予呢?」

齊景公恍然大悟,原來晏子是個高瞻遠矚、時刻想著國家和人民利益的人。他高聲讚道:「好!」並說:「這麼說,應當罰陳桓子喝酒!」

陳桓子傻了眼,自知理虧,只好乖乖地受罰,喝了那滿滿的一大杯酒。

社稷之臣

晏子在齊景公時任卿,相當於宰相,總攬國事。一年冬天的早晨,晏子侍奉齊景公,齊景公怕冷,命晏子給自己端一碗熱粥來吃,晏子回答說:「我並不是陛下的廚師,就免了吧!」景公又命晏子給自己取一件裘衣來穿,晏子回答說:「我並不是陛下的僕人,就免了吧!」

齊景公見指揮不動晏子,便生氣地說:「那麼,先生對於我來說,到底是什麼身份呢?」晏子回答說:「社稷之臣。」

齊景公問:「什麼叫社稷之臣?」晏子回答說:「所謂社稷之臣,能輔佐國君決斷國家大事,使上上下下的人都懂道理;能統領百官各盡其職,使他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很好地發揮作用;能發號施令,傳播到四面八方,讓所有的人執行。」

齊景公聽了晏子的這番話,十分慚愧,從此以後再不叫晏子做那些雞毛蒜皮的瑣碎小事了,而且在不講禮儀的場所,絕不見晏子。

又有一次,齊景公問晏子:「一個忠臣,應該怎樣侍奉國君呢?」晏子不假思索地回答說:「國君有難,忠臣不盲目從死;國君逃亡,忠臣不盲目跟從。」

齊景公聽了這話,氣得大喊起來:「我封你土地,賜你爵位,使你顯貴,而我有難,你不從死;我逃亡,你不跟從。這還能說是忠臣嗎?」

晏子不慌不忙笑道:「陛下說了的話就付諸行動,言而有信則終身無難,臣哪會去死呢?陛下聽從大臣們的謀劃,善於納諫則終身不會逃亡,臣又何必跟從呢?不過,陛下假若說了的話不去實行,一旦有難,那麼從死者是妄死而已;陛下不聽從大臣們的勸諫,一旦逃亡,那麼跟從者也肯定是假意的。所以,所謂忠臣就是那種善於向國君進諫並使其採納,而不致與國君一起陷入患難的人。」

晏子的話尖銳而深刻,齊景公聽了,不住地點頭說:「很對!很對!」

(以上均據《晏子春秋》)△

 
分享:
 
文章二維碼: